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3章

龙柒Ctrl+D 收藏本站

    第六十二章你在说谎

    说完这句话,元溪都不敢抬头,该说的都说完了,已经没什么要说的了,元溪就想离开。

    他转过身,还没走一步就被拽住,握紧他的手不像往常那样炙热,反而是微凉的,有一丝不易觉察的颤抖。

    元溪转过身,终于抬头看向叶恒。

    叶恒也在看着他,黑色的眸子在雪白的脸上显得额外分明,过分精致的面孔在此时竟然有一丝不该属于他的脆弱,他嘴唇微微动了动,声音像是从嗓子里逼出来的:“小溪,你在说谎。”

    元溪不敢看他,多看一眼,心脏抽痛的就越厉害,他强逼着自己,冷着声说:“叶少将,我说过了,你很好,各个方面考虑过来,我都想试着和你在一起,但是很抱歉,这些天的相处,我骗不了自己,我没那个心,勉强不来。”

    说完,他冷着脸低着头非常认真的亲自掰开了叶恒的手,然后彻底转身离开。

    这次叶恒没有拦住他,元溪转过身,快步走向飞行器,他独自一人上了飞行器,扬长而去。

    他将飞行器的速度开到了最大,却没有任何目的地,像只无头苍蝇一样的乱窜,他不知道要开到哪里去,但好像停下来,眼前就会出现叶恒最后的目光,那眼底深处已经压抑不住的乞求让元溪的心脏像是被一个巨爪给狠狠攥紧,痛的无以复加。

    只有离开了,失去了,才会如此明显的意识到,这个人对自己来说已经是多么的重要。

    这一整天,元溪似乎将整个蓝岛都溜了一圈,直到太阳即将下山,夕阳漫天的时候,他居然兜兜转转又回到了这片海域。

    在另一个方向,他远远的看到了那个身影。

    站在静静的蓝色海水前,像是一座永恒伫立的雕像,纹丝不动。

    元溪愣了愣,等他意识到叶恒一直没有离开之后,他的心瞬时像是被热油给烫了,被压下来的心疼再度袭来,元溪手抖得厉害。

    他觉得自己坚持不住了,他越来越后悔了,也许事情并没有他想的这么过分,叶恒很在乎他,叶恒是真心对他,虽然他们的观念有所不同,但是如果心平气和的沟通一下,是不是也能够彼此体谅!

    元溪简直要被自己说服了,可是他一抬头,却又是当头一盆冷水泼在头上。

    他看到了一个男人,身材颀长,穿着深紫色的衬衣,黑色的修身长裤,步调优雅,整个人显得贵气却不奢华,他微微侧头,在夕阳下的容貌也漂亮的让人赞叹。

    他几乎同叶恒一般高,两人站在一起,在晕黄的阳光下,身后是碧蓝的海水,安静的像是一副美丽的画卷,让人挪不开眼。

    元溪之前升起来的那些念头,瞬间支离破碎,他再度退却了,他忽然意识到,自己离开了,叶恒会有更多的更好的选择。

    一个可以和他比肩的,一个可以同他冒险的,一个不需要让他有后顾之忧,和他同处一个世界的人。

    元溪忍不住缩了缩身体,然后踩住油门,彻底离开了。

    陆萧是叶欣和陆建明的儿子,叶欣是叶臻的妹妹,也就是叶恒的小姑,而陆萧又比叶恒小了一岁,所以说他是叶恒的表弟。

    因为两人仅仅差了两岁,从小就一起长大,两家人感情好,表兄弟的情分自然也没话说。

    叶恒抬眼看了看他,只是低声说了声:“过来了。”

    陆萧干咳了一声说道:“似乎……来的不是时候?”

    叶恒垂下眼帘,敛住了所有的情绪,只是沉声说:“走吧,陪我喝几杯。”

    陆萧那上挑的凤眼瞬间就是一垮……不过他在北京星的风流名声和叶怀不相上下,眼光何其毒辣,自然看出了叶恒的异样,心里也猜了个七七八八,此刻叶恒提出这个要求,他这个做表弟的于情于理都不该退却……

    只是……

    陆萧叹了口气,终究是没有多说,随着叶恒就回了星云号。

    叶恒一直一言不发,只是吩咐将窖藏的好酒都拿了出来,一杯一杯的喝起来,他自己喝也就算了,陪酒的陆萧还必须得跟上来,稍微慢半拍,他就一声不吭的盯着陆萧,陆萧深知这人的酒品,索性破罐子破摔,一杯又一杯,不要命的喝。

    辛小罗和伊米亚悄悄的躲在门后,两人露出两双大眼睛,偷瞄瞄的看着。

    “你说,老大是不是和大嫂吵架了。”伊米亚小声的问。

    辛小罗对着他脑门就来了一下:“废话,不吵架老大能这样吗?”

