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1章

龙柒Ctrl+D 收藏本站

    第六十章 分歧

    听到这句话,元溪怔了怔,他看着叶恒,从去实验基地见到他,叶恒就没个好脸色,到现在又说出这么句话。

    元溪说不出自己心里是个什么滋味,反正绝对算不上好受,他抿了抿嘴,一句话脱口而出:“我救你,是为了你的感激吗?”

    说完,他就定定的盯着叶恒,心里却一点点清晰起来,他承认自己的行为很莽撞很冒险,甚至也许是多余的,但是他做了,就没有后悔,如果时间倒流,回到了那个时刻,知道这个人身处险境,而他又有能力去救他,那他就绝不会坐之不理。

    叶恒听到他的反问,平静的眼中微微闪烁,有一丝动容,他怎么会不知道元溪的心思,元溪在乎他,这让他非常高兴,但是……一想到这背后的存在的巨大危险,他就再度沉下脸。

    “无论怎样,你有没有考虑过后果?”

    叶恒看着他,沉声问道:“你在做这些事之前,有没有想过儿子,有没有想过,假如你有危险,有意外,他该怎么办?”他顿了一下,又问道,“他只有六个月大,如果我们两个人都出了事,他的人生变成什么样子?这些你有没有想过?”

    元溪愣了愣,叶恒说的这些,他往日里时时都在想,他不会离开小元哲,会好好养大他,让他健康的完整的成长起来,元溪是个孤儿,他比谁都更加了解失去父母之后的艰辛,痛苦,还有那无法言说的自卑。

    只要一想到小元哲有可能会这样,他的后背就一片凉意,他不是没想到,怎么可能没想到,但是那时候的情况……

    不,不一样,当时他很有把握的,他有任意肌,有催眠术,还有数不清的能源盒,他只是潜伏进去,带出叶恒,这根本没有什么危险性!

    而且因为现在叶恒的态度,他心里隐隐有些抵触,硬着头皮回道:“我有分寸,有把握,当时的情况肯定不会出事!”

    叶恒定定的盯着他,忽然勾了勾嘴角,冷笑道:“不会出事?战场上瞬息万变,谁能够确保没有意外?而你,连看我杀人都害怕,拿什么来说你有把握?”

    一下子被戳到了软肋,元溪脸上有些挂不住,但是他心里堵着一口气,死活都咽不下去,他抬着头,看着叶恒,眼睛都不眨的说:“我不需要杀人,我只是个普通的联邦公民!”

    “你也知道你只是个联邦公民,不是军人,那你又哪来的胆量闯进来?”

    “我有任意肌,有迷情,有潜伏,我可以轻松进入那个鬼地方!”

    “哦?任意肌?只短短训练了七天,契合度只有百分之三十,就以为自己不会有任何危险了?”

    元溪彻底毛了:“训练时间短,契合度低又怎样,我还不是把你救出来了?”

    “我不需要你救,一样可以回来。”

    这句话一出来,两个人都怔住了。

    叶恒一愣,立马意识到自己说的太重了,不由的有些心软,可是转念一想,又觉得这事实在不能像平时一样哄一哄就过去了。

    平常,他可以宠着元溪哄着元溪,样样都依他,但是这种关乎性命的事,坚决不能有丝毫容忍,所以他才会用这么强硬的态度,就是要让元溪知道,对于此事,他不会有丝毫的退步。

    不过此时他看到元溪发呆的样子,还是觉得自己刚才那一句不该说,于是放软了语气,准备理智的和他讨论一下这个问题:“元溪……”

    “够了。”元溪低着头,声音很低,但却推开了叶恒的手。他抬头,看着叶恒,努力在脸上挤出了平静的神情,却又重复了一遍:“够了,叶恒,够了。”

    叶恒怔了怔,脸上的表情僵住,用同样平板的声音反问:“什么意思?”

    “你说得够多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叶恒抿着嘴,脸上没有丝毫情绪,但黑色的眸子却越发黑的深不见底。

    元溪只觉得心口压着一块大石头,他低着头全身颤抖着,双拳在身体的两侧攥的紧紧的,叶恒觉得情况不对,刚要开口,元溪已经抬起了头,两眼圈泛着红:“或许是我先招惹了你,但当时我并不想和你有牵扯。是你自作主张的闯入,自以为是的安排……但是,我不需要,我该做什么要做什么,我自己知道,不用你来支配!”

