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2章

龙柒Ctrl+D 收藏本站

    第六十一章谈话

    元溪有一瞬间的晃神,不过紧接着他就神色如常的说:“我们在商业星遇到了些事,他可能要去处理一下,这阵子都没时间过来了。”

    他没有说出实情,至于他以后都不会与叶恒联系了这些事,没必要说出来,本来他和叶恒也没怎样……

    而他说的这句话也是比较合情理的,出了这么大的事,相信叶恒肯定闲不住。

    元玉成没有发现他神色间的异样,只是被他的话所吸引住,追问道:“遇到了什么事?”

    元溪想了想,就简单的将在商业星遇袭,而后发现了太空海盗之后对其进行了镇压的事描述了一番。

    他说的很平淡,隐瞒了一些事实,将危险度也降低了不少,不过这简单的叙述,却又让他将这次短短的旅程回忆了一遍,他几乎时时刻刻都和叶恒在一起,想要不提起他简直是难上加难。

    可是提一遍,他心里就是一阵翻腾,这滋味真不好受。

    元玉成和林素云听完他的话,虽然已经看到他平安归来,但还是深吸一口气,凝重地说:“太危险了,幸亏有叶恒在,这若是平民百姓,可不就遭了秧。”

    元玉成的一句感慨,让元溪心中又是一揪,他低着头,掩住了有些僵硬的表情,只轻声说:“嗯,没事了,爸妈,我饿了,咱们吃饭吧。”

    林素云立马起身,笑着说:“好,咱们先吃饭。”

    用过了晚饭,元溪没让林素云去洗碗,而是自己进了厨房,他拿出鸡毛掸子,扫了扫,餐具就干干净净,又将碗筷收进了柜子,元溪怔怔的出神,鸡毛掸子就一个劲的挥,这随手就又给厨房来了个大扫除。

    都收拾妥当,元溪才回过神,赶紧甩了甩头,强行让自己不要胡思乱想,出了厨房,他就从林素云手中接过了小元哲,逗弄着他玩。

    直到小家伙瞌睡来了,他才抱着他回了屋,轻轻拍着儿子,看着他白嫩的小脸蛋,元溪总算真正的笑了,垂首在他小胖脸上亲了一下,小家伙不经痒,翻了个身,拿屁股对着元溪,元溪失笑,在他屁股上又捏了捏。

    不过这下小元哲是睡着了,一动都没动。

    元溪翻了个身,也合上了眼,不过究竟是几点睡着的,他自己都不清楚。

    而庆和农场的上方,一直停留着一架银灰色的飞行器,叶恒站在飞行器的窗户前,静静的看着小楼,他看不见里面的景象,也听不见声音,唯一能够看到的,只是点亮之后又熄灭的灯光。

    可即便这样,他一站就是整整一夜。

    第二天,元溪起了个大早,他和元玉成一起去了农场,走过了种植区,果园,和蔬菜园,父子两个一边散步一边闲聊,最后一起去了养殖区。

    相比较种植区的平静,养殖区倒是热闹非凡,一片鸡飞狗跳,几个相熟的长工,见到元溪过来,赶忙上千说道:“老板,您来的真巧,那肥鸟又下蛋了。”

    元溪一愣,立马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说来也真巧了,他来养殖区的次数并不多,但是却每次都机缘巧合的碰上肥鸟下蛋,让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和这肥鸟约好了……

    他走进肥鸟的专属套房,这肥肥果然在扑棱着翅膀,得意的展示自己的成果,一颗土黄土黄的大蛋。

    元溪走过去,捡起了蛋,不出意外,听到耳边想起了系统提示音,而后又是滴的一声,养殖术升级了。

    提示领取奖励的对话框弹了出来,因着奖励是会直接放到铁箱,元溪就直接点了确定。

    而后他又特意去铁箱里看了看,一圈扫下来,敏锐的在最后一个格子发现了奖励。

    看样子……怎么像个大白鸭蛋?

    眼下大庭广众的,元溪也没法将其拿出来,只好先放着,准备着等回了屋再去看看。

    养殖区溜了一圈,再回去的时候,元溪向元玉成说了一番自己的打算,元玉成点了点头,说道:“这很应该,去做吧,要是钱不够,我这里还有些积蓄。”

    元溪赶忙说:“不用不用,够了,我一会儿就去躺赵家农场。”

    元玉成说:“我和你一起?”

