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6章

龙柒Ctrl+D 收藏本站

    第三十五章相见

    叶恒怔了怔,半响才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

    一向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叶少将,此时此刻也懵了……抱着小元哲不知道该做点什么,偏偏小元哲还高兴地不得了,为自己成功占领地盘的壮举高兴不已【并不是。

    而一旁围观的元溪顿时大笑出声,他一直被叶恒欺负,还反抗不了,没想到这会儿儿子给他出了气。再看看叶恒那精致的脸蛋上有些无措的神情,元溪简直是爽翻天了!

    嘿嘿嘿的笑个不停,完全无视叶恒不停向他投来的求助的目光。

    你不是得意嘛不是嚣张嘛不是脸皮厚耍流氓嘛?哼哼,让你欺负老子,这会儿风水轮流转,好好享受你儿子给你的见面礼吧!

    元溪笑个不停,林素云嘴边也含笑,不过她可不像元溪那样幸灾乐祸,她走上前去给叶恒解了围,将小元哲抱过来,还对着他肉嘟嘟的小屁股轻轻拍了下:“臭小子,不听话。”

    小元哲根本不知道这是在教训他,还以为奶奶逗他玩呢,顿时就转移目标,和奶奶咿咿呀呀去了。

    元溪还在那笑个不停,林素云瞪他一眼说道:“还不带叶少将去换身衣服。”

    林素云这话一说出,叶恒赶忙接话:“林姨,喊我叶恒就行。”

    林素云冲着他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元溪也勉强收敛了点,不再笑的那么得意,改为不出声的憋着笑,他弯着眼睛看着叶恒那价值不菲的上衣有了个花圈圈,顿时又想笑。

    眼看着林素云又要开口,元溪这才对叶恒说:“跟我来。”

    两人去了元溪的卧室,门一关上,叶恒就转身将元溪推倒在墙上,握着他的手腕,对着他的唇就压了上去,轻轻摩擦一下叶恒又停了下来,两人靠得极近,叶恒声音沙哑地说:“这么高兴?再给爷笑一个。”

    元溪被他弄了个措手不及,自己完全处于被动的姿势,叶恒还不厚道的又耍起流氓,不过元溪这会儿长本事了,一回生二回熟,之前是他是没有经验,动不动就被叶恒给拿住,可这次……元溪弯着眼睛笑了。

    叶恒微微一愣,这一晃神,他的左手手腕竟然被元溪给扣住,元溪的两根手指很有力,而且他扣住的点非常精准,是让人使不上劲的地方。

    不过相比较来说,元溪的力道终究是不足,叶恒若是强行挣脱,他一样锁不住,不过眼看着元溪这个得意的样子,叶恒就没了想要挣脱的心思。

    元溪占了上风,一开心,竟然学着叶恒耍起了流氓,他另一只手挣脱出来,捏着叶恒的下巴,笑眯眯地说:“来,给小爷笑一个。”

    他这神情这动作还真像个小流氓,当然要忽视掉他需要踮着脚才能与叶恒对视的这个让人很挫败的身高问题……

    叶恒一动不动的看着元溪,元溪现在的神情姿态就像是一根羽毛一样在他心头使劲的扫啊扫,心痒痒的不得了,越看,他的视线越控制不住,最后落在那弯起的唇上。

    黑眸越深,叶恒如元溪所愿的笑了,他紧紧的盯着元溪,望进他的眼中,眼眸里的深情和不自觉勾起的嘴角让这本就非常精致的容貌又平添了几分诱惑。

    元溪是个正常人,他的审美很正常,所以现在他有点被迷惑了,尤其这莫名热腾起来的氛围,还有那毫不遮掩的火热的视线,都让他忍不住有些紧张。

    而下一刻,叶恒极为轻巧的挣脱了元溪的桎梏,他双手锁住元溪的腰,微微垂首,对着那浅色温润的唇就吻了上去,轻轻摩擦带着一阵阵的麻痒,元溪眨眨眼,叶恒低声说:“闭上眼。”

