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2章

龙柒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十一章两人分开

    中年男人说:“蓝星是一个一级资源星,非常贫瘠,已登记居民共有187652人,星球年产值仅有40亿信用点。”

    年产值竟然只有40亿多点,说实话,这真不是贫穷两个字可以概括的了。这点钱,针对某个平民老百姓来说可能是一具非常非常巨额的财富了,但是对于一个整个联邦来说,简直不值得一提。

    40亿,分摊到20万人身上,一人一年才多少钱?才仅仅两万信用点……勉强能维持温饱已经很不错了。

    年产值才这么点,那年税收……根据联邦的税收法律,年产值这么低的行星,基于保护措施,总税收平均不得高于百分之一。

    也就是说年税收仅仅才四千万……这点钱,别说是在十大家族眼中了,就是联邦一个普通的商户,年缴税都得是这个数目。

    这样贫瘠的一个移民星,叶恒会这么关注,为的是什么?苏明昱看着叶恒长大,对这小子不说了如指掌,但却摸得着三分脾性。

    他为人最稳重,又果断机敏,偏偏还一身血性,能力极强,虽说有家世在撑着,但年纪轻轻爬到了少将的位置,本身的才智不可小觑。

    苏明昱又问道:“有没有查到是什么原因吸引了叶恒?”

    中年人顿了一下,犹豫了一会儿才说:“是查到一些眉目。”

    苏明昱一挑眉,果然有事,接着又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中年人说道:“根据暗线的汇报,叶少将似乎是喜欢上了一个男人,而这男人正是蓝星的居民,叶少将日日与其在一起,吃穿住行都密不可分,看起来是如胶似漆,真正动了心思。”

    苏明昱皱了皱眉,竟然是因为这种事?他心中有疑惑,又问道:“那男人的底细?”

    中年人说:“姓元名溪,今年二十四岁,蓝星居民,父母早逝。因一次客运舰出事,意外的救了元玉成夫妇,认了养父母,之后凭借着元玉成夫妇的积蓄,买下了一个农场,经营的有声有色,在蓝星也算得上富户。”

    “元玉成?元思瑞的二儿子?”

    中年人恭敬的道:“是的。”

    苏明昱的记忆极好,他其实根本没有见过元玉成,但是对于十大家族的人员他都记得清清楚楚。元家那个烂摊子,他也心知肚明,元玉成会流落到蓝星,不想回到北京星,他还真能够理解。

    只是这元溪竟然认了这么对父母,运气倒真是不错。

    苏明昱又问道:“这元溪是怎么和叶恒相识的?”

    中年人低着头说:“一年半前,叶少将随大元帅巡逻星境,曾途径9871星域,偶然的机会与元溪相识,两人发生了关系,而后不知什么原因,元溪私自离开,从此杳无音讯。叶少将一直在寻找,直到前些日子才再度找到了元溪,之后就开始猛烈追求,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叶少将申请了9871星域的封地权,如今,叶少将一直留在蓝星。”

    中年人顿了一下,稍微抬眼看了一眼苏明昱,紧接着又说道:“蓝星的执政官鲁森差点误伤了元玉成,少将为了元溪大动干戈,将鲁森弄下台,发配监狱星。那元溪自小在蓝星长大,对自己的故乡非常依赖,少将似乎打算定居蓝星,将其定为自己的行政星,已经开始着手办理蓝星居民的再移民。”

    苏明昱眯了眯眼睛,没有说话。

    中年人又说道:“说起来,这元溪却是有些与众不同。”

    苏明昱问道:“怎么?”

    “他……他给叶少将生了个儿子。”

    “什么?”饶是苏明昱听到这个信息也有些惊讶,他问道:“不是说是个男人?”

    中年人说:“的确是个男人,但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却能够受孕,与叶少将发生关系之后,他私自离开,之后却怀孕生下了少将的孩子。”

    苏明昱敛了神情,虽说乍听之下有些惊讶,但这种事情古往今来却也不是无例可靠,只是非常少见而已。

    他想了一下又吩咐下去:“把资料整理好之后传给我,不必守在蓝星了,回来吧。”

    中年人低声应下:“是的。”

