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8章

龙柒Ctrl+D 收藏本站

    第五十七章担心。

    叶恒说的话,元溪听见了但却没往心里去,他眼中脑中全是眼前这惊人的景象。

    这是一颗并不很大的行星,至少和蓝星的大块头没有任何可比性,远远的站在上空俯视,恰好能够看清这颗行星的全貌。

    这颗行星很荒芜,漫布着黄沙,碎石,没有生机的土地和昏黄的大气层一样,沉甸甸的,压得人喘不过气。

    而最让元溪在意的,却并不是这颗荒星是多么的贫瘠,而是荒星之上那个无比巨大的建筑物。

    从高处俯视,恰好能够看清全貌,那是一个男人的身体,完全赤|裸的躺在这颗小荒星上,足足占据了庞大的地表,男人身体非常细致,虽然无比巨大,但却每个细节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分不清是什么材质做成的,他的身体是小麦色的,充满了力量感,肌肉分明,非常性感,是比例十分完美的一具身体。

    男人金发碧眼,样貌英俊,嘴角微微上扬,露出的笑容张狂肆意,目中无人。

    元溪不知道这是谁,但是却没法想象,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才会将自己的身体建造成一个如此巨大的基地?

    他们的星舰从‘男人’的脚部飞了进去,进入了体内,里面的景象仍旧是让人瞠目结舌,这里面简直是另一个世界。

    无数的通道,阶梯,川流不息的星舰,飞行器,大片的不知名的仪器,闪烁着各种色彩,而其中行走的人,都穿着白色的大褂,忙碌但却有序,虽然是完全开放的空间,但是声音却并不杂乱。

    这是个与元溪设想中完全不同的地方,他因为对米娅伦等人的印象,以及那种泯灭人性的药物的肆意流传,他认定这是一帮变态的土匪,疯狂的海盗,其贼窝必然是肮脏的,混乱的,毫无秩序且充满罪恶的。

    但眼前的景象,却截然相反,这里规矩,整齐,干净且极具规模,相比较来说,米娅伦等人的形象与此处根本不搭调,违和感十足。

    可是,看到这里,元溪心里却是咯噔一声,他终于彻底明白了叶恒话中的意思。

    这一切真的没有他们想的那么简单。这绝对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海盗团体,这里……这里太有阻止太有纪律太规范了就像是……就像是……。

    元溪因为实在见识有限,没法具体形容心中所想,而这时候,叶恒帮他解惑了:“就像是联邦研究院的实验基地。”

    这句话让元溪愣住了。他不敢接话,他甚至在怀疑,叶恒话中的‘像是’,究竟是不是一层窗户纸。

    怎样的‘像是’才能像到这种地步?

    可如果不是像是……那意味着什么?

    混乱的第一商业星,肆意流通的非法禁药,太空海盗的先进装备,而眼前……这颗荒星之上规模巨大的实验室。

    这到底是谁站在幕后?

    稍微一想,元溪都觉得背后一阵凉意。

    实在是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情况。

    谁能想到,一个小小的抢劫案会一下子牵扯出这么多事,若不是他们心血来潮想要惩治一下那些小混混,刻意入了套,又怎么会发现那些禁药。因着禁药,他们内心不忿,这才刻意设局投饵,谁能猜到,幕后竟然是如此巨大的一条鱼。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元溪已经知道,这不是他们两个人所能够解决的事情了。

    而这时候,叶恒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听我命令,到达地点之后,立即解除迷情。”

    元溪心中有疑惑,但他天生属于比较冷静和理智的人,要不然也不会在最初那个生死攸关的劫机中力挽狂澜活了下来,所以说,现在的他能够准确的判断实事,自己和叶恒相比,他知道无条件的听从叶恒的才是最理智的选择。

    任何疑问任何疑惑,一切都等他们脱离了险境再提也不迟。

    米娅伦带着他下了星舰,他们进行了一些简单的交接,就乘坐升降梯向着右翼的方向走去。

    交接的人看到了元溪,只是用暧昧的眼神看了眼,却并没有多问,元溪心中却明白,米娅伦不是第一次带人回来,而他们根本就不担心有陌生人过来。

    至于为什么?想想那些用药之后双目无神的人就行。

    米娅伦带着元溪进了一间屋子,叶恒的声音响起:“解除迷情。”