    元溪又眨了眨,然后轻声说:“你还没换衣服……”

    叶恒:……

    所以说,孩子就是夫妻间最挡不住的那个小三,他人不在这儿,但他的尿还在……

    叶恒换了衣服,元溪就麻溜的拿着他换下的衣服跑去了洗衣房,叶恒无奈,只好自己回了客厅。

    他虽说与林素云相识,但其实也不过是一面之缘,林素云当时在研究院的时候,是一个重要项目的负责人,叶恒曾安排部队专程守卫过实验室,因此两人是见过面的。

    不过他与元玉成却是不相识的,林素云给他俩做了下介绍,叶恒一听之下却是神情一凛,他看向元玉成问道:“元叔,您曾任职于第八研究院?”

    叶恒过来之前是做过准备的,有专程咨询了元玉成夫妇的喜好,一来是为了准备礼物,二来也是要给岳父岳母留下好印象,但是元玉成的具体资历,他却是没有去刻意调查的。

    此刻听林素云一说,他不免有些讶异。

    元玉成点了点头说:“我已经离职了,因为家里的一些原因。”

    叶恒没有再多问,这些必然不是什么好的回忆,他们初次见面,谈这些就有些莽撞了。

    元溪拿着叶恒的衣服到了洗衣房才有点傻眼,自己这是干什么……干嘛要帮他洗衣服……

    傻了半响,元溪只得安慰自己,这是儿子干的坏事,他这个当爹的来收拾一下似乎也理所当然。

    这样一想,心里就舒坦了,元溪就洗了起来,不多会儿功夫就搞定了,而后他就听到耳边滴的一声:“恭喜您,清洁术熟练度增加5点。”

    元溪有些惊讶,怎么涨了这么多,他不过是洗了一件衣服。

    这清洁术和整理术一样都是平日里经常会不自觉就用到的技能,因此累积起来相对要快一些,像是最初的时候,元溪给自己洗脸洗手洗澡都会涨熟练度,而后帮小元哲洗澡,或者洗衣服也都会涨。

    不过只有第一次做才会涨一点,往后都是得重复累积做许多次才会涨一点,就像烹饪术,做新菜可以迅速涨一点,但做重复的菜色,就需要做很多次才能涨点数。

    可是像今天这样一下子大爆发,涨了五点,倒是很少见,难不成叶恒的这衣服还有什么特别之处?他拿起来打量了半天,款式是简单大方的,除了觉得材质很特别,别的也感觉不出怎样……

    元溪琢磨了一会儿,没什么发现,也就放在一边没再研究。

    这时候耳边竟然又滴的一声:“恭喜您,清洁术熟练度累积100点,达成升级条件,是否立即激活升级奖励?

    ……居然升级了!

    这个意外的惊喜。

    元溪眼睛一亮,很是期待的拖出好久不见的面板,果然,清洁术那里的进度条已经满了,他快速的点了确定,想看看这个技能会奖励个什么。

    根据以往的经历推测,应该会给一个跟清洁术相关的……究竟是什么呢?

    白光一闪,接着提示音在耳边响起:“清洁术一级奖励:获得称号,清洁小能手。”

    元溪愣了愣……

    又愣了愣……

    再愣了愣……

    (╯‵□′)╯︵┻━┻我去啊!什么叫清洁小能手啊亲!老子又不是小学生,你没事奖励个称号是做毛用?

    老子还能每天头上顶着个‘清洁小能手’的牌子吗?还是能拿着这个称号去饭店应聘洗碗工?

