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0章

龙柒Ctrl+D 收藏本站

    第四十九章心结

    眼前的男人长身而立,一身干练的军装将修长的身体修饰的越发完美,月光洒在他身上,整个人都像是镀上了一层银色光辉,黑发洒脱,黑眸幽深,配上那精致的微微有些冰冷的容颜,完美的像是久居神宫的天神。

    元溪静静的看了会儿,不免有些叹息,想要修习这美人计,果断是需要强大的资质的。

    像叶少将这样,修炼起来的确是事半功倍,使用起来也效果超群。

    只不过这样的美人,一开口说话……就……从一下从神宫跌下来,从天神变流氓了……

    “小溪,来给我一个爱的拥抱吧!”

    元溪嘴巴抽了抽,他现在的心情,由最初的惊艳直接跌至‘我不认识这个人我和他不熟’的境地。

    再反观叶少将,仍旧一本正经一脸大气的站在那里,身姿如松,优雅而立,只不过那眼中的戏谑不要太明显。

    元溪很想掉头走人,可这是他家门口,他掉头走,要走到哪儿去?

    于是,这向前也不是,向后也不是,他就直愣愣的站在那儿,和叶恒干瞪眼。

    不过咱们叶少将是谁,对待媳妇儿就要没脾气,他媳妇儿害羞,他就得主动点,于是他走近了元溪,伸出胳膊,拦住了元溪的腰,元溪一个不防,稳稳的撞到了他胸前。

    还不待元溪有所反应,叶恒的双手就很是自觉地锁住元溪的腰,让他使不上劲挣脱开。

    而后他贴近元溪,在他耳边轻声说:“我回来了。”

    仅仅是四个字,却让元溪心中微微一动,本来想要推开的手也松了下来,闻着鼻尖已经逐渐熟悉的气息,听着耳边那低沉沙哑的声音,元溪微微叹了口气,轻声应道:“嗯。”

    说完,他就放松了身体,靠在叶恒身上,这些天的忙碌忽然间涌上来,身体有些疲惫,但却因为这个依靠而有舒缓不少。

    天色渐晚,蓝星的五个月亮也挂在天际,两人默默相拥,彼此都没有说话。

    直到……元溪的肚子很煞风景的响了一声……

    元溪:……忙了一天,连饭都没吃的苦逼你伤不起。

    叶恒将他松开,眼中含笑,低声说:“我也饿了。”

    元溪赶紧接话:“我们进屋吧。”

    进了小楼,叶恒早就和元玉成夫妇见过面,带的礼物也送了过来,因为元溪不在家,他本意是想去找元溪的,没想到直接在门口碰上了。

    元溪这会儿缓过劲,真心是饿了,在农场工作那是踏踏实实的出力,最消耗体力了,赵承辉本来是要留他吃晚饭的,因着元溪惦念这种植术的升级奖励,所以急急忙忙就跑了回来,没想到却碰上了叶恒。

    元玉成正在逗着小元哲,林素云已经做好了一桌子菜,因为叶恒过来,她又多添了几道菜。

    元溪先亲了亲儿子,这才去洗手过来吃饭。

    叶恒已经入座,元溪在他旁边,元玉成和林素云在对面,小元哲已经可以靠坐了,此时正像模像样的待在婴儿餐椅中,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他们吃饭。

    眼见着他们吃的香,他的小嘴也砸吧砸吧,竟是开始馋饭了。

    只可惜这一桌子菜,可没有能让他吃的,他现在只能吃各种糊糊,将他放在这里,一方面是引导他加入大人的吃饭行列,另一方面也是放在眼前看着,不会出什么事。

    会翻身的小婴儿的确是要多加主意,说不好就能翻下床,摔上几下。

    元玉成是喜欢喝点小酒的,这次叶恒过来就特意带了些上好的陈酿。

    叶恒出手,这酒的质量自然是没话说,尤其对面是自己的泰山大人,叶恒更是费了心思寻得佳酿。

    这会儿他也倒了一杯,陪着元玉成一起喝,喝酒这事儿,酒的好坏占了百分之五十,可这陪酒的人也占了极大一部分,和相熟的人一起喝,这七分佳酿也就成了十分。

    若是和厌恶的人一起,这十分也能变成五分。

    而此时此刻,元玉成却是将这十分佳酿喝出了十三分的味道。

    元溪在一边看着心里还有些痒痒的,说实话,他以前是喝酒的,在酒店的时候,大厨是个好酒的,下班后喜欢喝两杯,元溪把他当师傅,自然就会陪着喝,虽说不至于有多喜欢,但却是能喝的。