    元溪想了想说:“行。”

    父子两个先回了家,吃过了早饭,才一起出门,驾车去了赵家农场。

    这事元溪早就想做了,只是因着要和叶恒一起去商业星,所以给耽搁了下来,现在回来了,是时候去一趟了。

    五六分钟的车程,父子两个就到了赵家农场,赵家农场和庆和农场截然不同,他的总体面积很广,足足有上千亩地,但是可种植面积却仅有二百八十亩地,虽然看起来空旷,但其实真的比不上庆和农场。

    单单是管理上就非常麻烦,一块一块分散的农田,种植和收获的时候,都是麻烦事。而那些不可种植的土地,也是蓝星的特产,一种质地坚硬的岩石,上面寸草不生,更不要提种植作物了。

    元溪来到了赵家农场,这才知道原来赵承辉和赵昭并不住在农场,说来也是,这里的确不是很适合居住。他们在长工的带领下,去了赵昭家。

    赵承辉经营多年,也是颇有些积蓄的,住的离着赵家农场不远,走路也就十分钟左右,他们单独辟了一个小院,住的是一栋两层小楼,面积同元溪家差不多。

    见元溪和元玉成来了,赵承辉亲自迎了出来:“哎哟,老哥快屋里请,小溪也快进来,怎么过来也不提前打声招呼。”

    双方少不了一阵寒暄,赵承辉说赵昭不在家,元溪倒也没怎么在意,这小子不在也好。

    大家坐下,元溪开门见山的提了来意:“叔,我听小昭说你们是确定要移民了?”

    赵承辉笑着说:“是的,已经去登记了。”

    元溪应了一声继续说:“我想收购赵家农场,不知道您愿不愿意转让给我?”

    这话让赵承辉一愣,不过转念他又想通了,他听赵昭说了,元溪与叶恒似乎有些关系,这样的话人家不移民也是合情合理,元溪提出来要收购农场,他与元溪相熟,乐得做个人情。

    于是他笑着说:“好,你不嫌弃的话就收下吧。”

    元溪笑了笑说:“我这里有一千万信用点,您先收下。”

    元溪这话一出,赵承辉却是愣住了,他失声道:“这……这……怎么用的了这么多?”

    元溪当初收购庆和农场也只用了四百万,眼前的赵家农场还不如庆和农场,这一千万实在是太多了,也难怪赵承辉会惊讶。

    元溪解释道:“您收下吧,这片地面积大,有一千五百亩,是该这个价钱的。”

    赵承辉反驳道:“可是那多出来的都是些不能种植的!”

    元溪没有再多做解释,蓝星今后势必会被开发成非常繁华的资源星,到时候可是寸土寸金,虽然那些岩石地不能种植,但是却可以用来盖房屋建筑等,也是能够利用起来。虽然可能是几年后的事,但目前来说,给赵承辉一千万也算不上多。

    只不过蓝星的事,现在还不好多说,他要和叶恒划清关系,那这开发蓝海,他也不会去继续参与了,但是属于自己的那一亿信用点,他是会拿走的。

    赵承辉还想推脱,元溪就干脆透漏了一些口风,暗示他自己不差这些钱,而他们移民高级资源星却是非常需要信用点的,尤其赵昭还想考军校,一番折腾,也少不了钱财。

    赵承辉左思右想,最后实在拗不过元溪,只得把信用点收了下来,不过他却郑重的承诺,以后元溪若是有什么事,他赵承辉一定鼎力相助。

    虽然是个口头承诺,不过也挺让人窝心的,元溪此举,其实也是为了偿还赵昭的人情,他当初舍命保护元玉成,元溪一直都记在心里,眼看着要分开了,以后再相见也不知道何时,能帮他一些就帮他一些。

    离开的时候,元溪又嘱咐赵承辉:“叔,收购农场的事,你就不要告诉赵昭了,只说卖给了政府就是。”

    赵承辉怔了怔,只得应下说:“好。”

