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章 怀孕

龙柒Ctrl+D 收藏本站

    战斗结束了!

    客舱内爆裂出巨大的欢呼声,这是死里逃生的狂喜。

    没有一个人死掉,甚至都没有人受伤,居然就这样摆脱了噩梦!而这一切居然都是因为眼前这个看起来并不怎么强壮甚至有些瘦弱的少年!

    无论是乘客还是星舰内部的工作人员,都对元溪抱有了无法言语的感激之情。

    这样热烈的氛围之下,元溪的神情却没有丝毫松动,他将倒在地上的中年女人扶了起来,然后将她交给了她的丈夫。

    元溪知道,一切还没结束。

    如同证实他的想法,这已经遭受过两次袭击的星舰再度迎来了致命一击,这次的剧烈震动比先前两次都要狂暴。

    舰内的乘客纷纷变了脸色,这时候舰长飞速的解释道:“一定是联邦的巡逻舰,他们并不知道我们内部的情况,等我接通了总部,解释清楚,大家就可以安全落地!”

    他这一说,本来又有些紧张的乘客纷纷松了口气。

    唯独元溪,自始至终都没有放松的表情,那神色甚至比之前更加严肃。

    那名中年女人已经缓过劲,她注意到元溪的表情,有些担心问:“孩子,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元溪看向她,眼中有些犹豫,他不知道该不该把看到的说出来,外面的根本不是救援,他们搞定了歹徒但八成要死在自己人手里。

    见元溪在犹豫,中年女人又说:“孩子,我叫林素云,你可以叫我林姨,如果可以的话你不妨先告诉我。”

    元溪看着林素云,林素云看起来在四十岁左右,但是保养得很好,只是那神态和衣着等等的小细节都暴露了年龄。

    林素云黑发黑眼,很白皙,容貌是标致的,但眉眼间却是不弱于男子的肃然。实际上从她之前抢夺武器的行为就能看出来,这个女人的性格是强势的,同时也该是理智的。

    元溪需要有个人能帮他一起思考,所以他压低声音将怎样听到歹徒和丰昀的对话,又将丰昀如何的无动于衷以及最后双方谈崩给讲了出来。

    听到这些,林素云微微眯了下眼睛,然后对元溪说:“不能全部讲出来,会引起骚乱,到时候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元溪也这么认为,但是也不能让这些人天真的以为会获救,而且他们需要自救,需要齐心合力才能从危机中逃脱出来。

    权衡左右,最后元溪开口道:“大家静一下,刚才我听到了这两名歹徒和咱们联邦巡逻队的通讯交涉。”他顿了一下,又说:“交涉的并不成功,歹徒最后强行切断了与外界的所有联系,所以说,我们没有办法将任何消息送达出去。”

    元溪将状况交代明白,但同时他却含糊了整个事件的经过,只把所有责任都推到了死掉的两个歹徒身上。并不是元溪想要保全那位丰昀上将的名誉,实在是他不想让这许多人绝望。

    为了稳住他们的情绪,让他们还有为之奋斗的动力,元溪撒了个谎,这样做其实也是在尽最后努力的保全他们,这样的事,知道的越少活的才越久。

    但即便如此,得知无法和外界联系,一样有许多人陷入了恐慌,无法联系,就没法将现状传达出去,那么外面的攻击就不会停下来,他们只是一艘客运舰,即便所有的能量都加持在防护罩上,无法逃离这里,也只有等死!

    这些元溪也都知道,他猛地想起在动力室见到的那一幕,那个一直让他非常介意的长形管子!

    元溪赶紧将那东西找了出来,他刚刚握在手中,林素云的瞳孔就猛地一缩,她推了推她的丈夫:“玉成,你……你……看这……”

    那叫玉成的中年男子顺着看过去,顿时整个人都呆住了,他眼中的神情已经不只是惊讶已经是惊恐了,他的嗓音也有些颤抖:“这……这……他们竟然把这个给偷了出来!”

    元溪虽然不明所以,但是从这两人的神情就知道,他们必然知道这是个什么。元溪稍微一想,最后就将这对夫妇拉到动力室,然后将他所见到的都说给他们听。

    林素云脸色变换,最后她对元溪说:“让你叔来说一下吧。”

    玉成是个很沉稳的男子,即便上了年纪,眉眼间也是成熟的俊朗,只是他不苟言笑,看起来不太好说话。他抿了抿嘴,半响才说:“如果是这个东西,我们也许能够逃过一劫。”

    顿了一下,他又详细说:“这是联邦研究院最新的研究项目,是一个突破曲速十级的设想,利用这个能量棒里的反物质来拉扯空间,重造一个扭曲的空间,跃于其上就能达到无法想象的超级高速。最重要的是,进入到这个重造的空间,我们可以躲过所有攻击并且目前没有任何防卫系统能够阻拦住。”

    元溪听得一知半解,但是眼下已经没有时间让他去询问,他只是知道,这能够逃出去就足够了!

    只是,元溪忽然又想到,既然能够逃走,那两个歹徒为什么不赶紧离开反而要和政府交涉,交涉不成功,他们又不急着逃走,反而要先杀掉这些人质?再丧心病狂也不至于拿自己的姓名开玩笑吧!

