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0章

龙柒Ctrl+D 收藏本站

    第三十九章小溪,我们结婚吧。

    元溪嘴巴抽了抽,心里忍不住腹诽,你这算穷,那老子算什么?穷的只剩下裤衩了?呸呸呸,老子好歹是个农场主,吃得好喝的好,还有大房子住,哪里穷了。

    他将你太不知足的目光投向叶恒,叶恒依旧笑眯眯的,倒是没有再做解释,反正现在是媳妇儿管钱,早晚就知道他到底‘穷不穷’了……

    两人在书房待了一下午,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不早了。

    赵承辉一家人已经回家,赵昭本来是会留下来玩的,但是目睹了那样的事,他需要点时间恢复一下,于是也灰溜溜的跑回家了。

    元玉成去了农场,林素云正在喂小元哲吃饭。

    元溪和叶恒出来,小元哲本来正在一心一意吃米糊糊,这下子瞬间转移了注意力,大眼睛看着两个爸爸,嘴巴又开始乌拉拉的说着谁都听不懂的话。

    林素云说:“这个小调皮,还认人了。”

    元溪心中得意,自认为小东西是认识他这个爸爸了,至于叶恒,绝对是因为两人走在一起,顺便招呼招呼而已。

    看到小家伙,这两个爸爸忙碌了一下午的疲惫瞬间一扫而空,两人都走上前。

    元溪对林素云说:“妈,您歇会儿,我来喂。”

    林素云点点头,将浅蓝色的小碗和小勺子递给元溪。

    叶恒也跟了过来,林素云一看他们两个都过来了,她就笑眯眯的先出去了。

    元溪虽说把东西都接了过来,不过其实他并没有喂过小元哲吃米糊。小元哲五个多月了,已经开始添加辅食了,不过也只是尝试阶段,吃的是最普通不易过敏的米糊糊。

    元溪用小勺子在碗里搅了搅,米糊是用奶粉冲兑的,比例刚刚好,稍微有些粘稠,既能让婴儿适应,又能感觉出与奶粉不一样的口感。

    元溪用小软勺舀了一勺递到了小家伙的嘴边,小家伙根本心不自此,就一个劲的盯着元溪笑啊笑的。不过勺子到了嘴边,他还是本能的张开嘴,呜啊一下吃了一口。

    见儿子吃了,元溪还挺有成就感,赶紧又来一勺,小家伙也非常配合,一边盯着爸爸,小嘴一边呜啊呜啊的吃的香。

    叶恒在一边见了,忍不住说道:“我来试试。”

    元溪看了他一眼,见他兴致很高,就让开了一点,让他来试试。

    叶恒接了过来,黑眸中有笑意,嘴角微微勾着,神情很放松,学着元溪的样子舀了一勺米糊糊就递到小元哲嘴边。

    小元哲并没有厚此薄彼,换了个爸爸他也很配合的先给个大笑容,而后再弯着眼睛乌拉拉说几句,这才张开小嘴。

    叶恒小心的递过去,小元哲呜啊一口……咬歪了……紧接着一勺子米糊全都糊到了鼻子上……而后小家伙居然还向前一扑,整个小脸都亲在了叶恒脸上……

    叶恒愣了愣,小元哲顶这个小花猫似的脸蛋也跟着眨了眨眼睛。

    一个大花猫和一个小花猫两两相望……

    元溪在一旁……笑的前仰后合。

    咱们的叶少将,上得了战场下得了农场,活到现在就没被什么事给难倒过,偏偏对上自己的亲儿子,就常常遇到这意外的惊喜。

    元溪笑的毫不客气,不过他还是起身拿来小手帕给小元哲擦干净了脸,而后接过碗和勺子,带着笑意对叶恒说:“快去洗洗吧。”

    叶恒也笑了,他顶着脸上的米糊糊对着小元哲的小胖腮就亲了一口:“这个小坏蛋。”

