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3第十二章 闲聊

龙柒Ctrl+D 收藏本站

    元溪从一开始就想的很明白,元玉成和林素云为他做了这许多,他自然会好好的孝敬他们,照顾他们,但是很多时候只是嘴上说说是不行的。

    他们是一家人,感情也是真的,但是该理智去对待的东西就要理智去面对。

    眼前这个农场是他们共同置办的第一份家产,他没有矫情的说什么送给元玉成和林素云,而是很实事求是的,在这份家产上填上他们三个人的名字。

    这是他们的共同财产,属于他们三个人。

    所以说在田产的所有人上,他是早就打算好的,而且他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因此也没有再额外的同元玉成和林素云商量。

    当他们签署转让协议的时候,元玉成才得知情况,他立马反对道:“不需要填上我们的名字,直接转给元溪个人就行。”

    元溪立马说:“不,是三个人。”

    紧接着元玉成又要说话,元溪直截了当的打断他,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爸,关于这点,我希望您能尊重我的决定。若是不加入你们两个的名字,我宁愿放弃农场。”

    元溪说到这个份上,元玉成也就没法在说什么,他皱了皱眉,叹了口气,最后只得应了下来。

    王庆年在这一块也住了好多年,一些关系是有的,因此没费多大功夫,农场的转让协议就搞定了,而元溪也痛快的付了钱。

    一切都处理妥当,两家人不免又在一起吃了一顿,这次王庆年执意要做东:“小溪,你的手艺是没话说,不过这次你得给叔个机会,咱们不在家吃,我带你去吃点蓝岛特色的。”

    元溪笑着说:“好,听您的。”末了他又说:“我那手艺也就是咱们家常吃吃,您什么时候想吃,尽管说,我做给您吃。”

    他这样说,王庆年不免又高兴起来:“好,好,就爱听你小子说话。”

    这次,王庆年做东,他妻子也出来了,是位看起来很安静的中年女人,容貌清秀,有些含蓄,不是很擅长招待人,嘴上拙一些,但待人的态度却不做作。

    林素云带着元小哲也出来了,她见到小包子不免也是一阵惊叹,小元哲见了生人也不怕,咯咯咯的直笑,让这三个女人喜欢的不得了。

    酒店是蓝岛数一数二的,元溪特意留心了菜单,说实话,没有他想象中那么精彩,虽然很多他见都没见过的食材,但是对于味道的掌控却实在说不上好。

    不过吃个新鲜也是让人很愉悦的事。

    一餐饭用下来,先不说他们吃喝如何,元小哲这个小东西却是出尽了风头,他们订的房间是在三楼的668,服务员是两个妹子,那是彻底被这小东西给征服了。

    并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传遍了整个酒店,偌大一个酒店,上百名服务员,都知道668有个可爱到不行还特爱笑特讨人喜欢的小包子。

    元溪他们一共点了十道菜,就是十个不同的服务员上来送的菜……报完菜名要走的时候,都纷纷借机会去看一眼摇篮里的小包子。

    元溪去个洗手间还听到有妹子再说:“哎……没抢到上菜的机会,真是可惜……”

    元溪真心是哭笑不得,心里高兴又觉得好笑。末了又有点愁,这才两个月大就跟个祸水似的了,要是长大了,可怎么得了……

    想着想着,元溪又傻笑起来……嘿嘿……这为人父母的甜蜜忧愁哟……

    用了餐,王庆年是彻底喝高了,更是笑的合不拢嘴,一个劲的好好好,爹好娘好老婆孩子也好。元玉成的酒量要高的多,也相对含蓄一些,不过他平日里是个不苟言笑的,这时候也一直笑眯眯的,不多话,但是却止不住上扬的嘴角。

    元溪看着也想笑,有时候人喝醉了会克制不住显露出最真实的情绪,像王庆年和元玉成这种喝多了就高兴,想笑,并且忍不住要夸人的,基本上心里就是生活过的非常满足愉悦度很高的人。

    两家人纷纷回家,天色已经不早,元溪和林素云一起给小包子洗了个澡,又喂他吃了奶,元溪自己也冲了凉洗漱一番,才搂着儿子睡下。

    但隔壁屋的元玉成和林素云却说起了话。

    元玉成虽说喝了不少酒,但脑子却十分清醒。

    他半靠在床上,喝下老妻端过来的醒酒茶,才缓缓将今天在蓝岛行政大厅发生的事说给林素云听。

    林素云听后叹了口气:“元溪是个好孩子。”

    元玉成说:“是啊,他是真心为咱们着想,不止嘴上说说。当时那场面,我推脱也推脱不过,他态度太坚持。”

    林素云说:“孩子的一片心意,你再去推三阻四反倒是会伤了他心。”

    “我何尝不知,只是……”元玉成叹了口气。

    他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但林素云怎能不知道,元家那一摊子烂事……

    元玉成和林素云沉默了半响,最后林素云说:“既不能驳了孩子的心意,但也不能让孩子吃亏,明天你去行政处走一趟,咱们再悄悄办一个田产转移,全部转到元溪名下,不声张出来,但也绝了后患。”

    林素云这么一说,元玉成再同意不过,只是他又犹豫道:“这手续办起来也需要元溪出面吧?”