    之后来到未来,因为小元哲的关系,他不能碰酒,不过现在已经过去了六个月,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吧……

    他的眼神,林素云观察到了,她笑了笑说:“小溪,去添两个杯子,我们也尝一尝。”

    元溪眼睛一亮,听林素云这么一说,这是给了他接触禁酒令啦,于是乐呵呵的取了杯子。

    叶恒眯眯眼睛,给两人到了酒。

    元溪尝了一口,啧啧,度数不低,不过烈而不刺,厚而不压,的的确确是好酒!

    虽然入了胃难免是一阵**,但入口的口感却好的不像话,开头稍微有点甜,而后又是一阵清冽,之后却逐渐厚重,那质感好的让一个完全不懂酒的人都能够品味出来。

    因着这个原因,元溪不免多喝了几杯。

    于是这饭后就有那么点迷糊。

    林素云带走了小元哲,叶恒就扶着元溪回了屋。

    这酒的度数不低,而且后劲足,元溪又因着好久没碰酒,而且是在家中不是在外头,所以就一时没把持住,喝的稍微有些多。

    他脸颊微微泛红,眼睛还有些湿润,不过他大脑还是很清楚地,非常hold住,还能够清晰明确的辨认出眼前的人是叶恒,是小元哲的娘,是他的充气娃娃!【大脑清醒个屁。

    叶恒将他放躺在床上,刚要起身,衣服就被元溪给一把拽住,元溪抬眼看着他,问道:“我儿子呢?”

    叶恒微微俯身,入眼的景象实在迷人,湿润的眼睛,红润的唇,还有微微泛红的脸颊,不过他知道元溪稍微有些迷糊,只是微微笑道:“和林姨一起睡了。”

    元溪松了口气,刚要松开叶恒的衣服,但紧接着又使劲抓住,大声说:“不准抢我儿子!”

    叶怀眯着眼睛看着他,柔声说:“好,不抢。”

    元溪又大大的松了口气,这下似乎真要松开叶恒了,却又猛地拽住,又说道:“不准耍流氓!”

    叶恒嘴巴抽了抽,深深有种元溪一下子把心里话都说出来的感觉,他点了点头应道:“好。”

    元溪这下似乎是心满意足了,松开了叶恒,居然还坐了起来,特别悉心的帮叶恒理了理弄乱的衣服,然后眼睛定定的盯着叶恒,忽然弯了弯,笑着说:“你长得真好看。”

    叶恒微微一怔,他知道元溪第二天早上肯定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不过这时候他心情却非常好,元溪一直以来对他都有些淡淡的防备,叶恒能感觉到,他想过很多原因,而今晚却知道了答案。

    元溪一直在害怕,害怕他会抢走小元哲。叶恒眯着眼睛笑了,他不会抢走小元哲的,要抢也是两个一起抢走。

    发表完自己的想法,元溪就倒头摔在床上,闭着眼睛睡着了。

    叶恒站起来,将元溪的身体摆正,让他睡到了枕头上,而后又扯过薄被给他盖好,最后他微微俯身,细细的打量着元溪。

    视线由上而下,游走过紧闭的眼睛,鼻梁,落到了那温润的唇上,元溪的唇形很好看,颜色也漂亮,尤其因为喝了酒而微微泛红,更是添了一抹亮色,让人看了就怦然心动。

    叶恒定定的看了许久,他很想轻轻的碰一下那诱人的唇瓣,但是却怕碰了一下就会忍不住想要更多,最后他闭了闭眼,深吸口气,站起身出了屋。

    他和元溪的第一次,是他趁人之危,但第二次,他希望元溪能够知道他是谁,是谁的谁,而他……又属于谁。

    元溪睡得非常香,第二天竟然还睡过了头,往常他是雷打不动的六点半起床,可这会儿睁开眼,竟然已经八点了!

    喝酒误事,古人诚不欺我!