    元溪怒了,不死心的戳了又戳,可惜,这系统一丝反应都没有,只是在清洁术一级后面多了个‘清洁小能手’的字样……

    至于作用,毛用没有……

    元溪瘪了瘪嘴,深深觉得自己被玩弄了,被这恶趣味的系统君。

    不过也算了,没奖励就没奖励吧,元溪想着,之前送的包裹和材料鉴定仪他已经很满意了,人心不足蛇吞象,得个称号就得个称号吧。

    这样想着,元溪就收拾收拾去了客厅。

    客厅里,元玉成和叶恒相谈甚欢,林素云在哄着玩累的小元哲睡觉,元溪这么多天没见着儿子,心里想得很,凑过去从林素云手中接过小东西,自己摇啊摇的轻声哄着他。

    叶恒不经意的抬头,就看到弯着眼睛微笑的元溪和迷迷糊糊要睡不睡的小元哲,顿时有点挪不开眼。

    庆和农场里是一片温馨祥和,而蓝星的行政厅里却是一阵腥风血雨。

    叶恒没有露面,但这事他根本没必要出面。

    鲁森已经在蓝星连任三届,这是第三届的第一年,再过两年,他要么退下来,要么还能往上爬一爬。鲁森今天才四十岁,他还是很有野心的,一直苦苦经营着希望再向上一步,也是因着这个念头,他不停的敛财,蓝星是个穷地方,他也能榨出三斤油。

    不过这钱他自己享受了一部分,绝大多的却是往上送了,就希望能开出点门路,调到个富裕的地方。

    可眼下,却是全都毁了,叶家的这位少将,他是真的惹不起,他这许多年的经营,上面是认识一两个管事的人,但是一听到叶恒的名字,他们都迅速的和他撇清了关系,没有一丁点想要拉他一把的意思。

    叶恒也并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他这次过来,只不过带了一个稽查小队,当然还有驻守在外太空的无畏级战舰来震慑鲁森等人。稽查小队将鲁森任职期间所有的作为都做了一番调查,收受贿赂,搜刮民膏,甚至身上还背了几条人命。

    这一层层的罪判下来,鲁森赔上几条命都不够,与他比起来,他那个平日里为非作歹的小舅子孙八军做的事反倒是个轻的,他不过是贪些钱财,仗着权势吓唬吓唬老百姓,还真没狠心到罔顾人命。

    稽查小队公事公办,只需要将这些罪名一一查证,这蓝星的整个政治圈就可以从头到尾洗刷一遍。尤其叶恒在过来之前下过命令,要求一丝不漏,必须做到干干净净。

    这意思,稽查小队的人是心知肚明,这是不留一点情面了,要从头到尾的彻查,是真正意义上的大换血。

    这么大的动静,蓝星上的居民是都有耳闻,鲁森和孙八军这些败类能够被赶下台,他们恨不得夹道欢迎,心里是万分欣喜。只不过在这份欣喜背后,还隐隐有些忐忑。

    鲁森虽然是个渣滓,但这个渣滓他们已经养熟了,摸得着脾气,也能够在喂饱了他之后给自己多留下些。可这鲁森一下台,之后换上来的官员,还不知道是个什么脾性。

    万一比鲁森还贪比鲁森还浑,他们可要怎么办?好不容易填满了一个无底洞,这马上又要来一个,这填来填去的,什么时候是个头?

    不过在不久之后叶恒亲自出面,对着所有居民发布了一个新的政令之后,所有人都欢呼鼓舞了,这简直是从天而降的大馅饼,那份小小的忐忑早就烟消云散。

    元溪哄睡了小元哲,这才依依不舍的把他放回小床里,给他盖了个薄被,又低头亲了下才离开。

    他心里还一直挂念这一件事,走之前他嘱咐了元玉成,用那浅蓝色的海水试着种植作物,这么多天,应该成熟了才是。

    他过去一看,果然麦穗已经饱满,沉甸甸的挂在麦秆上。

    元溪立马将小麦收割了,紧接着他眼光一瞥,却发现了异样。

    作者有话要说:偶尔我也要做个沉默寡言的人!这样看起来比较高端大气上档次【那你现在说的是个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