    元溪将疑惑说出来,玉成就解释道:“这是因为能量棒里的反物质并不多,不足以保证这么多的生命体同时生存,生命体越少,存活的几率越高,所以他们才要将人质全部杀死。”

    “竟然是这样……”

    玉成又说:“这个研究并不成熟,存在非常大的隐患,我能够保证这整艘飞船都进入扭曲的空间,但是却不能确保我们能够从中走出来。在那个扭曲空间中,我们都不会有意识,只能借助飞船的智能系统飞行,究竟会不会走出来这根本无法保证。也许就永远都流落在那个扭曲的空间中。”

    元溪愣了愣,风险居然这么大。

    可是又能怎么办?外面的攻击从未停歇,丰昀将他们的联络系统毁了,他们做不到与外界联系,只能等死。

    一个是有机会活下来,一个是彻底死掉,这样的选择题,根本不用想!

    元溪坚定的看向玉成:“叔,你有把握操作成功吗?我们只要能够躲过现在的攻击,总是活了下来,只要活下来就还有希望!”

    已经没有多余的让他们犹豫的时间了,玉成直视着眼前的少年,他郑重的点了点头。

    元溪深吸了口气,转头对林素云说:“林姨,我们去客舱,这样的风险,所有人都有权知道,他们有权为自己的生命做出选择!”

    林素云点头,她认可元溪说的话。

    元溪来到客舱,他将玉成说的话中那些艰涩难懂的术语排除掉,只是说了最终的结果以及那生存的几率。

    他的话音刚落就换来了完全的静默。

    元溪又说道:“我们并没有多余的时间来思考,防护罩已经快要撑不住,破碎之后我们就会化为灰烬。究竟是想要闯一闯活下去还是想要就这么坐以待毙,我等待你们的答案!”

    这次在短暂的静默之后,一声的“活下去!”响了起来,紧接着像是在一个平静的湖泊中投下碎石,惊起一片涟漪。一阵阵的“活下去!”“我们不想死。”此起彼伏的响起,大家都做出了选择,这唯一的选择。

    这时候玉成走了过来,他吩咐舰长:“将所有的营养液都灌入到维生系统中,大家都躺进逃生舱。”

    时间紧急,众人都没有异议,稍微懂一些的都开始帮助准备,而不懂的则乖乖听从指挥。

    因为并不是多么复杂的事,不到短短一分钟,众人就都躺进了那形状酷似棺材的逃生舱。

    玉成对于星舰的熟悉程度让这艘星舰的驾驶员们万分惊讶,他一个人竟然能够完胜一整艘星舰的所有工作,而且他这么短时间内设置的程序竟然都是非常高级的,这简直是天才中的鬼才。

    元溪并不懂这些,但是他能够看出来,玉成对于这能量棒的操作比那两个歹徒要高端许多,他能够发挥它最大的价值,也让他们生存的几率大了许多。

    最后元溪也躺进了逃生舱,要说他心中不怕,那是假的,但是又能如何?很多时候害怕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反而是勇敢面对才是生存之道。

    逃生舱密闭,元溪感受到了那个熟悉的拉扯力,意识逐渐消失,他知道玉成已经成功操作了。

    在意识最后消失的时候,元溪心中有个小小的幻想,假如这只是一场梦,他醒过来又回到了地球,虽然孤单一个人,但是他的生活却是充实忙碌而且安全平稳的……

    只是,他并不知道,他醒来要面对的却是更加让人错愕的事实。

    ***

    再度恢复意识的时候,元溪知道,自己至少是活着的。逃生舱的盖子被开启,亮光照进来,他难受的眯了眯眼睛,勉强适应了这个亮度。

    他先看到了林素云,那个回到地球的小小奢望是彻底消失了,他勉强笑了笑,缓慢的打量着四周。

    这似乎已经不在星舰内,眼前是一间非常宽敞的屋子,看墙壁的材质是完全陌生的,有细细的纹路,且隐隐有些光泽。

    元溪有些不明所以,他看向林素云,林素云向他笑了笑说:“孩子,我们活下来了。”

    元溪点点头,他想要坐起来,却忽然觉得身体异常的沉重。

    这时候林素云过来将他扶了起来,元溪心中想着,大概是睡了许久,身体都迟钝了?

    他哑着嗓子开口问道:“林姨,我们飞了多久,这又是哪里?”

    林素云顿了一下才说:“孩子,待会的这件事,你不要激动也不要着急。”

    元溪有些迷糊,不知道林素云是在说什么,他只是说道:“林姨,我叫元溪,你叫我小溪就行。”

    林素云点了点头,眼中有些复杂的情绪闪过,半响她才说:“我们飞行了八个月。”

    八个月!?

    元溪傻了,竟然这么久!天啊,他们不会飞到了宇宙的尽头了吧!

    这完全超出了元溪的想象,他以为最多飞行一个星期也就顶天了,谁能想竟然会飞了八个月!不过,好在最终活了下来,没有彻底流落在茫茫宇宙之中。

    元溪松了口气,他站起身子,腿有些发软,适应了一下才缓过劲了,但接着他就意识到哪里有些不对。

    他……他怎么胖了这么多!

    等等,等等,他,他这这肚子是怎么回事?

    林素云见他终于发现了自己的异样,才艰难的开口:“小溪,你怀孕了。”

    作者有话要说:  郑重宣布,存稿君它被我撸死了【啥啥啥。

    不过大家放心,日更君它会金枪不倒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