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4章

龙柒Ctrl+D 收藏本站

    第六十三章叶母

    自作多情?叶母怔了怔。

    叶恒眼神微黯,他转身就要回屋,门却忽然被大开。

    叶母是一个很秀气的女子,她其实远没有叶臻长得好看,但是她却很耐看,在年轻的时候,一双眼睛时常都充满了活力,即便到如今,被岁月侵蚀,但依旧活力未减,只是越发的沉淀了,变得更加的有力量。

    此刻,她定定的盯着叶恒,用前所未有的严肃声音反问:“自作多情?”

    话音斗转:“其实你只是害怕了吧!”

    叶恒微微一怔。

    叶母猛地将门甩开,眼睛微微眯起,似乎在压抑着怒气:“我一直都知道你是个好强的人,从小到大从不用我你爸操心,样样都出色,事事都优秀,也知道你是个勇敢的孩子,从来就没有怕过,可现在你怎么了?”

    “你怕什么?逃避什么?就因为元溪对你说,他不喜欢你?不喜欢你会冒着生死危险去那里救你?不在乎你会因为你的态度而生气愤怒口不择言?”

    叶恒的眼睛微微闪烁,他垂了下眼帘:“我问过他,他说当时的情景,无论是谁,都会舍身相救。”

    “这你也信?”

    “他当时很平静,并不是冲动之下的话。”

    叶母冷笑一声:“深思熟虑之后的话更加不值得相信。”

    “为什么?”叶恒微微皱眉,深思熟虑只能说明元溪好好想过了,想过之后的结果不更加的冷静理智吗?

    叶母盯着他,沉声说:“因为他要离开你。”

    因为这话,叶恒眼睛又微微黯了黯。

    这丝表情一丝不漏的落进叶母眼中,她真心是恨铁不成钢了:“怎么?离开你就是因为不喜欢你?不想和你在一起了?”

    叶恒没有出声。

    真是想不到平日里聪明一世的儿子,在感情上面竟然糊涂到了这个地步,叶母彻底怒了:“叶恒!你有没有好好想过?你自己的身份,你的背景,你的家庭还有你那该死的看起来温柔但其实却太过强势的性格!”

    “同时,你有没有想过元溪?他是一个孤儿,一个普通家庭出身的孩子,他没接触过政治,没碰到过战争,你所熟悉的一切,他都是不了解的,但是他在试着去接受,去理解。他努力之后终于向前走了一步,就是去主动救你,可是这向前迈了一步却遭到了你的一通训斥!”

    “的确,你是担心,害怕,生怕他遇到危险,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这个举动却把他给推开了?让他本来就有些自卑的心里更加的雪上加霜?”

    叶母并没有参与到这件事中,但是她是个女人,对于感情方面的事极其敏感,早在知道了元溪的存在,她就认真调查过元溪的经历,看过之后,她就隐约有些担忧。

    门第之见,她是经历过的,所以最能感受到。尤其元溪是一个孤儿,叶恒所带给他的压力只会更大,所以说,她早就想去见见元溪,最大的一方面就是想要表明自己的态度,让元溪安心,可是却因为种种原因,迟迟没有相见。

    不过她一直相信叶恒的聪明,所以也并不是很挂心,但谁能想到会出了这样的事,而叶恒的处理方式又这么的不成熟!

    叶母的一番话,就像是一枚炸弹,在叶恒的脑中轰然炸开,让他眼中闪过了一丝茫然,他声音微微颤抖:“小溪他……他……他自卑吗?”

    他完全没有想过这些,在两人的相处中,从一开始就是他在不停的主动,不停的示好,元溪只是接受,甚至鲜少有回应,直到元溪去救他,叶恒一方面担心要死,一方面其实是欣喜的,他以为小溪终于对他有感情了。

    可接下来,却是一桶又一桶的冷水,当头泼下,让他的由内而外都一片冰冷。

    自己的付出,元溪都有感觉到,可是他却说尝试过了,勉强不了。

    元溪没有再继续含糊,而是无比清晰的拒绝了他,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的自作多情,只是一场独角戏,而且还给元溪造成了困扰……

    可是叶母现在却说了这样的一番话……

    叶母长吁了一口气,知道已经把这个钻进牛角尖的笨儿子给说通了,她转念一想,又加了一句狠话:“你想永远都见不到媳妇儿和儿子,就继续在这里耗着!”

    叶恒神色一凛,从死胡同出来,他怎么能想不明白,元溪想要和他划清界限,最好的办法就是离开蓝星,而这个紧要关头他却不在蓝星!

    假如真的让元溪走了,联邦如此之大,他想要再找到他们,是何其的困难!

    更何况,他怎么可能让元溪走?