    元玉成和赵承辉一起去办理了过户手续,元溪就一个人先回了庆和农场。

    刚刚到了农场门口,他就停住了。

    定定的看着站在前方的人。

    不得不说,叶恒的容貌真的是上天赐予的瑰宝,精致的挑不出一丝瑕疵,尤其是沐浴在阳光下,那光芒像是黄金织成的线,密密麻麻的将他修长的轮廓编织出来,美好的让人无法将视线挪开。

    叶恒走的近了些,他穿着昨天的衣服,虽然依旧身形笔直,但眼中却有淡淡的疲惫,他原本的声音就比常人低了几分,而现在,更是带着一丝沙哑:“小溪,我们谈一谈好吗?”

    看到他的人,听到他的声音,元溪心中猛地一跳,压抑了一天一夜的情绪像是汹涌的洪水,一下子冲了上来,如果不是他极力抑制,可能就会瞬间崩塌。

    沉寂了半响,元溪低着头,强行稳住了心,然后才回应道:“好。”

    叶恒眼中一亮,刚要说什么,元溪就向前走了一步,低声说:“跟我来。”

    他带着叶恒,走的方向却不是庆和农场,而是向着反方向,向着一望无际的蓝海走去。

    蓝海很美,深邃的蓝,在阳光下像是美丽的蓝宝石,沉静且温和,看起来没有丝毫危险,只是,也缺乏了一些生机。

    走了这一段路,元溪终于将心情平静下来,最初见到叶恒时的剧烈震动也平息了,这样一来,他就可以心平气和的同叶恒说清楚了。

    叶恒最先开口:“小溪,之前是我不好,语气太冲了,我知道你是好意,我不该对你凶。”

    他的声音很低,他并不习惯说出这样的话,所以有一丝说不明的违和感。

    他一直盯着元溪,虽然脸上并没有多余的表情,但是他那双幽黑的眼睛却微微闪烁……

    这种刻意放低的姿态,让元溪的心猛地一揪,他迅速的别开眼,躲过了叶恒的视线。

    静了一会儿,元溪才开口:“没关系。那天我也不对,太冲动了,说话都没经过大脑。”

    听他这么说,叶恒似乎松了一口气,他轻声说:“小溪……”

    话还没说出来,元溪却又自顾自的说:“我该早些和你说清楚的。”

    他深吸了口气,终于抬头看向叶恒,目光非常平静,不喜不怒,但他这幅表情却让叶恒微微皱了皱眉。

    “叶恒,你对我很好,很温柔很体贴,也很风趣,你长得也好看,非常迷人。所以对于你给予的一切,我都没有拒绝,一直都在无耻的接受,你的心意我也能够感觉到,谢谢你,但同时也非常抱歉。”

    这一声抱歉让叶恒整个人都僵住了。

    元溪根本不敢看他,只是硬着头皮将话说完:“我一直态度暧昧,可能给你造成了一些误会,不过现在是时候说清楚了,对不起,我不喜欢你,虽然一直试着让自己喜欢上你,但是很抱歉,我做不到。”

    说完这些话,元溪只感觉胸口像是被一把利刃刺穿,一阵一阵的揪疼,让人喘不上气。

    而这时候叶恒却用很轻很轻的声音说:“可是你救了我。”

    元溪终于抬头,叶恒定定的站在那里,精致的脸上像是蒙了一层霜,白的让人心惊,而那双向来沉稳冷静的黑眸,此刻竟然有一丝慌乱。

    只是看了一眼,元溪就再度低头,这一瞬间,他甚至都后悔了,也许他不该这样,他不该这么胆小,他喜欢叶恒,那就不要把他推开!

    可是下一刻,他又迅速的想起了之前的争执,他们不适合……真的不适合。

    家世背景,性情观念,全都不合适,叶恒想要的是一个可以让他宠着护着藏在身后的爱人,可是他做不到,他是个男人,他想要的是并肩而立,相互扶持彼此守护的爱人。

    两个人的长久相处从来都不仅仅是只有爱情就可以的。

    与其在陷得更深之后彼此痛苦,不如就早点了断吧。

    元溪沉寂下来,用冷漠的声音说:“如果是别人深陷危险,只要我有能力也会毫不犹豫的去救他。”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