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1章

龙柒Ctrl+D 收藏本站

    第三十章真相大白

    对于叶小怀的过度脑补出的惊天地泣鬼神的狗血事件,身在第一宾馆的元溪同学是一无所知。

    元溪现在心情很不错,白天和叶恒合作默契,推理出的数据是他一个人几个月都做不到的事。

    结束的时候,他们约好了明天继续进行实验,这次研究的方向是关于蓝星的海水的再生问题,以及使用消耗度。

    这两个问题是比较困难的,但却非常非常重要,若是能够把握好度,或者有循环利用的可能,那么这海水的价值会继续攀升,也能够做到最大限度的利用资源,而不是一次性的破坏。

    这方面,元溪其实并不懂,不过叶恒要求他参与进来,元溪嘴上不说,但心里却挺高兴的。其实也正是因为这些小细节,元溪才会不知不觉中倾向于后期与叶恒继续合作开发蓝星。

    他的确是越来越心动了……

    用过了晚餐,元溪就接通了与位于蓝星的家中的通讯器,跨星际通话的费用还是很高的,但是再高也挡不住元溪想儿子的心情。

    不得不说,未来社会科技是真发达,也真让人欣喜。

    只要你肯花钱,只要你有钱花,那么哪怕分居在两个行星的两个人都可以通过全息立体影像通讯器来达到就在彼此身边的真实效果。

    可以将自己远在xx星的爱人带在身边,任意移动,随便说话,让你们爱永不断线。——联邦全息立体投影通讯器的宣传词。

    甚至有些旅游星的导游就利用这种通讯器来进行了一种独特的旅游形势,坐在家中,接通通讯器,就可以跟随着导游环游在遥远的其他行星。

    不必遭受漫长的飞船之旅,不必承担可能发生的意外,安安全全尽享完美风光。

    当然,广告词都是宣传的尽善尽美的,真正实地进行的时候还是很有局限性的,只能全方位360度看景色,可以听到真实无误的声音,但是却不能触摸没法感受,一些以空气或液体等闻名的旅游胜地就无法体会到其中乐趣了。

    不过这些对于元溪来说无所谓,他只是想要看儿子,并且让儿子看到他而已,立体影像和声音已经足够了。

    接通了不一会儿,元溪就身在遥远蓝星的庆和农场的小洋楼中了,看到熟悉的家,元溪心里还是非常感慨的,有了家再出远门,心里就是挂念多,这感觉和独自一人的时候是截然不同的。

    不过虽然挂念,但是这感觉却很窝心,让人心里觉得很平稳,很踏实,有种无论在外面怎样,但总有个温暖的港湾可以依靠的舒心感。

    不一会儿元溪就见到了小元哲,小东西又长本事了,林素云扶着他,他竟然能够站的笔直,快要六个月的小家伙,坐着都像不倒翁一样的东倒西歪,但那两个小胖腿却能够用力站的稳稳的。

    当然,前提是有人扶着他……要不然当即就是个狗□。

    小家伙看到爸爸,啊啊呜呜的开始求抱抱,他可不知道这是全息影像,只当是爸爸在身边呢,眯着大眼睛笑啊笑,还把胳膊伸的笔直,就等着元溪把他抱起来。

    可惜这是影像,元溪哪里能抱得到他,半天见爸爸不抱他,这小东西居然委屈的开始瘪瘪嘴……

    元溪顿时心都软了,恨不得立马飞回去。

    倒是林素云怕小家伙哭起来,赶紧把他抱走了,留下元玉成和元溪父子俩。

    元溪将这些天发生的事都说给元玉成听了,元玉成点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无论元溪是想要直接卖掉配方还是一起合作开发,他都没有意见,元溪可以为自己做主。

    末了,元溪又说着话逗弄了一会儿儿子,儿子都犯困了,他才挂断了通讯,爬上床睡觉。

    第二天,元溪早早起来,他怕叶恒再来突然袭击,所以定了时间,麻利的穿好衣服洗漱好了,等着叶恒过来。

    等了半天不见人影,元溪有些纳闷,又过了十几分钟,门铃响了起来。

    元溪心里暗道,这次怎么这么规矩了?居然知道先按按门铃?

    元溪跑过去开了门,看到门外的人却是愣了愣。

    不是叶恒……竟然是辛小罗?

    辛小罗看见元溪,嘿嘿笑着:“元溪哥,老大今天有事,让我来带你出去玩,走,我带你逛一逛咱们北京星。”

    元溪心中有点纳闷,明明昨天和叶恒约好了今天要继续进行实验的,而且还是那么重要的实验……

    不过紧跟着元溪又转念一想,叶恒的身份地位摆在那里,偶尔有急事走不开也是正常事,虽然元溪希望能够速战速决的回家见儿子,不过眼下看来也实在是急不得。

    叶恒虽然自己不能来,却又特地安排辛小罗来招待他,这让元溪心里还觉得挺贴心,毕竟他是认识辛小罗的,而且辛小罗的性格比较跳脱,一看就比辛云泽好相处,两人出去玩一玩肯定谈得来。

    于是,最后一点疑惑也抛之脑后,元溪决定放一天假,去逛一逛开开眼界,顺便买点东西,一来准备下拜访王庆年家的礼物,而来也备一些带回去送给元玉成夫妇以及赵昭等邻居的礼物。

    相比较他们这边的轻松愉悦,另一边却是一阵天翻地覆。

    叶怀的一番话和随即调查到的关于元溪的身份,让叶恒一动不动的在书房整整坐了一夜。

    这一夜,叶恒想了很多。

    他的想法和叶怀的脑补截然不同,叶怀不熟悉元溪,所以一个劲的将所有事都推到了元溪头上,但叶恒却是知道事情经过的。

    所以他想的却是另一番景象。

    说起来,他与元溪的相处完全是他在主动在先,很多时候都是在刻意的引导着元溪,而元溪完全是被动的,甚至一度想要逃跑。

    叶恒心中转了很多个念头,他甚至联想到最初两人相遇,元溪刚刚清醒的时候,那迷迷糊糊的状态下却主动引诱他……假如那时候的元溪已经和叶容相遇过,两人已经有过牵扯,那么那种状态下,元溪看到的究竟是他还是叶容?

