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8章

龙柒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十七章表白

    元溪心头一跳,他隐隐有种不太好的预感飘上来……

    他盯着叶恒,半响从嘴里蹦出来一句:“这是你订的房间?”

    叶恒说:“当然。”

    “那一年半前……也是在这里?”

    “是的,从那之后这里就再也没有来过别人。”

    这一句话像是一道闷雷,轰隆隆的在元溪脑袋上炸开了,我乐个趣啊,这是怎么回事啊,搞不清跟谁一夜情也就算了,弄不明白孩子的娘是谁也就罢了,可特么的还弄错了,这是个什么节奏?

    老子聪明一世怎么就糊涂一时了啊摔!还他妈的跟人家商量孩子的归属权,商量个屁啊,那根本就不是孩他娘……

    元溪的脑子乱成一团浆糊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念头蹭蹭蹭的涌上脑门,最后他心一横,干了一件让他清醒之后绝壁会后悔死的事。

    他……扒了叶恒的衣服……

    粗鲁的野蛮的迫不及待的……扒了他的衣服……

    动作很猥琐,行为很变、态,但其实元溪短路的大脑的想法很简单也很单蠢,他只是想要确认一下,确认一下这到底是不是孩他娘。

    怎么确认?

    他记不得孩他娘的脸,但是却记得孩他娘的果体……他摸来摸去摸了一整夜怎么可能忘记!

    银色的军服被扯开,露出大片的胸膛和紧绷的小腹,皮肤白皙但却强劲有力,与被衣服包裹住的俊秀截然不同,是肌理分明十分有力量的身体。

    鬼使神差的,元溪伸出手,摸了上去,入手的触感让云溪脑门一热,很热很硬挺还很光滑,手碰上去像是被吸住一样,都不想挪开……

    下一瞬那一晚的记忆就像潮水一般汹涌而来,那时候他以为自己在做梦,所以不是一般的主动,羞涩是个神马玩意压根不在大脑的运转范围之内。

    愣是像禁欲了一百年忽然解封,而后又吃了□一般,放荡的不像样子……好吧,委婉点,是放得开、放得开……

    放得开个毛啊……稍微一回忆,元溪的脸就涨的通红……

    每个人都有那么个不能言说的一面,就像是喝醉了会暴露本性一样。元溪在那迷迷糊糊的状态下,就暴露了自己是个色、狼并且灰常猥琐的一面……

    元溪一想起来,就恨不得自己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他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上方一个满含戏谑的声音响起:“要不要也顺便检查一下下、面,保证坚守如一,没有二心。”

    元溪愣了愣,抬头对上叶恒含着笑意的黑眸,缓慢的分析着叶恒说的话,下一瞬,当机的大脑开始运作,他一看眼前的情形,猛地将手撤了回来。

    妈蛋妈蛋妈蛋,你清醒点啊妈蛋!

    你的冷静呢,你的镇定的,你的见鬼的聪明才智呢!都喂给狗吃了啊,你特么的都做了什么啊,能不能别二了啊啊啊啊啊!

    将自己骂了个狗血淋头,可是也不能改变这该死的现状,元溪真心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眼前的情况了。

    而对面老神在在的叶少将,也不把衣服拉上,就这样半敞着,用很淡定很淡定的声音说:“都想起来了?当时你昏迷在路边,我将你救起来,带到了这里悉心照顾了一整天,直到晚上你才醒过来,谁知道一醒来就对我上下其手……”

    他一边说着,一边打量着元溪,狭长的眸子里满满都是笑意。元溪正低着头,看不到那份促狭,他只知道叶恒说的都是实话,顿时连耳朵尖都红通通的……

    “之后的事我就不详述了,总之就这样那样了……可谁知道第二天,你就一走了之,彻底没了音讯。”

    叶恒的声音很好听,他声线很低,微微带点沙哑,但往日里他在外面说话却不会把这点沙哑给露出来,反而是干脆利落言简意赅的,给人一种严肃内敛的感觉。

    可这会儿,他没有刻意抬高声线,那点撩人的沙哑也不自觉的暴露出来,尤其说的话的内容又暧昧异常,愣是像个羽毛一样,在元溪的心头扫啊扫的,让人痒得很。

    元溪不出声,他还越说越委屈了:“之后我四处找你,没想到你竟然又回来了,可谁知道你根本就不记得我是谁,一脸的陌生。若不是我今天带你来这里,你是不是就把那天的事全都忘记了?”

    ……元溪更说不出话了。他没忘,但是他真没记住叶恒的脸……没记住也就算了,因为儿子的原因,他还认错了人,错把叶怀当成了叶恒。

    靠靠靠,元溪猛地回过味来,这事坚决不能让叶恒知道,否则他丢死人算了!

    看元溪不反驳,叶恒眯眯眼睛,唇角略微上扬,但声音却依旧可怜兮兮:“希望你这次不要再一句话不说的走了,我们虽然都是男人,但发生了这样的事,还是应该负起责任。”

    这话说的,堪比被非礼之后无可奈何的黄花大闺女了,元溪顿时被堵得一句话都说不上来,紧接着竟然还有一丢丢的负罪感升上来,是啊,都是自己迷迷糊糊的把人家衣服给扒了,还摸来摸去的吃他豆腐,还把他当成了充气娃娃……

    叶恒一直观察着元溪的神情,他深知趁热打铁事半功倍的道理,因此微微俯身,离得元溪近了些,声音更加蛊惑的说:“小溪,虽然你对我做了这样的事,但是我不介意,只是你还是得负点责任。”

    元溪傻呆呆的问道“负责任?怎么负?”