    元溪迅速解除了对米娅伦的控制,这一解除,他自己的精神力却蓦地一放松,紧接着一阵强烈的眩晕袭来,若不是他硬撑着,估计一头都栽倒在地了。

    元溪心中一惊,他没想到这迷情用的久了,副作用竟然这么大,一阵阵的眩晕感居然越来越强烈,他眼前都开始恍惚,头晕目眩是最无法控制的事情,就算他竭尽全力保持清醒,也只是在最后的时候看到了‘巴达’推门而入。

    巴达就是叶恒,元溪心一安,却彻底撑不住了,意识全无。

    米娅伦在脱离了迷情之后,有一瞬间的怔愣,但紧接着她回过神,一脸厌恶的看着元溪,完全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对这么个瘦弱的男人感兴趣!

    这让她心情很不爽,刚想对着元溪发泄,门却被推开了,她抬头看见‘巴达’,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不过紧接着她脑中灵关一闪,转头看了眼元溪,就对巴达说:“这个赏给你了,好好玩,玩死了也没关系。”

    巴达走向前,眼神猥琐的在她胸上扫了扫,米娅伦冷漠的哼了一声,一脸厌恶的说:“赶紧给我滚!”

    巴达嘿嘿笑着,随手粗鲁的抓住元溪的胳膊,一边又依依不舍的瞄了眼米娅伦,这转身才离开。

    元溪刚刚清醒过来,就猛地弹跳起来,他可还没忘了昏迷前的事,可他刚刚坐起来,就看到了一个熟面孔,元溪愣了愣,问道:“小罗?”

    “啊,元溪哥,你总算醒了!”

    元溪快速的打量了四周的景象,这是一间宽敞的卧室,银白相间的色调,陈设并不过分奢华,但处处都透露着无比精致的意味,这里是?

    见元溪有疑惑,辛小罗快速的解释:“放心,这里是星云号,你已经安全的回来了!”

    元溪隐隐有猜到,但是真正听到这话,心里还是大大的松了口气。

    居然就这么轻松的回来了,可具体是怎么逃出那个看起来固若金汤的实验基地的?而且……元溪问道:“叶……”一个恒字没出口,他又改口问:“少将呢?”

    辛小罗眼神微微闪了闪,但他立马回道:“正在主控室,和他们商议对策。”

    元溪一听,心中也明白,出了这么大事,叶恒的确是要忙的脚不沾地,只不过……他心思细,而辛小罗又是藏不住事的,刚才那个细微的表情,元溪可是看在了眼中。

    见元溪盯着他,辛小罗又说道:“元溪哥,你饿不,先吃点东西吧。”

    经辛小罗这么一说,元溪还真觉得饿了,肚子很应景的咕噜噜响起来。

    辛小罗立即安排智能保姆将饭菜端了过来,都是热气腾腾的,看来是早有准备。

    元溪一边吃着饭,一边看向辛小罗,随口说道:“你不用在这边陪着我,我自己就行,快去忙吧。”

    辛小罗怔了怔,但立即回道:“我不忙,我没什么事,我就在这陪陪你就行。”

    元溪垂眸,盯着软糯香浓的细粥,轻声问道:“小罗啊,我是怎么回来的?”

    “啊?噢噢,你是被少将送回来的。”

    “送回来的?”

    辛小罗猛地回神,立马说:“是的,嗯,你们是一起回来的。”

    元溪哦了一声,没再说话,只是开始认真的喝粥吃菜。

    辛小罗小心的打量着元溪,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说漏嘴,也看不清元溪现在的神情,说他猜疑了吧,又老神在在的在认真喝粥,说他不知道吧,似乎又……有些太安静了……

    直到元溪将眼前的饭菜都用完,彻底填饱了肚子,他才抬眼,定定的盯着辛小罗,用肯定的语气说:“叶恒还没回来吧。”

    辛小罗整个人都僵住了,半响他才说:“回……回来了啊,你们一起回来的!”

