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0章

龙柒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十九章脑洞太大,得治。

    叶怀看到了元溪,元溪自然也看到了叶怀。

    他一看到叶怀,一想到之前那坑爹的误会,心里就一个劲的发虚,妈蛋……真心是丢死人不偿命,老子的一世英名!

    眼见着叶怀要说话,元溪赶紧打断他,他无视叶怀,对叶恒说:“我……我先回去了。”

    躲不过我还跑不过吗,好歹别给当面拆穿,背后被打打脸反正他也不知道……让他们兄弟俩自己讨论吧,等叶恒弄明白了,要是敢嘲笑他,他就……他就……好吧,他就跑路!

    这主意一定下来,元溪就态度更坚决了,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古人诚不欺我。

    元溪的这些小神情,叶恒看的分明,不过他理解为元溪在不好意思……说起来也是,虽然他们第一次见面就坦诚相见了,但这会儿似乎还是该慢慢来,这么早带他来见家人是他冲动了。

    不过这也是叶恒的脾气,做事向来说一不二而且自信心十足,虽然不至于行事霸道,但有时候那种不容置疑的态度也的确会给人一种压力。叶恒反思了一下,决定依着元溪,虽然他已经定下来想和元溪过一辈子了,但是元溪还是需要时间来考虑的。

    想到这里,叶恒就对元溪说:“好,我送你回去。”

    没想到叶恒这么好说话,元溪心里倒是微微松了口气,赶紧点点头,自始至终他都没敢抬头和叶怀对视。

    而叶怀……也因为摸不清到底是个什么状况而不敢开口……

    所以,直到叶恒和元溪两个人上了飞行器离开,叶怀才后知后觉的跳起来,艾玛,这是怎么回事?

    他哥怎么和他姐的老公在一起?

    再回想一下辛小罗说的话……叶怀忽然有种不太妙的感觉,我了个大去,不会这么坑爹吧,不会和他想的一样吧……

    为了确认心中所想,叶怀一个箭步冲回房间,迅速的接通了辛小罗的通讯器。

    辛小罗的脑袋刚冒出来,叶怀就追问:“小骡子,我嫂子长什么样,快跟我说一说,要详细描述。”

    辛小罗炸毛:“我不叫小骡子,我也不是小骡子,你再敢叫我小骡子我就拽死你,叶大坏!”

    叶怀瘪瘪嘴,不过眼下他有急事,决定先不和他一般计较,暂时妥协道:“好好好,辛大罗同学,赶紧的,快跟我说一说。”

    见叶怀着急,辛小罗还卖起关子了:“急什么啊,就老大那效率,估计马上就领回家了,你等着叫嫂子顺便收红包就行。”

    叶怀忍不住腹诽,他哥的确把人给带回来了,可是尼玛这是要出大事啊!叶怀心急如焚,只得又问道:“是不是和你一般高,娃娃脸,眼睛很大,爱笑,长得很好看还很精神?”

    辛小罗见他是真着急,就不开玩笑了,只是问道:“差不多这样,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一句差不多就让叶怀心里咯噔一声,但是他也没法跟辛小罗解释,他忽然脑中一闪,想到一件事:“他不是去过你们家吗?那肯定有储存全息影像,赶紧截个图发给我看看。”

    辛小罗哦了一声,出去了一下,又回来说:“发给你了,你自己看看吧。”

    叶怀立马点开了图片,这一看,心里却是一万匹草泥马呼啸而过。

    这特么就是元溪!

    不顾辛小罗追问,他就挂断了通讯器,这么狗血的事居然让他给撞上了,晚间八点档的家庭伦理剧诚不欺我啊!艺术源于生活果真是没糊弄我啊!

    人渣更有人上渣,绝壁是真谛啊。

    叶怀一直以为自己这万花丛中过的性格已经是情场中的渣渣,渣渣中的战斗渣了,但跟元溪比起来,他战斗力根本是负五渣啊,他是多么的有道德有良知并且纯情善感啊……

    瞧瞧人家元溪前辈,男女通吃也就算了,竟然还兄妹一起来,把完妹妹来泡哥哥,关键还把这兄妹俩弄的晕头转向!

    只不过和他哥过了一夜就让他哥念念不忘一年多,这稍微一露面他哥就想跟人家去领证结婚……

    虽然他不知道元溪和他姐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他姐那等神一般的女性都义无反顾的给他生了儿子,这得是多大的纠缠?

    渣啊实在是渣啊,叶怀真心没遇到过渣成这样的渣男。

    惹上他哥和他姐,这渣男是真的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吗?还是有恃无恐的认为自己能一下hold得住这两个非人类?

    叶怀稍微脑补了一下,顿时把自己给雷出了一身冷汗。

    他这边魂不守舍的坐了半响,叶恒就回来了。

    叶怀看见他哥回来,顿时一个激灵就跳起来,张张嘴张半天,愣是吐不出一个字。

    叶恒心情不错,难得的主动问道:“这是怎么了?”