    从头至尾,他从未想过要放弃,即便元溪说出这样绝情的话,他只是想要冷静下来考虑,反思,试图用换一种方式去重新接近元溪。

    只是他一直想不明白,想不出他们两人之间究竟隔着什么。

    而现在,叶母的一番话,让他彻底想通了!叶恒直接大步出门,叶母跟在身后,快速拎上自己早就收拾好的行礼,跟了上去。

    再不出马,孙子都要见不着了,这些男人,真靠不住!

    元溪回到了农场,浑浑噩噩了过了两天,这两天他什么都没想,只是按部就班的做着该做的事,可是终究还是神情恍惚,很不对劲。

    元玉成和林素云都发现了他的异样,林素云禁不住问他这是怎么了,元溪赶紧说没事没事。

    他说了没事,林素云也不好再继续问。

    直到第二天快要天黑的时候,元溪看着林素云抱着小元哲站在小楼前,正在等他回来的场景,他顿时愣住了。

    他终于清楚地看到了林素云眼中那说不出来但却掩不住的担忧,元溪猛地清醒过来。

    和叶恒分开,是自己下的决定,既然已经决定了的事,现在还在这里又犹豫又难过的做什么?反而让身边的人跟着担心!

    回想起这几天,他简直都不像自己,思前顾后,患得患失,明明已经做出了选择,却还在期盼着什么。

    有什么必要?这样优柔寡断的,折磨的并不是自己,而是真正关心他的人!

    毕竟林素云和元玉成不是他的亲生父母,他们虽然一心为他好,但有些事他不说不提,林素云也不好意思继续追问,只能自己默默的担心。

    元溪不禁有些自责,他一直口口声声的要对元玉成和林素云好,可事实呢,他根本就没做到,反而因为自己的事让他们担忧,操心,还不敢多问。

    元溪深吸一口气,是时候放开了,既然他没法短时间内忘记叶恒,那就靠时间来慢慢消磨吧!

    冷静下来,元溪就思考了更多的东西,首先他明天要去一趟星云号,将指环钥匙和任意肌归还,以及蓝星的开发权,这些该处理的都处理好,然后他就办理移民,离开这个地方。

    他收起情绪,勉强露出个笑容,用过晚餐,他就将所有的一切都告诉元玉成和林素云……

    一家人回了屋,在明亮的灯光下,吃过了晚饭,元溪收拾了碗筷,清扫完毕,就轻声说:“爸妈,我有事要和你们说。”

    元玉成和林素云早就发现了他的异样,根据这些天的事情也隐隐推测了一些,见元溪终于要和他们谈一谈,他们也就一起坐了下来。

    恰好小元哲睡着了,一家人就面对面坐在了沙发上。

    元溪深吸了一口气,组织了一下语言,刚要开口,却被一阵门铃声给打断。

    有人来了?这么晚了……会是谁?

    一家人都有些疑惑,不过总不能将人晾在外面,元溪就去点开了视频影像,门外是一个陌生的女人,看起来年龄与林素云相仿,长相清秀,眼角有淡淡的纹路,看起来是个*笑的人。

    元溪微微皱了皱眉,这是谁?

    他打开门,问道:“您好,您是?”

    徐若昕看着眼前的大男孩,微微笑着:“你好,元溪,我叫徐若昕,是叶恒的母亲。”

    听到后面的五个字,元溪整个人都僵住了,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叶恒的母亲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真的是那句话,大脑一片空白,元溪根本不知道该做什么……

    徐若昕干咳了一声,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那个,我来的有些冒昧,也没提前打声招呼,不好意思了……不过,我们能不能到屋里说?”

    元溪猛地回神,他赶紧让开,说道:“伯……伯母,请进来。”

    与叶恒无关,他也不会将徐若昕拒在门外。

    徐若昕进了屋,元玉成和林素云也有些讶异,他们也不认识徐若昕,元溪有点不知道该怎么介绍,徐若昕就已经自顾自的做了自我介绍。

    得知他的身份,元玉成和林素云更加惊讶,不过他们毕竟不是普通人,当即就起身,将徐若昕迎了进来。

    林素云尤其周到,倒水冲茶,安排入座,一番寒暄之后,之前的尴尬也烟消云散。

    唯独元溪,仍旧进不了状态,他脑子里乱轰轰的,根本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且……这是叶恒的母亲吗?元溪其实也有想象过叶恒的母亲,他以为该是个美丽的高贵的但同时也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贵妇人……好吧,他的印象停留在之前看过的电视剧中。

    毕竟那样的家世,那样的背景,最容易产生那样的人,不是吗?

    可是眼前的叶母,却与他想象中截然不同,她的容貌不是让人惊艳的,但却是很舒服的,嘴角时常挂着笑,没有丝毫架子,而且她竟然来到了庆和农场,来到了小楼!

