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章 北京

龙柒Ctrl+D 收藏本站

    事实证明元溪想的实在有点太多了,不仅房费不需要他结算,那美丽的服务员还表示,他想要住多久就可以住多久,这是间长期客房。

    元溪松了口气,不过他可没有任何想要在这里久留的意思,虽然他自己都搞不明白是怎么来到这儿的,但是这里肯定不属于他。他得赶紧回去,虽然早点铺子的打工肯定错过了,但还有两份工呢,可不能再耽搁。

    于是他急急忙忙的向着门口走去,可这一出门,他就如同被定身咒给锁定了一样,完全僵住了。

    眼前的景象太陌生了。

    高高耸立直插云间的高楼,在空中川流不息的各色飞车,无数巨大的全息投影,还有那些竟然是飘在空中的全透明的商铺……这一幕又一幕的景象热闹非常,但却又不失秩序。

    元溪久久不能回神,这绝对不是他所处的那个城市,不……这里所有的一切都不属于他记忆中的地球。这里倒像是电影中才会出现的未来社会。

    饶是元溪这种神经极粗的生物,此时此刻也有点接受不能了。

    和人一度春风……没啥,满十八早就成年了不是。被人上了……也没啥,又没少块肉不仅不疼还挺爽。

    可是……现在这情况算个啥啊!老子怎么莫名其妙的就换了个地方啊,只不过是做个春梦,至于吗!至于吗!真的至于吗!

    元溪深深的感觉内心深处有一万个小伙伴咆哮而过大声喊着‘惊呆了惊呆了我们都惊呆了’。

    这时候一辆宝蓝色的飞车倏地一下停在他眼前,一个头发金黄的青年露出头,很是热情的说:“小哥,打车不?”

    元溪还拄在那里装木桩,黄发青年挑了挑眉,很是了然的说:“第一次来北京?上车,哥给你打个八折。”

    北……北京……元溪的嘴巴狠劲的抽了抽,北泥煤哟,他在北京念了四年书怎么从没见过这样的北京啊!

    他这不吭声的发愣,就已经被同其主人一样热情的蓝色小飞车给请了上去,没错,你没看错,是真的被小飞车给请上去。

    那副驾驶座的坐位非常人性化的挪到元溪的屁股底下,然后嗖的一下就将元溪给拉进车里了。

    元溪的屁股:呜呜呜,这地方好可怕,窝怎么老是被欺负。

    等到元溪回神的时候,他已经坐在飞车上,环游在这个陌生的不能再陌生的北京了。

    黄发青年是个典型的话唠,他嘴里唠唠叨叨的一时都没停过,哪怕元溪不答腔,他也能自顾自的说个不停:

    “小哥啊,你的母星是哪里啊?看你这样子是咱联邦人吧?说起来啊,我第一次来北京的时候也像你这样震惊啊,这可是咱们联邦最繁华的主星之一,真心是太牛逼啦,我那母星跟这里比起来,就是个兔子不拉屎的穷酸地方啊……”

    元溪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很想告诉自己这是在做梦,可悲剧的是,他那个匮乏的脑细胞绝对做不出如此逼真到极点的梦。

    黄发青年还在絮叨,非常热心的介绍着‘北京’的各个分区街道以及一些元溪听都听不懂的八卦杂事。

    元溪终于将视线挪到了黄发青年那里,看青年那热情劲,他心里顿时咯噔一声。如果他没记错,这小飞车该是个出租车,出租车可不是坐白做的,打个八折的话元溪还记在脑中呢。

    所以说,到了地方他得付钱,他身上带着钱包,里面有他这个月的生活费,正好十张大红牛。如果是在他认识的那个北京,坐个出租车他还是不怕的,可现在他连这是个什么鬼地方都不知道,大红牛在这里能管用?

    这念头刚刚在元溪脑中划过,他竟然突兀的看到了好大一张大红牛。

    那是一张百元大钞,有多大呢,足足有一层楼那么大,元溪眨了眨眼睛,半天才反应过来,这应该是个三维立体广告……

    果然黄发青年开口了:“啧啧,又在收集古币,这些落伍的纸质钱币有那么大价值吗?都给炒上天价了,这平头老百姓要是有个一张半张的,这辈子可就吃穿不愁了……”

    吃、穿、不、愁!

    一直都在为了这四个字奋斗的元溪眼睛陡然一亮,艾玛……这难道是惊吓之后给予他的经济补偿?

    一张大红牛就吃穿不愁,他口袋里可有整整十张呢!难不成他竟然碰上了一秒变高富帅的好事?