    小元哲不明所以,笑的咯咯咯。

    叶恒去了洗手间,元溪又继续开始喂饭。

    过了一会儿,叶恒回来,看到的就是元溪坐在一边,弯着眼睛带着笑的喂儿子吃饭,儿子吃一口说一句,咿咿呀呀的忙的不亦乐乎。

    叶恒顿了顿,这场景,在他以前的生命中是从未设想过的,但此时此刻遇到了,他却觉得是如此的幸运。

    这份幸福,他想要把握在手中,永远都不让它流走。

    微微笑了笑,叶恒走过去,坐在元溪身边,他静静看了一会儿,忽然开口说道:“元溪,我们结婚吧。”

    元溪的动作猛地僵住,或者该说,整个人都僵住了……

    叶恒一动不动的看着他。

    过了半响,元溪动了,他搅了搅米糊,又舀了一勺递到了小元哲嘴边,除了神态有些不自然,和之前愣是没有丝毫不同。

    这架势……感情是装作没听见了。

    叶恒既然已经说出了口,怎么可能再让他蒙混过去:“元溪,我是认真的,我们结婚吧。”

    又来一句,元溪这会儿是彻底装不下去了。

    他没看叶恒,而是淡定的将小碗和小勺子给放下,而后又悉心的给儿子的小花脸做了清洁,接着他将儿子抱起来,让他靠在自己的腿上,然后看向叶恒说:“太快了。”

    叶恒怔了怔,他设想过很多关于元溪的反应,甚至想过元溪会直接拒绝……但没想到元溪竟然只是说太快了……

    这意味着什么?

    叶恒猛地握住元溪的手,郑重的说:“小溪,我想和你谈一谈。”

    元溪盯着他,半响,他轻声说:“好,你等一下。”

    叶恒松了手,元溪站起来,抱着小元哲向外走,林素云正在客厅里,见元溪出来就把小元哲接了过来,元溪也没多说就又进了屋。

    他脑子里转来转去有很多很多想法。

    这些天的相处,他怎么可能感觉不到叶恒的用心,或者该说从两人从再次相遇的第一次见面开始,叶恒对他的心意就从来都没有遮掩过。

    这个男人从未避讳过对他的爱意,从一开始就很直接也很直白。放低身段的示弱,看似漫不经心的试探,行事上的步步为营,一点一点看似温和但其实却非常强势霸道的参与到他的生活中。

    像是他本就该存在,不需要任何人去质疑,所有人都该赞同一样。

    元溪对于感情的确是一片空白,对于叶恒如此直接的追求,他是无从招架,但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也在不停的思考。

    冷静下来之后想的更多,也更理智,他扪心自问,自己对于这个男人,绝对不是没有感情,甚至可以说是很有好感。渐渐地他甚至在他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喜欢这个人。

    要不然他哪里会放纵叶恒这样毫无顾忌的进入到他的生活,他的家庭,和他一起分享自己的宝贝儿子。

    元溪以前从未想过要和另外一个人在一起,但这时候,叶恒说出了这样的话,他却心动了。

    只不过……只不过为什么要在喂儿子吃米糊糊的时候提出来啊……元溪瘪了瘪嘴,心里略不爽。

    不过他转念一想,记起电视里常播放的,在大庭广众之下,男主角捧着一大束花,单膝跪地,异常隆重的求婚……

    再稍微一带入,元溪身上顿时惊起一片冷汗,妈蛋,太恶寒了,喂米糊糊这个时机选的挺好的……让儿子和米糊糊做见证,挺好、挺好的……

    他进了屋坐下,叶恒就靠过来,低声问道:“小溪,你是不是有些喜欢我了?”

    叶恒这句问的其实挺小心翼翼的……元溪看向他,板着脸说:“不是。”

    还不等叶恒有所反应,他又立马笑了,弯着眼睛说:“不是有些,是确实喜欢你了,叶少将。”

    叶恒愣了愣,下一瞬,他就笑了,黑眸中的欣喜毫不掩饰,他一转身和元溪面对面,垂首看着他,学着元溪,板着脸说:“小溪同学,你学坏了。”

    元溪笑眯眯的看着他。

    叶恒心里痒痒的,又说道:“来,说一声,喜欢我。”

    元溪抬头看着他,张了张嘴,吐出的话却是:“叶少将,请嫁给我吧。”

