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7第十六章 分别

龙柒Ctrl+D 收藏本站

    休息了一晚上,元溪又早早赶去了庆和农场,白晶石已经顺利收获完毕,而后就是出货,这个阶段对于每个农场主来说是最激动的时候。这么长时间的忙碌,为的就是这个时刻。

    尤其像王庆年这样的大丰收,心里更是稳稳当当的非常有底。

    这等关键时刻,元溪自然是不离左右。往常白晶石的出货途径无非是两种,一种是蓝岛内部收购,这个途径比较方便快捷,一年到头想什么时候出货就什么时候出货,白晶石的价格也比较稳定,折合信用点大约为一斤三点,这一百亩收成了四万斤,就能卖出十二万信用点。

    所有农作物的种子都是价格很低不值一提的,唯一辛苦的就是这一个月的照料,再加上人工费,采摘费等等……去掉这些成本,净利润也在八万信用点左右。

    这个利润可真的是不低,白晶石的成长周期是一个月,熟练些会照料的,一年能出产最多十季,这一季就是八万信用点,使季可就足足有八十万信用点。不论小麦水稻以及养殖区的出产,单单是种植白晶石,两三年的功夫就能在挣出一个庆和农场。

    而且这只是在蓝岛内部出货,若是赶上了联邦的货运舰前来收获,那利润又能翻上三倍!一斤能卖九点,这一个月的总利益可就高达二十四万。

    只可惜,联邦货运舰是出了名的船舱巨大,速度奇慢,又是巡游银河系的星舰,因此一年也就能来蓝岛一次,至于究竟是哪个月来还确定不了。

    白晶石储存的久了又会产生能量流失颜色变黄个头缩小的一系列问题,所以说根本很难做到累积一年出货。

    因此虽说利润要低了许多,但还是大多选择在蓝岛内部出货。

    不过说到储存白晶石的时候,元溪心中微微一动,他想到了自己的那个包裹,不知道有没有保鲜功能?这样想着,他就决定晚上回去试一试。

    王庆年这次收获白晶石并没有赶上联邦的货运舰,不过他向来是看得开的性子,一年十二个月,若是每次都纠结于那一次半次的暴利,得多烦心。

    还不如将其放在计划外,心里想着一个月八万的收成是基础,而唯一的一次多出的十六万是额外捡到的,这样想的话心情不就好多了?

    出货的流程算不上复杂,无非是费些心思,多留意,多跟紧。王庆年的这批货成色都是顶好的,因此也不用进行分类,都是一个价出的,只要算好重量就没什么大问题。

    出货完毕,元溪和王庆年这次倒没有在收益的问题上争执,元溪提出了让王庆年收起来,王庆年欣慰元溪的这番心细,也就收了下来。

    这忙忙碌碌的,日子过得飞快,转眼已经过了半个月。再过半个月王雪晴就要去学校报道了,王庆年算着日期,这些天就该走了,而且他把能交给元溪的也都交了,就订了三天后出发的机票。

    这短短一个月,两家人相处的非常好,尤其王庆年和元溪两人,感情更是没话说。王庆年这人心性好,有打算,处事也圆滑老道,但实际上他看人很挑,做事急,有时候看到笨的人慢的事就容易发脾气。

    但他这一个月和元溪相处,愣是没红过一次脸,教学生这种事,难免会有些磕磕绊绊,但教元溪,他只觉得两个字:痛快。

    小子脸上时常挂着笑,让人看了就舒坦,学东西用心还勤奋,末了还能举一反三,总结出自己的心得体会,时不时让王庆年都觉得受益匪浅。

    大家相处的和睦,临到要分开了,心里也就很不是滋味。

    元溪就对王庆年说:“叔,来我家,我下厨,咱们一起好好吃一顿!”

    王庆年自然没有二话,大声说着:“好,好!”

    林素云也说:“千万叫上嫂子,我们自家人坐一起,没那么多拘束,我和嫂子也投缘,上次还没聊够呢。”