    中年人退下之后,苏明昱望着门边,黑色的双眸幽深,他脸上没有什么情绪,心里却是千回百转。

    将打探的人撤回来并不代表他对叶恒没了疑心,恰恰相反,他疑心更重。不过这种时候再安排人守着却没有意义了。

    这些信息,要么是真实的,要么就是虚假的,假如是真实的,那对他没什么坏处,若是虚假的,就只能说明叶恒已经开始对他防备,甚至知道了他在暗地里关注他。

    这种情况下,如果继续听信这些消息,他只会被蒙蔽住双眼,错失了最重要的东西。

    苏明昱叹了口气,叶臻有多么的精明,他心中有数,叶恒选择9871星域作为封地的真正目的,他也能够体会到。这父子俩是最看得清形势,他们此举是在安他的心,苏明昱能够感觉到,只是……他闭了闭眼,叶家,他们还做不了主。

    叶恒要回北京星,元溪并不意外,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叶恒又说道:“本来想带你和小元哲一起回去的,但是最近大选期间,北京星实在太乱,而且回去这几天我也会忙的脚不沾地,你们在,我反而不放心。”

    元溪点点头,他明白叶恒的意思,不过叶恒又特意解释了一下,让他心里还挺舒坦。

    见元溪心情不错,叶恒又不高兴了:“我要走了,你还挺高兴?”

    “当然。”

    叶恒挑眉。

    元溪弯着眼睛。

    叶恒佯怒:“夫纲不振啊,元溪同学你越来越嚣张了。”

    元溪还来不及纠正他口中有关夫纲的问题,就赶紧想要躲开,可惜面对动了真格的叶少将,元溪战斗力略低,十秒后就被按在墙上,狠狠亲了一顿。

    眼看着要擦枪走火,元溪赶紧制止:“叶……叶恒……”

    叶恒埋头在他脖子上舔了舔,元溪浑身一阵电流经过,眼看着叶恒的手开始往下摸,元溪赶紧按住。

    叶恒动作顿了顿,勉强将火气压了下来,双手锁住他的腰,用力一紧,沉着声音说:“早点休息。”

    元溪点点头,叶恒这才离开。

    门关上,元溪才深吸了口气,转身去冲了个凉,才躺回床上抱着儿子睡了过去。

    至于叶恒,不好意思,驻守在蓝星大气层外,无谓级星舰里的战士们遭殃了。被他们的少将用考量身手的借口给狠狠训练了一番……

    第二天,元溪起了个清早,叶恒却是刚从外面回来,元溪没多问,转身去了厨房,不多会儿,一家人的早餐就出炉了。

    元玉成也进了屋,他自从搬来了农场,每天早上都要去走上一圈,既锻炼了身体,又去看看了农场的情况,一举两得。

    林素云正在伺候着小元哲起床,这家伙早上睁开眼最开心,往常就喜欢笑又爱咿咿呀呀的说话,这会儿更是说个不停,把他自己放在床上,他也能四处看来看去,玩的不亦乐乎。

    不过一到洗脸的时候就不开心了,明明是个白白嫩嫩漂亮的不得了的小家伙,可偏偏不喜欢洗脸,一碰上去就开始阴转多云,速度快点完事的话勉强能保持住挂点雨滴滴,若是动作慢了,那就是大雨来袭了,还哭特委屈,声调各种伤心,让元溪这个傻爸听了,心里绝对一揪一揪的。

    可是再揪心,咱也不能不洗脸啊,这啥都可以不要,脸可不能不要,于是元溪再心疼,也从未宠着惯着让他不洗脸。

    一家人吃过了早饭,叶恒就对元玉成和林素云说明了自己要回北京星,两人并没有意义,只是笑着应了下来。

    叶恒上午就要离开,临走了,他又在屋里抓住元溪狠狠亲了一通,元溪也由着他。

    亲完了媳妇儿,叶少将转头又去亲儿子,小元哲丝毫不知叶恒要离开,这些天,他似乎和叶恒也熟了,不过热情依旧不减,看到了就要求抱抱。

    叶恒说着话逗他玩,小家伙也咿咿呀呀的,两只小手还一会儿揪揪他领子,一会儿摸摸他扣子,再配上那张说个不停的小嘴巴,乍看之下,就好像在嘱咐他爹,要早点回来,路上小心……这架势还真是有模有样的,还颇有些煞费苦心的意味。

    一家人难免又是一通笑。

    到十点左右,叶恒终于走了,元溪这心里竟然还真有那么一丢丢的失落。

    说起来他和叶恒并没有认识多久,但是这再次相遇之后,却几乎没怎么分开过。两人这么在一起竟然就觉得如此自然,一切都那么的理所当然,等到现在分开了,才会这么的不自在。

    元溪不禁摇了摇头,将这些乱七八糟的思绪甩开,他还有好多事要忙呢!