    而后他却又让这些事情一错再错……

    这个荒唐的念头像是一把利剑一般狠狠的刺在他胸口上,饶是叶恒也忍不住脸色一白。

    不过下一瞬,属于他的理智和冷静又迅速回归。

    过往的太过经历让他无比深刻的知道,不能单凭主观臆断来莽撞的下结论,太多的误会就是由无数的巧合所促成,若是因此而蒙蔽了眼睛,到最后只会追悔莫及。

    他要弄清楚事情原委,无论真正的事实是如何,他都会去接受,逃避和盲信从来都不是他叶恒会选择的事情。

    天刚刚蒙蒙亮,叶恒就站起来,俊美的容颜仍旧没有一丝表情,但眼中的睿智和坚定却在灼灼燃烧。

    其实在这种状况下,想要弄清事情的真相是非常简单的,只是有太多的人害怕,怯弱,担心最后的真相是自己无法接受的,所以才会选择性的逃避,不想去面对。或者欺骗自己,或者被愤怒烧昏了头脑,从而做出过分的事。

    叶恒在想通之后,就没有丝毫犹豫,他当即下令,二十四小时每分每秒无间断的对叶容的通讯器进行联系,并且动用所有人脉关系查询叶容的下落。

    而后他又亲自联络了联邦情报局的一位老朋友,让他帮忙调查元溪这两年来遇到的所有事,尤其关注在孩子出生的那一段时间,如果孩子真的是叶容的,那么那一段时间叶容必然与元溪接触过,只要动用手段彻头彻尾的查,一定能够查出来。

    最后,他又通知了辛小罗,安排他今天带着元溪出去玩一玩。

    将这些事都安排妥当,就只等着结果出现了。

    本以为联系叶容是最困难的一件事,却没想到,这姑娘自己在外面疯够了,竟然知道回家了……

    她穿着一身破烂,风尘仆仆,漂亮的脸蛋都成了鬼画符,浑身上下更是跟黑炭一样,刚进了叶家的门,就一声大吼:“老娘总算回来了!”

    她这一声鬼叫,叶恒和叶怀都第一时间赶出来,兄弟俩眼中都有错愕,知道叶容是个人才,但真没想到能人才到这么个地步。

    叶容看到他俩,赶忙说:“什么都别问,什么都别说,先给我准备个热水澡以及一大桌子菜!”

    半小时后,叶容走出来,已经焕然一新,她穿着一件纯白色的家居长裙,身材高挑线条优美,皮肤更是莹润洁白,黑色的长发乖顺的披在身后,一张脸蛋继承了叶家的血统,美丽又精致,她眉眼间和叶恒相似一些,眼睛狭长上挑,微微眯眯眼睛就给人压迫感十足。

    眼前美丽的女子和刚才那个黑炭简直没有一丁点相似之处。

    只不过她开始埋头大吃的时候,本性又暴露无遗。

    叶恒一直盯着她,到了这个时候他已经很有耐性,并不差这一时半会。

    倒是叶怀沉不住气了,他忍不住小声问道:“姐,你的那事,我们都知道了……”

    叶容顿了顿,看向叶怀:“知道了?你小子怎么能知道?”

    听叶容这么一说,叶怀是痛心疾首:“姐啊,我们都见着你儿子了,哪里还能不知道啊,长得那么像……”

    “什么?”叶容美丽的凤目微微上挑,“我儿子?”

    “是啊……你和元溪的儿子,都五个多月了,在蓝星。”

    叶容放下筷子,一个爆栗就砸在叶怀脑门上:“你个混小子,我有没有儿子我能不知道?而且元溪是谁啊?我怎么不认识?”

    “怎么会?那么像,不是叶家的孩子能是哪儿的?”

    “老娘有没有生孩子老娘自己不知道啊?叶小怀你是不是皮痒了?我给你松快松快?”

    叶怀惊了:“不可能啊,元溪说那就是他儿子啊,他总不能自己把孩子给生出来吧!”

    他这无意识的话一落声,叶恒就不见了踪影,叶怀盯着他哥离去的身影,顿时一阵冷汗冲上脑门。

    孩子不是叶容的,他们之间是清白的,和元溪发生关系的只有叶恒,那个时间段……

    我擦!我擦擦擦!不会吧!!

    这、这难道是他哥的儿子?!

    我了个大去!老天这是要弄死他啊!

    叶怀抖擞的站起来,跟他姐告了声别,麻溜的跑回屋,一边收拾家当一边给贺连安通讯:“连安,我闯大祸了,赶紧收拾东西,咱俩出去躲一躲……”

    作者有话要说:应妹子们的要求,渣龙珠双更了……其实这是明天的存稿啊,呜呜呜……明天更什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