    “好了,不用骗我了,没关系,我没那么冲动。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不可以让我知道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

    元溪已经想通了,先不提他是怎么脱离了那个鬼地方,即便是他们能够顺利出来,他却不相信叶恒会心甘情愿的离开,这么个大好的潜伏的机会,若是错过了,想再摸进去可是难上加难。

    这时候门开了,明左走了过来,他看向辛小罗说道:“早就知道你不靠谱,竟然连一分钟都瞒不住。”

    辛小罗瘪了瘪嘴,倒是没有回嘴。

    明左看向元溪,轻声说:“先生有什么疑问,不妨跟我们过来看看。”

    元溪点点头,麻利的下了床,跟在明左身后。

    眼前这艘星舰对元溪而言是陌生的,但是内里的色调却无比的顺眼,他跟在明左身后,出门右转,穿过了长长的长廊,接着豁然开朗。

    这是星舰的舰桥,竟然是一个一百八十度透明的圆罩,这虽然看似像是玻璃,但元溪知道,这材质绝对不简单,而且估计也非常稀有,至少他从未在别的星舰上,见到如此特别的主控室。

    明左坐在副指挥椅上,示意元溪坐在他身边,接着他手一挥,一个荧幕就凭空出现。

    而映入眼前的景象,却让元溪心揪了一揪。

    是叶恒……他果然还在那个实验基地。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可真正确定了事实,元溪心中还是很不是滋味,说不上来是个什么情绪。理智上他能够理解叶恒的意思,他知道叶恒的心意,能体会到。但是感情上,却有一阵强烈的情绪涌上心头,好像是失落……又好像不只是如此……

    元溪摇了摇头,其实他知道,自己毕竟没有经过真正的训练,也没有丝毫的经验,他只是一个普通老百姓,这些事对他来说过于遥远,他在那里,可能只会拖后腿。

    可是脑中再怎么明白,再怎么清楚,却怎样都没法控制住自己的心,就是觉得不舒服,很不舒服。

    是因为不被信任?不被认可?

    元溪脑中乱哄哄的,明左却忽然轻声说:“请不要担心,少将一定会平安无事。”

    这一句话却像一道闷雷,一下子将元溪心头的乌云劈开……他忽然间明白了,他乱糟糟的心里,跟信任,认可,累赘,包袱,没有任何关系,他只是……只是在担心!

    他在担心叶恒……心猛然一阵剧烈的跳动,元溪看着荧幕上的叶恒,那是一张陌生的甚至是难看的面孔,但是那双眼睛,他却无比的熟悉。

    深黑色的,浓郁的化不开的颜色,它可以像鹰一样锐利,也可以如水一般温情,它可以震慑人心也可以轻松将你诱惑。

    元溪定定的看着,心中的感情越来越清晰,的确,他在担心,醒过来,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叶恒,辛小罗细微的表情让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无论怎样理智的告诉自己,叶恒的选择是对的,但他还是在忍不住埋怨,忍不住失落。

    只是因为他离开了叶恒,所以他感到了强烈的不安。

    为什么会这样?

    元溪怔了怔,但接着他猛地摇了摇头,强行将注意力转移到大荧幕上。

    现在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

    大荧幕上的画面一变,入目的景象,却让在座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房间,树立着许多巨大的透明管子。

    而那管子之中,有深蓝色的溶液,溶液里飘着一个个的……人类,或者不该说是人类,是一些怪物……

    被改造的面目全非的人形怪物!

    而这时候,房间里忽然大亮,一个高大的男人从暗处走了出来,那是一张英俊的脸,金发碧眼,五官深邃,穿着紫色的衬衣和长裤,很休闲,但却能看出极好的身材。

    这个男人……元溪瞳孔紧缩,就是这个建筑物的主人,不要问他为什么会知道,因为他的那张脸同这座建筑物的外表完全相同。

    而紧接着,大荧幕消失了!

    元溪猛地站起来,快速的看向明左:“连接断开了?”

    作者有话要说:最近……好多妹子都不冒泡了。

    我表面上维持着淡定,但暗地里少不了去找基友哭诉。

    基友一:没事,他们都在的,只是**抽了,没法留言。

    基友二:没事,他们在的,只是霸王了而已。

    基友三:没事,他们只是养肥你了。

    基友四:没事,他们只是弃文了。

    柒龙珠:Σ( ° △ °|||)︴ 吓cry了好嘛!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