    伊米亚皱着漂亮的小脸蛋,犹豫啊犹豫,犹豫了半天终于忍不住又问:“那嫂子是不是就不来给我们做饭吃了……”

    辛小罗忍不住又给他一个爆栗:“吃吃吃,就知道吃!”说完了,他自己也颇惆怅,大嫂的手艺是真好啊,要是生气了不来了,他们又得常年活在智能保姆的铁锈味下了。

    这样一想,他就更加惆怅了。

    唉声叹气了半天,最后这两只被明左一手一个给拎走了。

    陆萧也很惆怅啊,他恨不得自己也被明左给拎走,而不用在这里受罪。

    这酒都是好酒,有好几瓶都是放到拍卖会上都会卖出大价钱的好货,可是偏偏碰上了牛饮了叶恒,真心是糟蹋了。

    不过这个时候陆萧已经顾不上怜悯这些好酒了,他才是最需要拯救的那一个,叶恒的酒量,别人不知道,他是真知道。

    一般人喝酒是越喝越罪,越喝越晕,最后一头倒地昏迷不醒,但叶恒是反其道而行,越喝越精神,越喝眼睛越亮,别说晕了,这些酒下肚,他可以通宵不睡……

    重点是,不能打断他,假如你来一句,不如我们少喝点,那好,本来是一口干一杯,接下来的节奏就是一口干三杯。

    不喝?没事,我替你喝。

    陆萧不敢拦,最后索性敞开了喝,头一回儿他如此憎恨自己的酒量好,要是酒量差点,叶恒都不会拉他来陪酒,要是酒量差点,他一头就栽倒在桌子上,哪里还用受这个罪……

    于是在天亮之后,陆萧彻底挂掉,被辛小罗和明左一起抬回了休息室。

    而叶恒?

    人家精神抖擞,看起来与往常没有丝毫异样,在星舰上,处理了一下工作,做了一些安排,然后就乘坐星云号,直接回了北京星。

    之前扫荡实验基地的事,已经上报了,苏明昱亲自联系他,让他回一趟北京星。

    他自然不能耽搁。

    在星舰上,他依旧没有睡觉,不过却冲了一个澡,做了营养护理,让浑身的酒气彻底消散。

    回到了北京星,他并没有回叶宅,而是直接去见了苏明昱,毕竟是联邦大总统的亲自召见,马虎不得。

    即便苏明昱是以姑父的口吻,但是从苏明昱上位之后,他就再也没可能只是一位姑父了。

    叶恒向苏明昱行了军礼。

    苏明昱微微笑着,黑色的眼睛里满是亲和,还有看着叶恒时那眼中掩不住的欣慰,他回了礼,而后说道:“来,坐吧,就我们两个,不用那么拘谨。”

    叶恒应了下来,坐在了苏明昱的下首,依旧是上身笔直,动作规矩,礼节周到的挑不出一丝差错。

    苏明昱先是同叶恒闲聊了一些家常,而后才转入了正题,问了整件事情的经过。

    其实详细的经过,叶恒早已经将书面文字交了上去,苏明昱肯定是早就清清楚楚,不过他又问了,叶恒也没有含糊,用简单利落的语言,汇总了一下,挑明了重点并且恰到好处的提了些自己的想法。

    苏明昱满意的点了点头,末了他看向叶恒,眼中有丝丝愧疚,声音很温和:

    “叶恒,你是个好孩子,更是个优秀的将领,我无论是作为你的亲人,还是联邦的总统,对你都非常的满意,你的行事,作风,处事的方法,我都很欣赏,也为你卓卓的能力所骄傲,这次的事情,你处理的很好,只是……”他略微顿了一下,才继续说,“可能要让你受些委屈了。”

    叶恒垂了下眼帘,情绪上仅仅有极细微的一丝波动,他轻声说:“您有什么吩咐,请尽管说,叶恒必定全力以赴。”

    苏明昱眯了眯眼睛,声音放得越加柔和:“叶恒啊,这次你立了大功,但是我却暂时不能给你相应的嘉奖。”