    元溪真心猜不到她的来意……

    而后徐若昕就表明了来意,她有些期待的看着林素云,轻声问:“不知道,我能不能见见元哲?”

    林素云微微一愣,当即看向了元溪。

    元溪回神,立马说:“您等下,他睡着了。”

    “不不……”徐若昕立即说,“我去看看他就行,不要吵醒他。”

    说完这话,她脸上挂着的笑容让元溪心中猛地一阵触动……这是非常真实的感情流露,可以看得出,她从未见过小元哲,但却早已经将这个没见面的小家伙疼到了心坎。

    元溪心中一阵发酸,他微微敛了下情绪,带着徐若昕去了卧室。

    小元哲睡得很香,他现在睡觉最不老实,早就不肯在小床上睡了,自己一个小家伙却占了大床的一半多,自从学会了翻身就不肯平躺着睡,侧着身,歪着头,左腿还像模像样的压在右腿上,这姿势不是一般的洒脱。

    元溪怕小元哲翻身摔下床,早就在大床周围都拦上了自动护栏,安全得很。

    徐若昕只看了一眼,就挪不开眼了,眼中亮晶晶的,这神情,就像是他以前见过的,追星族的疯狂粉丝见到了钟*的偶像的样子。

    元溪看着都有些想笑。

    徐若昕不敢吵醒了小元哲,只是默默的看着,白白嫩嫩的小脸蛋,胖胖的小胳膊,还有硬实的小胖腿,太可*了,这简直是从天而降的天使,让她一颗心都化了。

    看到小元哲,她似乎想起了叶恒叶容还有叶怀的小时候,也是这么粉嫩嫩的,软软的,乖乖的,让人忍不住就想戳一戳。

    元溪见徐若昕一脸渴望的样子,赶紧说道:“您抱抱他吧。”

    徐若昕却连忙摆了摆手:“不必不必,让他好好睡,我看看就好。”

    虽然是对元溪说话,但眼睛还是没有离开小元哲。

    徐若昕的这个态度,让元溪之前有些紧绷的心情彻底放松下来,有时候就是这样子,自己的孩子自己是怎样看都喜欢,可是这份心情有时候却不能去和外人分享,因为你疼到了心坎,但别人却不一定喜欢。

    可是只要想到徐若昕是小元哲的奶奶,这份割不断的血缘在,再看她对小元哲的态度,元溪心里就一阵暖呼呼的,因为他很能理解徐若昕的心情,看着这个小家伙,真的是越看越*,越看越招人疼。

    无形之中,两人的距离,却是拉近了许多。

    看了足足十多分钟,徐若昕终于将视线从小元哲身上挪开,看向了元溪,她轻声说:“不知道我能不能和你谈一谈?”

    元溪微微一愣,但他立马就说道:“您有什么事请尽管说。”

    说完,他又引着徐若昕去了书房,两人坐下来,徐若昕就说道:“我这个人,有时候挺讨人厌的,因为做事很冲动,凭感觉,所以说有些莽撞,就像今天,贸贸然就过来找你,接下来还想噼里啪啦说一堆话。”

    她笑了笑又说:“如果让你不高兴了,我就先道个歉。”

    元溪有些意外,不过他立即回道:“不会的,伯母,我没这样觉得。”

    徐若昕又笑了笑,继续说道:“那我就不管不顾的说了!”

    她来了这么一句,元溪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不过徐若昕也没让元溪开口,她接着说道:“有件事,现在几乎没人提了,不过很多人都知道,我叫徐若昕,我的父亲叫徐霸,是个土匪,可是我嫁给了叶家的二少,叶臻,生了三个孩子,如今过的很不错,夫妻和睦,儿女孝顺。”

    这一段话,让元溪猛地怔住,他的确感觉到徐若昕有些与众不同,但真的没有想到,她竟然……

    “我比谁都了解门第这个事,也切身经历了一场,说实话,我最初知道你的时候,就有些担心,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你想的比我当初要多的多,但有时候想得太多也并不全是好事。”

    徐若昕顿了一下,又看向元溪说:“所谓的家世,无非是关乎这几类人,第一是你和叶恒,第二是我和叶臻,再其他就全部是外人。”

    “我和叶臻的经历,不可能在乎这些事,而叶恒他既然*上了你,就肯定从没管过这些,至于其他的外人……”她轻轻笑了笑,“他们怎么想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日子是我们自己过得,幸不幸福是要自己去体会的,如果一直活在外人的眼中,你要怎么去幸福?人有千千万万,你能一个一个让他们满意?这是不可能的事。”

    元溪怔了怔,有些出神。

    徐若昕静了一会儿,又忽然问向元溪:“小溪,你有什么想做的事吗?理想,志向,总之就是那些想要为之奋斗的目标。”

    元溪回神,有些没弄明白,为什么话题转到了这里。

    徐若昕却定定的盯着他,不像是随口问问的样子。

    元溪想了想,居然真的开始考虑这个问题……他想做什么?