    叶恒眯眯眼睛,大灰狼的本质隐藏在小红帽的外表之下:“我们在一起吧。”

    “什么!?”元溪大惊,以为自己产生了错觉,“什么什么什么叫在一起啊?”

    叶恒笑了笑,不疾不徐的说:“发生了那样的事,刚才你又脱了我衣服,你该对我负责,而我喜欢你,我们当然要在一起。”

    没想到叶恒会这么直接干脆的说出这样的话,元溪感觉自己的脸可以媲美火烧云了,这节奏略有些快啊……是谁按下了快进键啊,赶紧松开啊……

    见元溪有些手足无措,叶恒伸手拍了拍元溪,他知道火候已经到了,再过头的话等元溪回过味来,他就唬不住他了,因此很是大度的说:“不要紧张,我们慢慢来。今天天色不早了,你早些休息吧,我明天来接你。”

    说完这话,叶恒就起身要离开。

    元溪虽然脑袋一片混乱,但他还是站起来,要送送叶恒,临到了门口,叶恒又回过身,用很平静说:“小溪,我是认真的。”

    元溪心中微微一动,不吭声。

    紧接着叶恒又用更加正经的声音说:“男子汉敢作敢当,千万要负责,不能偷跑了。”

    元溪嘴巴抽了抽,砰地一声把门给关上。

    门对面的叶恒缓缓勾起嘴角,满意的笑了。若是叶小怀在场,他一定会大惊失色:啊啊啊,老哥你被哪个妖孽给附体了!这绝对不是我家那个冰山面瘫一年笑三次的叶少将啊……

    半个小时后,北京星第一宾馆最高总统套房迎来了一阵惊天地泣鬼神的鬼叫:摔摔摔,老子的脑子让驴给踢了吗?负毛的责任啊,老子才是被上的那个!老子才是黄花大闺女啊……呸呸呸,老子是爷们。

    幸好总统套房的隔音设施非常好,元溪的这声声鬼叫也就在他自己耳边转悠了。

    他这会儿回过味来了,他肯定是被下了**药,竟然蠢到这个地步,自己明明是受害者,竟然被歪曲成了施、暴、者……好吧,虽然是他主动的吃叶恒豆腐,但之后的事明明是他被推倒了好嘛!

    小元哲就是最好的证据!

    竟然这么□裸的颠倒黑白,这个人太恶劣了!

    抱着枕头咆哮了一会儿,元溪抚了抚额,叹口气,总算冷静下来,谁还没个大脑短路的时候,算了算了,他对于感情这方面的确是太缺乏经验了,所以糊里糊涂就被人牵着鼻子走了。

    不过他长这么大还真没被人表白过……

    ‘你该对我负责,而我又喜欢你,我们当然要在一起。’‘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

    打住打住!元溪赶紧让自己这有些活跃的脑袋停止思考,不、不就是被、被表白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的确没什么大不了的,只不过失眠了而已。

    ***

    叶宅。

    叶恒回到家,天色已经全黑了,叶家的晚餐已经结束,叶怀不知道去哪儿疯了,叶母正在带着虚拟头盔玩游戏,叶父在她身边看书。

    叶恒轻声说:“爸,和你说件事。”

    叶父点点头,将书放下,爷俩去了书房。

    叶恒是从军的,叶老爷子是联邦的大元帅,但叶父却是从政的,他已经五十有一,但叶家的血统在他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即便这个岁数,仍旧是容貌俊美,甚至因为年龄的沉淀而更多添了一些气度。

    他在联邦议会身居要职,但却不像父亲和儿子那样从过军,所以他身上多了些睿智少了些戾气。

    放眼整个叶家,偌大的家族,叶父的智谋认第二的话,那就没人能认第一了。

    而且叶父虽然是长辈,但却从不使用高压政策来教育孩子,相反的,他的教育方式非常随意,在别人眼中,他对于孩子那都是有些过分的宠溺了。

    也因为这样,外人总传言,叶容和叶怀的放荡不羁就是叶父惯出来的。

    不过这些他们自家人都不放在心上,反而因为叶父的开明,他们三兄妹有事都喜欢和叶父商量。

    父子俩坐下,叶父好茶,端着一个一杯翠绿色的清茶,听着叶恒说话。

    叶恒将今天发生的事说了出来,叶父一惊,忙问道:“可是9871星域的那颗蓝星?”

    叶恒点了点头,在桌子上一挥,将星图展现出来,又点了几下,锁定在蓝星上。

    叶父详细的看了一下蓝星的资料,他不禁将手中的杯子放下:“本来我还替你担心这片星域没有好的资源星,这一下却是省了大事了。”

    叶恒说道:“儿子原本是打算用货运舰来运送物资,但现在有了这么一颗资源星,可以省下一大笔费用。”

    说着,叶恒又将那奇妙的浅蓝色海水拿了出来,叶父一边看着,心中一边感叹,虽说宇宙中奇奇怪怪的事情非常多,但像叶恒遇到的这事,简直就是个从天而降的幸运。

    他忍不住问道:“你是怎么发现的?”

    叶恒想起元溪,不禁扬了扬嘴角说:“不是我发现的,是我媳妇儿。”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