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九章 农场

龙柒Ctrl+D 收藏本站

    农场?要转手的农场?

    元溪心中一动,这可是个好机会。

    蓝星上可供种植作物的土壤很少,在这里,你能够拥有一亩三分地,能种出粮食,那才是真的硬通货,比蓝星上的货币都要靠谱,其价值和联邦信用点是可以划上等号的。

    元溪之前也有过这个打算,但是因为土地稀少,很少有人会出手,他这个想法也只是想想,没想到今天竟然碰上了王庆年要转手,他怎么能不心动?

    心里合计着,元溪手上的动作更加麻利,原本就是在尽心做饭,这下子更是又加了二分心意。

    因为时间比较紧,手上的食材也比较有限,元溪烧了一条鲜鱼,又做了一盘肉末烧茄子,想到屋里女士比较多,他又添了道菠萝咕咾肉,又香又甜带点酸头,还有那扑鼻的水果香气。手边还有块冬瓜,又煲了一个汤。

    这些都是他熟悉的素材,然后他又尝试的用蓝星特产的一种名叫苏头鸟的蛋,做了一份三色蛋羹,奶白色和浅黄色还有葱花的翠绿,看起来就让人食欲大增。

    之后他又配了三个凉菜,一道糖醋樱桃萝卜,一道生菜豆皮卷还有一道翠绿的麻汁豆角。

    做着这些的时候,他脑中也一直滴滴滴的响着‘恭喜您,烹饪术增加1点熟练度。’一共八道菜,却增加了七点熟练度,元溪留意了一下,原来是肉末烧茄子没有加熟练度,元溪想了一下,似乎前些天做过这菜,难道做过了就不增加了?

    心里装着农场的事,元溪就没多研究这些,先赶紧将饭菜端上了桌。

    这满满当当的一桌菜,让王老,王庆年夫妇,还有王雪晴都看的目瞪口呆。元玉成和林素云是知道元溪会做菜的,但没想到这短短一个小时就做出这么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席面,心里也是有些惊讶。

    这时候小元哲已经玩累,林素云也给他喂了奶粉,正睡得香甜,恰好不打扰大人吃饭。林素云得了空,就让元溪坐下来,她去张罗了碗筷和酒具还有上好的陈酿。

    即便过了这数千年,人类对于酒的爱好依旧是没有丝毫动摇,虽然尝试过种类繁多的酿酒,但是万变不离其宗,谷物酿的酒依旧是人们的心头好。

    元溪倒是没怎么喝过酒,对于自己的酒量还不太清楚,而且现在他的身体还不能喝酒也不适宜吃辛辣食物,这些林素云早就交代过他,他自己记得清楚。

    虽然元溪不能喝,王庆年感觉很遗憾,但既然是身体问题,他也不好一直劝,不过元溪一直在旁边帮着倒酒说着话打趣,美酒配佳肴,人又和气投缘,一顿饭吃的是无比开心。

    王庆年本就是擅言语的人,这会儿更是话匣子大开,说着说着也就兜转到了他现在的烦心事上:

    “我那农场啊,足足有三百亩地,都是上好的良田,每年的能出产六万多斤的粮食还有大量的水果,蔬菜更是管吃,还有一个养殖场,苏头鸟,白纹牛,斑猪还有火羚羊,都是良种……哎,我要不是因为这女儿,真是舍不得转出去……”

    他越说,元溪越是心动,就着他的话头,元溪又问了几句,他这一问,林素云就多看了他几眼,林素云何其精明,一下子就猜到了元溪的想法,不过她没有阻止,反而帮衬着问了一些更加关键的问题。

    见林素云感兴趣,王庆年心中一动,事实上他这农场真心不是转不出去,即便是需要信用点来交易也是一堆人来排着队买。但是他心里是真的舍不得,料理这几十年,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是他悉心经营来的,这感情做不得假。

    要不是为了女儿的前途,他是打死都不会离开。而现在要走了,他也想要把农场托付给一个可靠的人家,不要让自己多年的心血付之东流。

    说起来就是这么的巧,虽然与元玉成家才相识了一天,但他却觉得非常的舒心,元玉成老实稳重能做事心地还好,林素云干练洒脱有主意,他们这个儿子更是讨人喜欢,没有年轻人的浮气,稳稳当当的偏偏还性格外向,能说会道。王庆年心里老琢磨着,自己要是有个儿子,八成也该是这个样子……

    所以说看到他们对农场有意向,他心里是欢喜的,话末了更是忍不住对元玉成说:“老弟啊,你嫂子老说我这人做事莽撞,但其实我就是相信直觉,我就是觉得你们家人好,投缘。这农场,你们要是能接手,我给你让价,只要200万信用点就行,也算是报答你救我老父亲的恩情。”

    他这话一出,不是很了解市价的元溪还有些拿不准,但元玉成和林素云却是脸色一变。

    在联邦,资源是最重要的东西,小到衣食住行,大到科研军事,样样都少不了。而资源的来源之一便是可种植用地,这样的土地价值在整个联邦基本上都是明码标价的,大家都心知肚明的。

    三百亩地,怎样也需要四百万信用点 ,但王庆年却只要200万信用点,这、这哪里是让价,根本就是在对半砍了。

    林素云第一个说话:“王哥,我们初来蓝星,是想在这里定居,所以也想要置办些产业,但你这个价格,对你也太亏了,这哪里能行。”