    “支配?”叶恒微微直起了身子,用平静声音低声反问:“你是这样想的?”

    元溪毫不犹豫的回应:“是!”

    叶恒盯着他,黑眸中的情绪深不可测,他静静的看了元溪一会儿,末了才微微垂了眼帘,声音异常冷漠:

    “我知道了,那么,对不起。”

    说完这句话,叶恒就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

    元溪愣了愣,直到叶恒的身影在门边消失,他才颓然坐倒,双手不由自主的抓住了衣角,神情恍惚,不知所措的感觉涌上了心头。

    他说了什么……

    元溪怔怔的坐着,眼睛睁得大大的,但嘴巴抿的很紧,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为什么……为什么会说出那样的话?他其实……其实……

    元溪一动没动的坐在休息室里,独自一个人,想了很多。

    从叶恒出现,两人相处,点点滴滴都无比清晰的在他脑海中呈现出来。

    叶恒一直是主动的,自信的,虽然态度温和,但是却一直都是不容人拒绝的,他对元溪很好,各个方面都非常的周到,这一切就像个默默铺张的大网,在无形之间将元溪整个人都罩在了其中。

    等到元溪发现的时候,他已经深陷其中,已经习惯了叶恒,适应了他,短短几个月的相处却让元溪熟悉了这个人,将他放在了心上,甚至在危难之时忘却了所有危险,只想把他救出来。

    这所有的情绪,对于元溪来说,都是全然陌生的,从未有过的,他是一个连家人都没有的孤儿,他对所有外来的感情都很陌生。他和叶恒的相处中,自己是完全被动的,他没有反对过叶恒的温柔,没有质疑过叶恒的细致,自然而然的接受,直至彻底习惯。

    叶恒的确是走进了他的生活,但是他也从没有拒绝过……可是他却对叶恒说出了那样的话……

    如果他是叶恒,听到了那样的话,心里会怎么想?

    那么多真心的付出和体贴的照顾,换来的却是那样拒绝的话,简直是将一个人的真心给扔到地上去踩!

    元溪怔怔的坐着,心里很不好受,他冷静下来了,回过味来了,他想表达的并不是那个意思,可是当时的话实在是很不中听。

    他有些后悔了……

    可是他说不出口……元溪心里乱七八糟的,又这样坐了一个小时,他忽然间想通了。

    就这样吧,也未必不是好事。

    本来他和叶恒也是不合适的,他只是一个平民老百姓,开着农场,赚些小钱,带着爸妈还有儿子过着平静安逸的生活。

    叶恒的世界离他太远了,也太陌生了,那些他不理解,也接受不了,就像这次,还会被埋怨,甚至会拖人后腿。

    而且叶恒的家世……元溪轻轻的笑了笑,叶家在整个联邦都是世家大族,虽然年代不同了,但是人的本性却怎样都不会变。门当户对,在他那个年代,中国传承了五千年依旧没有走出来,而眼前的这个时代,也不大可能会不在乎。

    既然这样,他早点放手似乎也挺好的,他挺怕麻烦的,真心害怕,电视里演的那些把家庭都折腾的支离破碎的爱情,他不想尝试,他只想过安稳的日子,和爸妈一起,好好把小元哲养大,这样就足够了。

    想通了这些,元溪也终于给自己找到了不必去解释的借口。

    就让叶恒那样认为吧,他就是个没心没肺,捂不热的人,没必要再多费工夫了。

    在距离蓝星还有一个小时的时候,元溪趴在桌子上睡了一觉。

    这短短一个小时,他却做了一个梦,这个梦似乎曾做过一次。

    梦里小元哲会走了,但却走不稳,伸着小胖胳膊,迈着小胖腿,歪歪斜斜的,眼看着要摔倒,但他却又摔不倒。

    终于他走到了元溪身边,小胳膊一下子抱住元溪的腿,眼睛弯着,咯咯咯的笑着。

    而在他身后,背着阳光,站着一个人,身形修长,地上的阴影斜斜的拖开,显得整个人更加颀长,他背着光,精致的容貌有些模糊,但那双黑眸里却盈满了笑意。

    小元哲转头,对着那人喊了一声:“妈……妈……”