    叶怀见他哥这神情,更是说不出话,他要怎么把这个残酷的真相给说出来啊?他哥可不是他,难得喜欢上一个人,还这么用心,他怎么能开口就将他哥给推向地狱啊……

    可是不说的话……等到二姐回来,这兄妹两人一碰上,我去,叶怀顿时又是一阵冷汗附体。

    一家人吃了饭,叶父叶母对于他们兄弟的事丝毫不知,叶怀虽然心里波涛汹涌,但终究他是经历过好多情事的人,还是很能拿得住的,并没有让谁看出点什么。

    晚饭之后,叶怀独自一个人坐在屋里,进行了极其激烈的思想斗争……到底该怎么办,说还是不说?

    他很想找个贺连安商量一下,可是转念又一想,贺连安那个木头,根本理解不了这里面的弯弯道道,商量了也白商量……

    哎,叶怀身为一个情场老手,对这件狗血泼天的事进行了深度的脑补分析。

    不说的话,目前是风平浪静,他哥也能高高兴兴的谈恋爱,但是……后果不堪设想啊,元溪何等人物,能将这两个非人类玩弄在鼓掌之中,这要是时间拖得久了,那还了得?

    可是说了……他一想起这一年笑三次的叶少将最近都变得一笑笑一年了,就有些于心不忍。

    不行……不能心软!叶怀如此坚定的告诉自己,这种关键时刻就要拿出男人的霸气,不能被妇人之仁给蒙蔽了眼睛。

    再说了长痛不如短痛,拖得越久他哥受的伤害就越大,不如趁着这个机会,干脆利落的一刀砍下,斩断这一大坨狗血,还大家一个清白!

    这样一想,叶怀又有一种重责在身的使命感,他的哥哥、他的姐姐就等着他去拯救了!他要拿起神剑铲妖除魔,将妖男的诡计给戳破。

    叶怀勇敢的站起来,向着叶恒的书房走去。

    叶恒正在工作,他这些天,白天和元溪在一起一边培养感情一边研究海水,积压下来的工作就全都放在了晚上处理。

    也亏了他做事效率高,又精神力十足,这两头跑两头抓的竟然还非常稳妥。

    叶怀看在眼里,心里却更加痛心,瞧瞧他哥,多不容易,可那妖男竟然如此玩弄他……哎……

    叶恒默默地在心里说:哥,天下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只妖,你弟弟我这就帮你铲除妖孽。

    虽然手上很忙,但叶恒仍旧抽出点空问叶怀:“有事?”

    叶怀磨磨蹭蹭的凑过来,开了个头:“哥,今天下午来的那人就是你之前捡到的人?”

    叶恒点了点头。

    叶怀又问:“他叫什么?”

    叶恒说:“林溪,他比你小一些,不过你以后还是得叫他一声哥。”

    叶怀嘴巴抽了抽……

    他顿了半响,终于又鼓足勇气的说:“哥,有件事我必须得告诉你。”

    叶恒抬眼看他:“怎么了?”

    叶怀深吸一口气:“他不姓林,而是姓元,他叫元溪!”

    话音刚落,叶恒猛地抬头,黑眸眯起,声音低沉:“你说什么?”

    叶怀早就听说过他哥生气的时候很吓人,但他身为叶恒唯一的弟弟,一直没有机会见识,但现在这满屋子的陡然降到低谷的气压让他忍不住心惊。

    不过他还是硬咬着牙,一鼓作气的说到底:“那个男人叫元溪,是蓝星人,就是之前我跟你提过的,和二姐有牵扯的男人,我给你看过他儿子的照片!”

    一股脑说完,叶怀根本不敢抬头看叶恒,转身推开门就落荒而逃。

    说不敢看不如说是不忍心看,他完全想象不出,叶恒知道真相之后,会是一个什么状态……

    叶怀跑了,留下叶恒一个人站在书房中,像个雕像。

    他的脸上没有一丝情,俊美的容颜像是冰冻了一般,没有任何温度,而那双幽深的黑眸更是蒙上了一层冰霜。

    他静静的站了一会儿,然后闭了一下眼睛,坐回椅子,拨通了辛云泽的通讯器。

    “云泽,帮我差一个人,位于o级海洋行星蓝星,代码13627,名字叫……”叶恒稍微顿了一下,终于吐出了那个名字,“元溪。”

    通讯器那边稍微停顿了一下,不过立即就听到干脆的声音:“好的,请稍等。”

    过了一会儿,通讯器接收到了讯息,叶恒将其点开,空中出现了莹蓝色的画面。

    左上方是一张半身照,照片中的男孩微微笑着,大眼睛弯着,嘴角有个浅浅的酒窝,很耐看的容貌,却让叶恒整个人如坠冰窖

    作者有话要说:咳咳……真相马上要大白天下了,让我们提前给叶三少点跟蜡烛……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