当前位置:

第一章 春梦

龙柒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章

    元溪做了一个梦,说起来他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虽然还是个地地道道的童子鸡,但在这个年代,信息时代,就算他不想看,时不时的弹出个广告都在教他怎么撸啊撸。

    所以说,他做这个梦也算是理所当然。

    又因为他对女人不感兴趣,只喜欢男人,所以梦到个身材强劲的性感男人似乎也不算太出格。

    只是这梦里迷迷糊糊的,偏偏还黑漆漆,他只能看清这男人的轮廓极好,摸起来也非常顺手,就是看不清脸蛋。但就眼前的条件来说,只要长的不算太差就绝对是他的那盘菜。

    再说了,这是他的梦,还不是他想让他长什么样就是什么样。

    这样想着,云溪顿时爽了,平时不敢做的事,这会儿像打了鸡血一样,胆肥如牛。

    在自己梦里还有什么好怕的,有什么好拘束的,就算他是第一次,也没人会笑话他不是,于是元溪更加放得开的了。

    主动凑上去,对着他心目中的‘充气娃娃’摸来摸去。

    矮油,这手臂真有力,艾玛,这胸膛真结实,口水,这小腹……太太符合他心意了。这资质一看就不是整天坐在办公室的小弱鸡能比得了的。

    尤其这肌肤之下的蓬勃张力让元溪羡慕的不得了,更是忍不住凑上去又是亲又是摸,要不是元溪他本身长了张娃娃脸,这行为真心是猥琐到头了……

    元溪折腾的自己血脉膨胀,迷糊的脑子想了半天,终于想起来似乎该全垒打了,于是他伸手就要摸向充气娃娃的屁股。

    可是还没碰上,他的手就被握住,握住他的手很有力也非常的不容人拒绝。

    元溪怔了怔,想着果然是梦,充气娃娃这是要主动伺候他了?这样想着他更乐了,更是放松的躺平等着享受。

    充气娃娃的手法非常的棒,元溪这个童子鸡瞬间就大脑转不动了,在他身上游走的手像是带着某种魔力,四处点火,让他浑身上下都如同有电流经过一般,酥酥麻麻的说不上来的滋味。

    这实在是太美妙了,元溪从未做过这样带感的梦,简直是他平日里想都想象不出来的,他这yy的水准,都可以去写一下小黄文了啊……嘿嘿,不成想自己还有这才华。

    元溪迷迷糊糊的,对这个美梦满意的不得了,直到身后传来一阵尖锐的剧痛,他的爽歪歪之旅才告一段落。

    做梦怎么还会疼,还这么疼,而且是那么难以启齿的地方再疼!这到底是什么回事?他怎么会在梦里被自己脑补的充气娃娃给捅了,这是怎样的神展开?

    一个低沉的非常有磁性的声音响起:“第一次?”这声音里有意外还有疑惑。

    元溪疼的咬牙切齿,心里对于这个梦的所有畅想都烟消云散,只想赶紧醒过来。可他这个念头刚刚冒出来,就忽然又感觉到身后一个微微发凉的东西抹了上去,紧接着,所有的疼痛瞬间消失。

    太神奇了,不仅一点都不疼了,而且还有一阵说不上来的麻痒窜上来,让他瞬间体会了什么叫心痒难耐。

    接下来的一切,让元溪深切的感觉到,这真的是一个梦,还是一个如此夸张如此诡异的梦。

    他竟然在梦里跟一个男人上了全垒打,自己还是被上的那一个。

    重点是,这本应该疼的死去活来的第一次,他居然爽的找不着北。除了最初那一阵剧疼,他竟然再也没感觉到疼,反而从头到尾被伺候的爽翻天。

    这样的不科学事件,也就是做梦才能遇到了。

    元溪感慨着,带着高、潮之后的满足和浓浓的倦怠沉沉的睡了过去。

    因此他也错过了早点认清现实的机会。

    男人直起来,视线落在床上的少年身上,虽然没有一丝灯光,但这丝毫不能影响他的视觉。

    少年的体型很不错,健康的小麦色,皮肤紧实有光泽,尤其那个小屁股,非常的挺翘,男人嘴角勾了勾,竟是一巴掌拍在上面,清脆的响声回荡在屋里,而被拍的人反而只是翻个身嘟喃了一声,继续睡。