    王庆年妻子是个安静的性子,平日里很少抛头露面,王庆年以前是想着带她出去来往,只是见她实在不习惯,后来也就慢慢停了,还是要自己过得舒心才好,他不想勉强她。

    不过上次来元溪家,她倒是心情不错,林素云在为人处世方面很有心得,说话做事都让人觉得舒适,因此听说去元家,王庆年媳妇竟是难得的点了点头。

    元溪这些天忙碌着农场,一直没空做些好菜,这会儿闲着了,不免多费了心思。

    因着上次他发现做不同的菜才有熟练度,因此这会儿他都是做了些不同的菜色,又因为提前做了准备,而且还更了解了这边的食材,做出的几道菜色香味都异常出众。

    主菜是秘制酸辣鲜鱼,板栗烧鸡翅,金针玉笋鸡肝,宫爆土豆虾球,最后是一道色彩鲜艳的五彩素菜小炒。

    又配了三道小菜,分别是胡萝卜扮银牙,泡椒凤爪,还有一道麻辣鬼花生给王庆年和元玉成下酒。

    顾及到三位女士,元溪又悉心做了一份红枣百合蒸南瓜,一份红豆牛奶羹,以及由自家果园出产的新鲜水果切块做的时令水果沙拉。

    最后是煲的色香味俱全的鲜蘑汤。

    这一桌子菜,元溪用了心思,也费了功夫,当然也赢得了满堂的喝彩,一个个摩拳擦掌,就等着入桌吃饭。

    这一番忙碌,元溪的烹饪术也毫不意外的涨了十二点熟练度,累计已经七十点了,升的倒是挺快。

    他满意的看了一眼,有这东西勾着,干起来还真有劲,总期待着升级后会奖励个什么东西。

    不必说,这一顿饭是吃的宾主尽欢,林素云嘱咐元溪这一年走不要饮酒,他这会儿看着还真有那么点眼馋,只是林素云一直盯着,他也就是吐吐舌头,是坚决不敢违抗的。

    王庆年和元玉成喝的不少,越喝越高兴,两个人坐在一起不免又是一场高谈阔论,元溪一直笑眯眯的陪在旁边,端茶倒水忙的不亦乐乎,也让两个长辈心里欣慰的不行。

    三位女士早早吃完,帮着收拾了碗筷就坐在一起,聊着天逗弄着小元哲,都自在的很,没有一点拘束。

    只是这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相处的再好,终究是要分开。

    王庆年难免有些感慨,元溪安慰他:“王叔,不必感慨,咱们有心总能再走在一起,以后还有的是机会。”末了他顿了一下,又郑重的说,“我还年轻,肯定会出去走上一走,银河这么大,哪里能一生都被禁在这蓝星上。”

    听了这话,王庆年先是愣了愣,之后却品出了这平淡话语中的凌云壮志。他看着元溪,心中虽然早就知道这小子不是池中之物,但此时此刻却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

    他心中畅快,猛喝了一杯,大声说着:“好,好!小子,记住你的话。”

    元溪眯着眼睛,笑着说:“王叔,我不会忘。”

    王家人回去了,元溪才想起一事,就问林素云:“妈,这联邦第一农业大学是在哪儿啊?”

    林素云瞪了他一眼:“傻小子,这都不知道,在北京星。”

    “额……北京星啊……”元溪傻了傻。

    林素云心思细,见元溪那样,再看看小元哲这酷似叶家人的样貌,心里顿时就明白了些,不过元溪不说,她也就没多问。

    可紧接着元溪又问:“不对啊,他们去北京星要航行八个月,那还赶得及报道?”

    元玉成喝的有点多,这会儿正迷糊着想睡,听到元溪这话,顿时笑了:“这傻孩子,北京星离蓝星,坐高速客运舰顶多也就十天的行程。”

    元溪愣了愣:“怎么会?我们……我们当时不就航行了八个月。”

    元玉成说:“那不一样,我们当时是没有订下航线,又挤进了扭曲空间,不知道在里面兜了多少个圈这才从里面跳出来,落在了蓝星的外太空。”

    元溪这才明白过来,他一直以为从蓝星到北京有足足八个月的航程,因此认定了与小元哲另一个爹是老死不用相往来了,自然也就没人和他抢儿子。

    可这会儿,他才知道,原来这距离没有想象中那么远,顿时警铃大作。

    不过又一会儿,他又平静下来,十天的行程可也真是算不得近,这联邦有数不尽的可居住行星,自己躲得远点,量他怎样都不可能会找到他。

    只可惜,元溪不知道的是,客运舰的航速最高只能达到曲速四级,而巡逻舰以上的战舰,最高航速可是有曲速九级的,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速度……

    当然,他也不知道,自己的行踪其实早就暴露了。

    王庆年一家离开了,元溪也就得自己担起整个农场了,好在之前一个月的学习,让他对于农场的运作心中有数,和长工们也都相熟了,经营起来少了不少坎坷。

    不过即便如此,这初初接手他也是忙得不可开交,一家人搬到了农场中的小洋楼上,照理起来就更方便了。

    忙忙碌碌,就过去了两个月,眼见着小麦和水稻都要收获,而那一批火羚羊崽崽也都长成了。

    而远在北京星的王庆年一家也早就安顿下来。王雪晴更是已经开学一个月了,她虽是外地人,但人长的秀气,有王庆年的指点,为人处世也很周全,因此早早就结交了一两个好友,平日里一起上课,一起放学。

    这天王雪晴和同科系的好友苏念儿一起上学,因为昨晚熬夜做一个实验,王雪晴竟然在校车里睡着了,还是苏念儿把她叫醒了,她才忙忙碌碌的下了车。

    谁知道一下车又被大太阳给晃了眼睛,脑袋更晕了。苏念儿将手机落在车上又匆忙赶回去拿,也没顾上她。

    王雪晴就迷迷糊糊的走了几步,愣头愣脑的和一人撞了个满怀。她赶紧道歉,抬起头来,看到那人的样貌之后,顿时傻住了。

    这时候,苏念儿也赶了过来,她也看到了对面男人的容貌,顿时惊呼出声:“雪晴,这、这……这是那漂亮孩子的爹吧!”

    作者有话要说:  嘿嘿,嘿嘿,嘿嘿嘿【你嘿个毛线球!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