    王庆年赶紧说:“老弟救了我父亲的性命,这哪是钱能衡量的……”

    这时候元溪也听出门道了,知道王庆年是真的出了很低的价格,他也说道:“王叔,您再这么说就太见外了,而且雪晴妹子也要去主行星念书,那里的消费高,处处都要花钱,你正应该多备些钱,手头上还宽裕些。”

    王庆年又要说,王雪晴却悄悄的拉了他的袖子一下,王庆年顿了一下,他女儿虽不像他这般爱说爱笑,但心思却细致一些,他被雪晴这一拉,却是觉得自己太着急了。

    而且是真的莽撞了,虽然他让了价,但是二百万信用点也实在不是个小数目,若只是一般家庭哪里能拿得出。而且他打量着元玉成这家里,三室一厅,虽不算简陋但也算不上富裕,只是个普通家庭。

    他对他们毕竟了解不深,若是人家手头上并不宽裕,他这样逼着岂不是让人为难了?虽说是一番好意,但也实在是有些唐突了。

    这些念头一转,王庆年也就没再继续说,直到酒足饭饱,天色也晚了,他们父女离开的时候,他又拉着元溪的手说:“小子,你王叔说话绝对算数,要是有什么难处就和我说说,咱能帮的一定帮到。”

    他这话对元玉成和林素云说可能会有些折他们面子,但对元溪这个小辈却是说得的,元溪心里也明白。他心里热乎乎的,弯着眼睛笑着说:“王叔,谢谢您。”

    王庆年见他这样,笑的开心。又拉着王雪晴和元玉成夫妇道了别,最后还不忘去看了看睡着的小元哲,这才开车离开。

    王庆年一走,一家人回了屋,元溪将元玉成和林素云两位请到了座位上,然后扑通一声跪下,看着他们郑重的说:“叔、姨,我从小一个人长大,无父无母也没有亲人,一直是孤身一人,直到遇到了您二位。小元哲那事,我知道,若是没有你们,我们两个大概都活不成。”说着,他低头重重的磕了个头。

    元玉成和林素云赶紧起身,将他拉了起来,元玉成说:“你这孩子,这是干嘛?”

    林素云也说:“在客运舰上,若是没有你,我们老两口哪里能活下来。”

    元溪说:“这不一样,客运舰上的那事,根本就不算什么,我顶多是在自救,然后间接救了大家,但你们却是真正的救了我和小元哲,这份恩情,我都知道。”说着他顿了一下,再度抬头,定定的看着他们。

    他稍微沉默了一会儿,才痛快的说出来:“叔,姨,若是不嫌弃,让我做你们的儿子,好好孝敬你们!”

    他这话说出来,林素云眼泪瞬间掉了下来,元玉成也红了眼眶,他们将元溪拉起来,声音有些颤抖,哽咽着说:“好孩子,好孩子,你能有这份心意,我们高兴,太高兴了。”

    元溪鼻子也有些发酸,那两个他以为一辈子都不可能说出来的词汇,这会儿竟然有了机会。

    他看着元玉成和林素云,用有些笨拙的声音喊了声:“爸,妈。”

    元玉成和林素云一起应道:“哎。”

    并没有太多的礼节也没什么有什么仪式,但是此时此刻的这份心意却已经足够了。一声爸妈,一句应答,已经代表了所有的感情。

    三人平复了心情,才一起坐下,林素云问起了刚才王庆年要转手的农场的事。她看出了元溪的意思,而且这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

    以前的话,她并不把二百万信用点放在眼里,但现在,这些钱对他们来说可算是巨款了。

    元溪心里却是有打算的,他将一直特意放着的那几张百元大钞给拿了出来,分别给了元玉成和林素云一人一张。

    他们一看,心里就明白了,虽然不知道元溪从哪里弄来的这些古币,但是用这些却是能换不少信用点的,足够买下农场了。

    元玉成想了一下又说:“既然这样,小溪,我希望你还是能够按市价去购买农场,二百万对于王庆年来说是太亏了,咱们不能欠下这么大的人情。”

    元溪应了下来,他也是这么想的。大家过日子都不容易,虽说元玉成救了王老,但他们也不能因此而接受这么大的恩惠,这就太过了。而且王庆年一家人很不错,本着常来常往的想法,也不能去占这个便宜。

    一家人商量妥当,小元哲也睡醒了一觉,他倒没哭,只是在小床上蹬来蹬去的求关注。

    元溪赶紧过去,正好对上这小东西黑葡萄似的大眼睛,小东西眼睛都不眨的看着他,跟着就笑了起来,小嘴巴还啊啊啊喔喔喔的。

    元溪赶紧将他抱起来,林素云见他那样,刚想提醒下元溪,可接着,元溪今天的第二件衣服就遭了秧,又是一片**……

    元溪哭笑不得,在小家伙白嫩嫩的小屁股上轻轻拍了一下,心里想着:等你爹有钱,先给你买一套高档的智能全方位透气吸水可转化的超强尿不湿!

    作者有话要说:  叶恒同学在他不知道的地方,默默的多了一个儿子以及岳父岳母……扶额。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