    说完,他就盯着叶恒,继续缓声说道:“相信你也知道,那个实验基地只不过是一条小尾巴,后面盘踞的巨蛇有多大,我们还得慢慢摸索,假如现在就大肆宣扬此事,我怕会打草惊蛇,让后续的工作困难许多,所以,只能先暂时委屈你了。”

    叶恒似乎怔了怔,半响他低声说:“我知道了。”

    苏明昱站起身,拍了拍叶恒的肩膀,说道:“好孩子,不要担心,我们是一家人,后头的路还很长。”

    出了总统府,叶恒就回了叶宅,叶母不在,叶父独自一人在家,叶恒将刚才苏明昱召见他的事说给他听。

    叶臻沉吟了一下说:“苏明昱是在试探你。”

    叶恒点了点头,这个结果,他早就有心理准备,所以说并不意外,无论从哪个角度,苏明昱都不会让这件事宣扬出去,他这才上位不久,叶恒就发现了这么大的问题,若是一宣扬,就是在打他这个总统的脸,可若是先隐下来,他用自己的人手来顺藤摸瓜的将这些事给全部掀出来,然后再大肆惩治,这样的话,却是显示了他这位新任总统的才干,是最好的立威时机。

    精明如苏明昱,怎么可能会错过这个机会。

    只是……就这么直接的嘱咐了叶恒,似乎也真的是太过了。

    叶臻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前些日子,你伯父和苏明昱又吵了一架。”

    叶恒神色一凛,他皱了皱眉问:“爷爷没有嘱咐伯父?”

    “嘱咐又有什么用,你伯父心里比谁都清楚,但是他哪里能收住自己的性子。”

    叶恒没再接话,他知道,叶玄年迈,也早就压不住叶天了。

    而叶天的性格向来霸道要强,以前一直都压了苏明昱一头,而如今苏明昱在他上面,即便他心里知道该改变态度,但毕竟他自己仍旧是联邦大元帅,千万军权在手,尤其又习惯了以前的相处模式,有心改都需要些时日,更不用说根本无心……

    若是再让叶天知道了苏明昱对叶恒的嘱托,估计会更加暴跳如雷,少不了又是一番争吵。

    只是这事终究瞒不住,而苏明昱既然有这样的作为,看来也是根本不顾及叶天了。

    晚上的时候,叶母和叶怀一起回来,叶母这些天挺烦心的,本来和叶臻约好了要到商业星去‘巧遇’儿子儿媳,可谁知道儿子那边出了事,他们的行程就被迫中断了,叶母不管叶臻的弯弯道道了,已经做好准备直接去蓝星拜访了。

    谁知道这一回家就看到了叶恒,顿时心里大喜,莫不成儿媳妇和孙子一起回来了?

    哎哟哟,她都忘了好好打扮一下,可得给孩子们留下一个好印象!

    进了屋,看到叶恒,都没问他好,直接来了一句:“元溪和小元哲呢?”

    一听到这两个名字,叶恒顿时僵了僵,一直硬撑着的表情就有些撑不住了,他低声喊了声:“妈,你回来了。”

    叶母心再粗,此时也看出不对劲了,尤其是叶恒,他可不像叶怀,什么事都藏不住,什么事都挂在脸上,这大儿子深沉的连她这个当娘的都摸不透……

    可眼下,叶恒这表情,绝对是出大事了啊!

    还不等她继续问一问,叶恒就转身上楼:“我去屋里休息会儿。”

    她心里不禁咯噔一下,这是……这是……这是怎么个情况?

    叶恒走了,但叶母是谁,她立马拨通了远在蓝星的辛小罗的通讯器。

    辛小罗一看是叶母来电,不等叶母详问,就倒竹豆一样噼里啪啦的将他知道的都说了个遍。

    叶母全程听完,一沉吟就上了楼。

    她敲了敲叶恒的门,轻声说:“叶恒?”

    里面没有回应,不过只一会儿,门就开了,叶恒站在门口,脸上没有表情,他轻声说:“妈,我没事。”

    叶母直接装没听见,开门见山的说:“你们吵架了?”

    叶恒没有吭声。

    叶母叹了口气说:“儿子,不是妈说你,这两个人相处总会有些磕磕碰碰,想要过的长久是需要相互磨合,彼此……”

    “不是。”

    叶母愣了愣,她抬头看向叶恒。

    “是我自作多情了。”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月仙儿扔了一个地雷

    小小橘子妞妞扔了一个地雷

    胤宁-brant扔了一个地雷

    八月桂花香扔了一个地雷

    不知道扔了一个地雷

    随便取的扔了一个地雷

    星辰扔了一个地雷

    么么哒,*你们!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