    叶恒回了北京星,的确是忙的脚不沾地,此次大选在北京星举行,往来的其他主行星的重要人物那是数不胜数,北京星的外太空安全就成了重中之重的头等大事。

    虽然北京星的星域位置以及外太空安全部署的力度都已经是整个联邦屈指可数的,但眼下这种时候,少不了会有些别有心思的人有些其他小动作,所以必须保证万无一失。

    回到北京星,叶恒直到第二天才得空回了叶宅。

    不只是叶恒忙,叶父也忙着各种应酬,接待,会面,各种行程安排,事无巨细。

    这天傍晚,父子俩却是约好了一起回家,因为每个月的这天晚上,一家人都会回大宅吃饭。

    这是叶老爷子的规矩,凡是在北京星的,不管多忙,都要回来一起聚聚。

    往常,叶恒常年驻守在外,叶容更是个不着家的,叶臻也只带着叶怀回去。但这次不一样了,叶恒在家,叶容也回来了,倒是难得齐全,一家人就一起回了大宅。

    他们来的不算晚,不过叶天带着儿子和女儿也早早的到了。

    叶家人的容貌都是真心没话说,叶天和叶臻在样貌上有七八分像,但是他常年在外,打小都在军中长大,又随了叶老爷子的脾性,整个人显得粗犷许多,尤其一双黑色眼睛,将人盯起来,带着一种猛兽的凶悍。

    又因为职位的原因,他惯于发号施令,行事作风上难免有些霸道。

    他娶了卡利兰家的长女为妻,梅尔·卡利兰是个金发碧眼的美丽女子,性情温软,对于丈夫叶天向来是言听计从,虽说缺了些主见,但好在这被动的性格和叶天这霸道的性格很相合,夫妻两个倒是和睦。

    只不过叶天常年征战,在家的时日不多,梅尔心里有些抱怨,但她知道叶天的性格,也从不说什么,只是默默的守着一儿一女,因着父亲不在,这儿女养的却稍微有些娇贵。

    叶天的儿子单名一个锦字,比叶恒大了两岁,只是这能力就差了老远。

    倒不是说叶锦不务正业,恰恰相反,叶锦很上进很努力,虽说梅尔惯着他,但他却从不肯惯着自己。因着父亲的威名,他打小就从了军,只是这一路攀爬,却实在有些力不从心,虽然肩膀上也是一个少校的职位,但和叶恒的少将一比,真的是天差地别。

    叶天的女儿和叶容同岁,单名一个语字。叶语的长相随了她母亲,金发碧眼,身材火辣,少了些叶家人的精致,多了些卡利兰家的妩媚多情。又因着家世极好,母亲又娇养着,不免有些大小姐的娇贵习性,最是看不惯叶容的邋邋遢遢。

    当然,这份不满跟她们小时候的一些小摩擦也有点关系。

    不过叶家的教养极好,虽说叶容在外面向来不拘小节,很是不成样子,但是回了大宅,她换上一身细致的衣服,再配上那精致的眉眼,有了女子的仪态但却还有份洒脱在,一举一动的风流自是不在话下。

    一大家子互相见了面,晚饭这就开始了。

    叶老爷子早年戎马,但如今上了年纪,通身的杀气退了不少,和气许多,这会儿看着子孙满堂,他脸上的笑容倒也不掩饰。

    儿子媳妇孙子孙女都是听话懂事的,一餐饭吃的和和睦睦,一大家子也是其乐融融。

    饭后,叶天对叶恒说:“恒小子,你过来下。”

    叶恒应道:“好的,伯父。”

    在一旁陪着叶老爷子说话的叶锦不经意的向着他们这边看了一眼。

    作者有话要说:这几天牙齿不舒服,但算不上疼,小受非要帮我检查一下,这一看,他竟然在我后牙看到了一个针眼大的小洞,对此我很是惊恐。之后小受上网一查,今天就立马带着我去看了牙医,医生说,你幸亏来得早,补一补就没事,若是晚了伤及牙神经你就等着疼吧。

    呜呜呜,给妹子们提个醒,一定一周一次自己对着镜子检查牙齿,若是看到牙齿上有个小洞或是黑洞,那一定要去检查,因为牙齿外表是很硬的,若是外表都显露出来,一般里面就问题严重了。

    而且不是只有疼才有问题,很多时候牙齿疼起来了,就是已经感染到牙神经了,一定要慎重!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