    他赶紧起床,穿好衣服,虽说昨晚喝多了,但是今天早上起来居然没有丝毫不适,醉酒后的后遗症一丁点都没有,别说头疼了,他简直是神清气爽,浑身舒坦。

    他不禁叹道,这酒真心是好酒。

    至于自己是怎么回的屋,怎么上的床,他隐隐有点印象,不过却不确定到底是梦还是真的……

    元玉成已经去了农场,林素云正在喂小元哲吃饭,元溪四下打量了一番。

    林素云看到他的目光就说:“叶恒一早出去了,让我跟你说一声。”

    元溪咳嗽一声,只是嗯了一下,没再多问。

    他简单的吃了几个奶黄包,又喝了杯豆浆,麻利的填饱了肚子。而后又回了屋,他要看看种植术的奖励是什么。

    点开了系统面板,确认了领取奖励,而后就在铁箱中多了一个东西。

    大略一看看不出是什么,元溪又将其拿了出来,这一看,却有些怔愣。

    这形状……似乎是个手套?棕色的,看质地似乎就是普通的麻布,造型也说不上多出色,就是一副很普通很普通的手套。

    根本往常的经验,元溪先对它进行了鉴定。

    鉴定仪似乎心情不错,它说的话比往常要多一些:“农夫的手套,有破损,未修复状态,缺少修复材料,修复技能以及修复环境。因为破损,功能未全部激活。”

    唔,听起来似乎和厨神之刃有异曲同工之处,都是破损的,需要修复的,只是这怎么修复却说的很含糊。

    材料?元溪摸不着头脑,这技能?却让他心中微微一动,莫非是需要他自己来修复?那什么技能与其相关呢?

    看着手上的手套,元溪心中隐隐有了答案,难不成是需要缝纫技能?只是这技能他还根本没有激活,而且……元溪嘴巴抖了抖,他也根本不想激活好嘛。

    一个大男人去绣花,求系统君放过他……

    不过依次推测,难不成修复厨神之刃是需要铸造术?根据这系统面板的趋势,元溪是可以肯定自己肯定还可以激活很多技能,而这些技能大多是与生活相关的,有些像是网游中的生活职业。

    而这铸造术也是网游中常见的生活技能,一般情况下都是打造武器啊,修复武器啊,这类铁匠干的活。厨神之刃正是一把刀,估计想要修复,正是需要这铸造术了。

    只是铸造术如何能够激活?这是个大问题。

    以前的技能,像是烹饪术清洁术整理术采集术……这些都是元溪自己会的,所以说他可以顺利激活,但是铸造术……他根本一窍不通,根本没法激活。

    而这个年代,还有人会打铁吗?想要去拜师学艺都很困难吧……

    元溪脑袋里转着这些念头,一时间也有些无可奈何,不过他又很心水厨神之刃,哎,算了,不急在一时,路漫漫其修远兮,只能慢慢来了。

    至于修复农夫的手套……缝纫术的话,他真心不太想学……而且眼下也没人会教他,林素云根本不会,其他人,他一个大男人实在拉不下脸去学。

    转念又想到马上要大肆用到种植术,这农夫的手套虽然还没摸清用处,但是肯定不是个废物,因此若是能够修复一定会有大用处。

    呼……元溪长呼了口气,找机会吧,在这里干想也没用,若是有机会能够学习缝纫术,他一定克服自己为了手套而拼命升级的。

    眼下还是看一看手套的用处。

    元溪本来还略有些忧愁,要怎么看功能,没想到这一戴上手套,人家自己就老老实实的把自己的功能交代明白了。

    这比别扭的鸡毛掸,沉默的厨神之刃还有那坑爹的小锅铲靠谱多了!

    手套先生因为受损,目前只有一个功能,单单是这一个功能,元溪就挺惊讶了。

    自动播种,目前只能记录三种播种方式。

    只要记录上之后,就可以瞬间将一定范围的土地都全部播种,非常的省时省力。

    果然是个好东西,元溪喜滋滋的将其收进了铁箱,想着有机会就要去试一试具体怎么操作。

    刚想出门,叶恒却回来了。

    他身后跟着一个人,那青年个子不高,脸庞清秀,嘴角还带着笑,看起来很和气,却是和元溪有过一面之缘的金子。

    对于这位金子,元溪很有印象,上次他一来,就花了两千亿,这次又登门造访……

    元溪忍不住摸了摸自己手指上的指环。

    叶少将,您这是又要花点‘小钱’了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