    淡定淡定,元溪安抚下他那为钱而跳动的小心脏,先悄悄的将十张百元大钞塞进了最里面的内衣(ku)上的小口袋,才打起精神,打算好好询问一下是怎么一回事。

    因为黄发青年说的是一口非常标准的普通话,所以元溪开口说话也没有丝毫障碍。

    见元溪终于回应他,黄发青年说的更是起劲,虽然古币收藏这种事对他来说有些遥远,但挡不住成天的广告轰炸,对于此事他还是知道不少的。

    从大段的罗嗦中,元溪勉强总结出自己想要的讯息。

    只要排除掉他在做梦、幻觉、精神分裂。那么基本就可以判定,他来到了未来,还是个不知道多少年之后的未来。

    这里是北京,但和他理解的那个北京已经截然不同,这里的北京已经不是一座城,而是一整个行星,学术上分类为m级的类地行星。

    黄发青年的口中,对于北京的赞誉滔滔不绝,说是他心目中的天堂福地也差不多,不过也只是如此了,再其他的关于这颗行星的信息,他却提供不了。只是一味的惊叹夸耀还有能够居住在这里的浓浓的自豪感。

    至于古币收藏,倒是和元溪想象中差不多,就像在他那个年代,会有人热衷于古董收藏一样,这个年代,同样有这样的一批人。而他手中崭新的百元大钞,居然瞬间成了古董。

    准确点说,他这个人,似乎也已经是个古董。

    元溪微微怔了怔,又把思绪给拉回来,将视线挪向前方,这辆蓝色飞车的窗户是三百六十度环绕的,他在任何角度都可以看到外面的景象,栩栩如生的三维立体全息影像,里面介绍的产品是他做梦都想象不到的东西。

    可以缩小到只有戒指大小的最新款高速飞行器,透明光滑可以随意传输各种信息并且在空中任意立体成像的‘手机’,还有自己给自己打广告甚至无耻的卖萌求包养的智能机器人……

    元溪嘴巴抽了抽,勉强将目光从那个脸蛋是个美少女但身却材是个大老爷们的智能机器人身上挪开。他怕多看一分钟,眼睛会瞎掉。

    眼前的景象让元溪这个真·土包子看的目不暇接,直到小飞车停了下来,他才疑惑的看向黄发青年。

    黄发青年似乎也有些不满,嘟喃着:“这都是这个月第十二次抽检了吧,哪有那么多宇宙海盗啊,这里可是北京,领空的防御系统在整个联邦都是数一数二的,海盗要是能潜进来,那才是见鬼了……”

    他嘴上抱怨着,但是动作却很是规矩的在指定地方停下,接受检查。

    这个小小的插曲,元溪并没有放在心上,还宇宙海盗呢,跟他这个落伍的老古董有一毛钱关系?

    蓝色小飞车的顶盖敞开,黄发青年刚才虽然抱怨,但现在面对车旁穿着深蓝色制服的检查员,他再度笑的花一样灿烂:“李副队,辛苦了哈,咱都给查了十二次啦,哪里能有什么问题,咱可是所有手续都齐全非常正规的……”

    被称作李副队的男人眼皮抬了抬,看了他一眼,不过却没多说,而是将目光移向了元溪。

    “请解除所有防御,将对您的所属芯片进行扫描核实。”李副队声音刻板,虽然是话的内容是礼貌的,但语气却是惫懒的,很显然,这只是个套话。

    元溪愣了愣,他有些茫然……什么防御,什么芯片……等等,一个不太好的预感从他心底冒起来。

    时代不一样了,缉拿犯人的方法似乎还是大同小异?芯片什么的,虽然他不懂,但却是看过电影的,不会是像身份证那样的东西吧?

    他是中国的三好公民,户口本身份证都齐全,但芯片什么的,长什么样他都不知道好嘛!

    见他不吭声,那李副队又重复了一下刚才的话。

    元溪抿着嘴,脑中转了无数个念头。

    黄发青年是真热心,他看元溪这样,赶忙插嘴道:“小哥,不用紧张啊,咱来北京的时候不都通过安检了吗?一回事,就是个例行检查,只是查看你的基本信息,对于你的私人信息他们是没有权限查询的。”

    元溪已经在心里咆哮了,大哥,关键是他根本没有芯片好嘛。

    这样的僵持,李副队终于收起了那惫懒的神态,一脸的严肃,他从怀中掏出一个东西,对准了元溪:“三秒后将进行强制扫描。”

    元溪盯着他手中的长方形的东西,嘴巴抽了抽,大哥,你拿个遥控器对着我干嘛啊……虽然理智上他知道一个警察出来办案肯定不会拿遥控器,八成是什么未来版改进的先进武器。但这形状,太出戏了好嘛……

    相比较他的淡定,黄发青年却是一脸惊恐,他赶紧催促元溪:“你……你赶紧答应啊,这、这可是会没命的。”

    元溪面无表情的看了看黄发青年,然后转头看向那位李副队,僵硬的开口:“我没有……”

    作者有话要说:  咳咳,虽然是生子文,但是主角是个爷们哟,纯的,这样才有反差不是。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