    那人立马垮了脸,纠正道:“是爸爸,来,乖儿子,喊爸……爸……。”

    小元哲歪歪脑袋,接着又笑眯眯地喊着:“妈妈……妈……”

    元溪在一旁看着,听到他们的对话,笑的乐不可支。

    接着他似乎听到了耳边传来一声叹息:“我离开你,就这么值得高兴吗?”

    元溪心里纳闷,离开什么啊?谁离开了?这不都在吗?

    直到他恍然惊醒,才知道……居然做了一个梦。

    回忆起梦里的场景,他忍不住又是一阵出神,强压住心里酸酸的滋味,他深吸了口气,终于站了起来。

    马上要回家了,要见到儿子了,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人高兴的!

    星云号停泊在蓝星的上空,叶恒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元溪松了口气,不出现最好了,他也不用看到他。

    送元溪的是辛小罗,他接了元溪出了休息室,亲自开着飞行器送他回蓝星,一向话多的他,此刻却一直欲言又止,元溪面上不显,他坐的很稳,只是脸上崩的有些紧。

    最终辛小罗也没有问出口,元溪自然也什么都没说,他却不知道就在他的飞行器后面,还悄悄跟着一个飞行器。

    看到元溪下了飞行器,走进了庆和农场,叶恒也走了出来。

    明左跟在叶恒身后,他只恨不得自己连喘气声都没有,他几乎从未见过叶恒这样的状态,很沉默,但冷静,从眼中面上看不出任何意思多余的情绪,但是周围的气压却极冷,压得人透不过气。

    叶恒静静的看着,站在高处,能够看到小楼里明亮的灯光,元溪进了屋,元玉成和林素云抱着小家伙迎了出来。

    元溪微笑着进屋,第一个就把儿子抱了过来,出去了这些天,小元哲丝毫不觉,一见到他爹就热情洋溢,伸着胳膊就扑过来。

    都说小孩见风长,其实他也就出去了五天的时间,可是这小家伙居然又长本事了,以前只会伸着胳膊求抱抱,这下子竟然能够支配身体了,明明被林素云抱着,可他愣是能一头栽进了元溪的怀中,倒是把元溪吓了一跳。

    而这小家伙成功落地之后,又发现了新玩意,揪住元溪的头发就往嘴里填。

    元溪被他弄得哭笑不得,本来那灰蒙蒙的心情也开晴不少,林素云在一旁说着:“小家伙这两天长本事了,喜欢抓头发,不给抓就要生气。”

    元溪之前看过很多育儿的书籍,知道小元哲是开始探索这个陌生的世界了,见了什么都喜欢,而嘴巴就是他辨别这个世界的最佳利器。

    元溪从包中拿住给他准备的小礼物,小家伙一看就喜欢,立马松开了元溪的头发,抓住了这明亮的发着光的小东西,而后就开始往嘴里填。

    元溪没拦着,这东西本来就是给他磨牙的,别看个头小,可足足花了他一千联邦信用点,不仅安全无毒且能够自动清洗,最特别的是还能够变化多种形态,不至于让小孩子一会儿就玩够。

    当时他给儿子挑选这个礼物,叶恒还嫌他小气,非要让他买那个价钱十万的集学座椅蹦蹦跳于一体的小飞车……

    想到这里,元溪怔了怔,嘴边的笑意就有些僵硬,他赶紧岔开话题,让自己不要胡思乱想。

    看着一家人进了屋,叶恒轻声对明左说:“你先回去。”

    明左立即应道:“是。”

    林素云准备了一桌好菜,正要准备上菜的时候,元玉成却问道:“小溪,叶恒呢?”

    元溪的身体猛地僵住。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bigmori扔了一个地雷

    离未落扔了一个地雷

    唯爱t东方扔了一个地雷

    么么哒,爱你们!我去奋斗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