    男子嘴角的笑意更浓,虽然是第一次,不过却是个意外讨喜的小家伙。男人有些意犹未尽的多扫了他几眼,不过却没有放纵自己。

    他下了床,站在床边,在手腕处轻轻一按,接着一套笔挺的银色军装将强劲有力的身体包裹住。可惜元溪睡着了,要是他醒着看到这一幕一定会两眼放光,倒不是因为穿上衣服的男人有多帅,而是这衣服穿得好便捷,按一按就裹上身,这等高科技,要不要这么拉轰!

    男人又看了元溪一眼,刚要离开,却又顿了一下,他伸手将落在床脚的薄被盖在了元溪身上,这才转身离开。

    元溪这一觉是睡得心满意足,直到第二天早上他才猛地从床上跳起来,虽然今天是周日没有课,但是他可是有两份工要打。

    尤其早上这份,是在家早点铺子做工,要是迟到了还做个毛线球?

    元溪一边抱怨着这该死的闹钟怎么不叫他一边麻利的穿着衣服。等到他将衣服套上身才后知后觉的发现眼前的情况似乎不怎么对劲。

    他眨眨眼睛,打量着这个全然陌生的房间,这哪里是他那间只有十个平方的小插间,这华丽丽的让他这么个穷**丝看傻眼了好嘛!

    镇定镇定,元溪安抚下自己那颗跳跃的小心脏,虽然他是个**丝,但却是个见过世面的,独自一个人打拼这么多年,什么风风雨雨没见过,不都被他挺过来了。

    刚平静下来,元溪又是脸色一变,刚才没注意,这一走路,身后的不适感才强烈的凸显出来。

    不、不会吧……元溪脸上满满都是挫败,他不会倒霉到这个境地吧。

    他不死心的又缓缓的抬了抬腿,那火辣辣的感觉已经明显到让他无法自欺欺人。

    妈蛋啊,去他妹的春梦啊,老子被人真枪实弹的给干了啊!

    老子守了二十多年的纯洁**,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没了没了没了……

    元溪整个人呈现出一种大脑放空的傻缺状态,他一直都知道自己稍微有那么点大大咧咧,对待很多事情都没那么上心,可就算他不是个女人,但就这么糊里糊涂的让人给上了算是个什么事!

    这根本就不是大大咧咧了吧,这其实就是深度脑残的具象体现了吧!

    而且,貌似上他的人还是个地地道道的渣,春风一度之后就这么洒脱的挥挥衣袖不留下一片云彩的走人了。

    元溪到没有矫情的想着找谁负责,事实上他考虑的是一个更加现实残酷的问题。

    他打量了一下四周,这里就算装修的再奢侈再豪华也挡不住一个事实——这铁定是某个宾馆的套房。

    这样一个档次的套房,根据他多年打工的经验,睡一宿的价钱绝对可以让他去卖个肾了。

    所以说,渣渣你潇洒的走了没啥事,省的见了面还尴尬,但是渣渣你有没有付房费?

    老子是个爷们,没什么初夜情节,没了也就没了,但你让老子搭上个肾,老子一定要跟你拼命啊,渣渣!

    作者有话要说:  咳咳,开新坑啦,先给自己撒个花~

    老规矩啦,基本上保持日更=3=

    经历了游戏那文大家对我的批斗,渣七痛定思痛,坚决不要重蹈覆辙,这次要好好写认真写,把所有该写的都写出来,绝不早泄【啥】!

    请大家相信我!鞠躬!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