    叶少将眨了眨眼睛,接着竟然扬眉笑了,他自从认识了元溪,笑的时候非常多,但大多数也只是微微笑,像现在这样笑的洒脱笑的开怀,却是极少见的。

    元溪不禁看的有些怔愣,这中了美人计的档口,他就失了先机,叶少将对着他的唇就吻了上去,一个火辣辣的热吻在两人之间燃起来。

    一回生二回熟,被亲了这么多会儿,土包子元溪同学也学会了,这次大胆的回应叶恒,让叶恒差点没hold住。

    不过好在元溪同学业务还没那么熟练,亲了一会儿脑袋就开始发晕,后半场就要忘了呼吸,叶恒这才把他放开。

    元溪大口喘着气,心脏跳得砰砰响,好像要跳出来一样。

    叶恒眼中也一片火热,不过他吸了口气,忍了下来,和元溪面对面的坐着,叶恒轻声对他说:“小溪,有些事,我得和你说一说。”

    元溪还有些迷糊,他点了点头,应道:“好。”

    叶恒说的事却是非常重要的。元溪一开始还有些摸不着头脑,可接下来却凝神听了起来。

    叶恒说的是叶家的事。

    叶家在北京星是数一数二的家族,在整个联邦也是很有名号的,早在三辈以前,叶家还只是个二流的世家,但是叶老爷子叶玄出生之后,就一鸣惊人,震慑了整个联邦,也将叶家给推向了辉煌。

    叶玄是联邦十大元帅之一,是真正的统领万军的大人物,一生戎马,在三十年前与潘特恩人的战争中,战绩累累。曾有历史学家评断,那次长达十年的苦战,人类能够获胜,叶玄有不可磨灭的功绩。

    而在那场战役中崛起的十大家族,也重新将联邦的政权洗牌,这又经历了二十多年的变革,权利的分割也几经变更。

    像元家到如今已经没落至二流世家,而新兴的辛家也在逐渐兴起,权利的交替从来都是无休无止。

    但叶家却一直屹立不倒,叶老爷子功绩不菲,他生了两个儿子两个女儿,这四个孩子也都是极为优秀的,老大叶天从了父亲的衣钵,从小在军中打拼,虽说此时联邦已经平息,但一些小的纷争不断,叶天凭借着极高的天赋,成为叶家第二个元帅。

    老二叶臻,就是叶恒的父亲,他没有从军,却是认真读书从了政,从底层做起,到如今进了联邦参议院。虽说不如叶天来的名号响亮,但他为人谨慎,又深知为官之道,懂进退,知形势,反而过的更安逸一些。

    剩下的两个姑娘,也都十分争气,名校毕业,人漂亮,性情也温顺,大姑娘嫁入了苏家,二姑娘没有进世家,嫁给了自己的同学,虽然小伙子贫穷,但人上进,现在过的也很不错。

    叶玄的子女都如此争气,叶家一时更是风光无限,到了叶恒这一辈,叶天育有一子一女。叶臻有三个孩子,分别是叶恒、叶容和叶怀。

    略微介绍了叶家的事,叶恒这才说到了重点。

    叶天自小与苏家长子苏明昱关系极好,两人年幼相识,一直情趣相合,叶天为人爽朗正直,在军队打拼出一片天下,苏明昱要圆滑谨慎的多,在这个没有战争的年代,想要出人头地,凭的却是一点一滴的努力经营。

    这一届的联邦大选,苏明昱就是热门的候选人之一,叶家因为叶天的关系,不必说,自然是苏派的。

    到了现在这个时候,苏明昱上位基本上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但叶家之后的走向却不一定就是十分的乐观。

    叶恒选择了如此偏远的封地,很大的一个原因,就是为了避风头,新任总统上位,他们叶家却权势熏天,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一些地方叶恒说的隐晦,但元溪并不是笨蛋,他能听出话中之意。

    说到这里,叶恒基本上是把自己的详细家底都给抖出来了,甚至连自己的一些其他心思,元溪也能够心里明白。

    最后,叶恒停了一下,又看着元溪,说道:“大概就这些了,你有什么疑惑尽管问我。”

    元溪点了点头。

    叶恒又道:“小溪,我希望能知道一些关于你的事。”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看到个帖子,楼主很疑惑,说为毛小说的主角都是浓眉大眼,然后附上了下图:

    那个啥,人家李洛克也是很萌的嘛~~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