    林素云说:“王庆年有些关系,我们再花点钱,这是转给他的,又不是转出去,能通融一下的。”

    元玉成这人因为工作性质的原因性格最是耿直,但却也不是不知道变通,尤其是如今的联邦政府……哎……元玉成叹了口气,却是点了点头。

    林素云何其聪明,见老伴唉声叹气,自然能猜到他的想法。她神情放软,安抚道:“已经离开了就别瞎操心了,咱们也算是死过一回儿的人了,凡是都看开了吧。再说了,现在的日子多好,咱有儿子还有了孙子,儿子争气能干,孙子也乖巧可爱……”一提起元小哲,林素云的话就止不住了,一个劲的说着元小哲白天做了什么,是怎样的乖怎样的讨人疼……

    都是些琐碎事,但元玉成听着,心里却无比的受用,想着元小哲那个样,这心里就软软的,亲的不得了。

    老两口说了半天,末了元玉成又想起一事,忍不住说道:“小哲这样貌啊,不随他爸……”这个爸指的自然是元溪。

    林素云看了他一眼,半响说:“虽然两个月大的孩子样貌还没长开,但是这底子是摆在那里的,这模样……”

    元玉成和她对视,说出了两人的心声:“还真是像极了叶家人。”

    元玉成又说说:“哎,谁知道呢,小溪不想提这事,估计八成也不是什么好事,我看啊,咱们把儿子和孙子看好了就行,可别让人欺负着。”

    听他这么说,林素云倒是笑了笑:“就小溪那精明样,能让人欺负了?你快别瞎操心了。”

    “也是,也是。”元玉成说着,两老口声音渐低,也就一起睡了。

    第二天,元溪是被儿子给叫醒的,小包子还只有两个月大,还不会翻身,但是手脚却很有劲,睡醒之后手舞足蹈的,翻腾个不停。

    元溪搂着他,被他莲藕似的小胖胳膊给狠狠甩了几下,不过身为一个傻爸,元溪只觉得有趣,抢过那握的紧紧的小拳头就吧唧亲了一口。

    这么大的婴儿,基本上就是吃了睡,睡了吃,醒了能玩一会儿就不错了。元溪知道儿子肯定饿了,动作麻利的倒水冲奶粉。

    一会儿工夫就搞定,小心的把儿子抱在怀里,端着奶瓶给他喂奶。小包子的确是饿了,咕咚咕咚喝的都不歇息。

    元溪低头看着,怎么看怎么喜欢,见儿子小嘴巴吧唧吧唧的吃的香喷喷,大眼睛都享受的眯了起来。元溪肚子里那名叫恶作剧的小魔鬼就蠢蠢欲动。

    话说……他都没怎么见过儿子哭过……要不要试一试呢?

    越想心越痒,元溪看着一脸天真无邪的小包子就贼兮兮的笑起来,然后将奶嘴给拔了出来……

    元小哲还沉浸在吃奶的幸福满足之中,嘴巴还在隔空吧唧,吧唧半天没尝到味,这才睁开大眼睛,小脸蛋上一脸的迷茫。

    元溪嘿嘿笑着,就等着儿子发脾气来嚎一嗓子给他听听。

    谁知道这小东西见他爸在笑,还以为是在逗他玩呢,顿时也咯咯咯的笑起来……元溪心中暗叫一声不好,赶紧将小东西给转了个方向。

    说时迟那时快,可惜元溪因为角度不方便,手上还拿着奶瓶,速度就慢了半拍……结果,一道银河冲起,极其准确的一点不落的浇在他胸口上。

    恶作剧不成反被欺负,元溪真是……白活了二十四年……

    林素云听到动静,进来正好看到这一幕,顿时笑出声,她接过小包子,给他洗了洗,带上纸尿裤才又开始喂奶。

    元溪就苦逼哈啦的去处理自己的衣服问题了。

    一家人用过早餐,元溪就早早的赶到了农场,虽然已经交付了农场,但是王庆年还有半个月才离开因此仍旧住在农场里。而元溪也正好利用这段时间来好好请教一番,做到心里有数,到时候也不会出什么大乱子。

    这才刚到农场,却正碰上五六个陌生人向着这边走来。

    为首的男人看起来也就二十岁左右,大约一米七的个子,虽然不高但身上却非常硬挺,他身后跟着五个身强体壮的青年,各个神色严肃,这架势,却是来者不善。

    作者有话要说:  **哪天要是不抽,我做梦都得笑醒,呜呜呜。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