    他之前只是模糊的想要家人过的更好……却很少去真正考虑过自己想做的事……

    他究竟想做什么?

    这像是上个辈子的问题,他忽然记起在地球的时候,他在王厨手下做助手的时候,曾经一起说过这个问题。

    当时他是怎么回答的?

    “我想办个大农场,开个连锁饭店,做自己喜欢的菜,赚很多钱,让日子过得越来越好……”然后找个*人,组成一个家……

    他不知不觉的将这些话说了出来,说完了却有些不好意思,这是他的理想,可是对于徐若昕来说,是不是太渺小,太不值得一提了。

    元溪眼神黯了黯。

    徐若昕却大大的松了口气,她说道:“小溪,你看,你的志向不是去从军,不是去征战,甚至也跟政治无关,既然这样,那你为什么要纠结于不能和叶恒一起并肩战斗?”

    元溪猛地震住了,他一下子转头看向徐若昕。

    徐若昕继续说:“你所喜欢的,你所擅长的,全是叶恒不会的,比肩而立很多时候并不是在同一个区域,而是相互补充,彼此融合。你完全没必要去纠结于叶恒的成就,你的路在你自己脚下,你该去做自己喜欢的事,专注于此,当你在你自己的领域做出成绩的时候,你才是真正的你!”

    元溪整个人都呆住了,他心中的震撼简直无法用语言去描述,徐若昕的一番话,像是一道闷雷,将一直盘绕在他心间的乌云全部劈散。

    是啊,他与叶恒本来就不同!

    他认为自己是个男人,不该一直被人保护,不能一直处于被动,而叶恒给他的感觉太强,他认定自己没有可能与他比肩,所以说他对于这种无法对等的*情,退却了。

    可是他错了!

    他何必拿自己的弱点去与叶恒的优点比?他又何必因此在这里自怨自艾?自己不是一无是处,也不是一个废人,自己也有很多想法,很多事要做,他不喜欢战争,不喜欢政治,可是天下之大,他一样可以在别的地方成就出一番事业!

    他擅长的,他喜欢的,他可以做的比谁都好!在那些领域,他甚至可以超越叶恒!

    压在心口多日的阴云,彻底退散,元溪终于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这么敞亮,这么开阔,心中燃起了数不尽的热情。

    徐若昕一直盯着元溪,见他如此神情,她总算松了口气,看来是从死胡同里走出来了。

    等元溪平静下来,徐若昕眨了眨眼睛,一脸戏谑地说:“你也别太看得起叶恒,他小时候尿裤子趴在被窝里哭的视频,我这里还有留存呢。”

    作者有话要说:好久没爆发了,来了一个粗长君,希望大家喜欢!

    最近大家留言很多,尤其还有很多粗长的留言,渣龙珠每条都有很认真的看,不过却不敢回复,因为我自己本身是超级纠结的,小攻小受都是亲儿子,手心手背都是肉,看到说谁不好的,我都会自责,感觉是我把它们写差了。

    说实话,从上个周开始就有些陷入低谷,连续好几天和基友抱怨,无论是点击收藏还是留言,这些都只是些数据,但是却是在如实的告诉我,有哪些姑娘离开了,有哪些姑娘还在,姑娘们是否喜欢,又或者感觉不爽。我强烈的感觉到最近的情节不是很让人满意,所以说点击一直在跌啊跌。

    也一直和基友在研究,反思,重新看前文,虑后文,最后终于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其实我有些偏题了,我并不是一个擅长写争霸和战争的人,而这文的主要立意也并不在此,点进来的一直追着看的姑娘,想看的是与我文名和我文案相关的,可是我却弃主求次,抛弃自己擅长的改写自己的弱项。到最后只会让大家看的云里雾里,我自己写的也异常吃力。

    虽然说每个作者都该尝试新鲜的东西,该去挑战自己不擅长的,但是我似乎还没到那个阶段,我现在应该先把自己擅长的写好了,写顺了,写的扎扎实实了,之后再去考虑其他的!

    不过,叶恒和元溪的这次争吵,是早就规划好的,他们的人物设定,早晚就会爆发这次冲突,破而后立,他们的感情才能更进一步。

    再废话一些,看到有妹子说,苏缪和索非(上篇文的主角)的感情多好多好,哪里像叶恒和元溪这样纠结,但真心是人设不同,背景不同,所发生的故事也截然不同。我想要每次都尝试新的人物,新的性格,然后写出新的故事。我希望在这点上能够不断成长,不断突破。

    汗,啰啰嗦嗦说了一大堆,话唠属性又大幅度爆发了。

    好啦,回归正题!日更不坠,绝不烂尾!我一定努力让还在看的妹子一直看下去,让暂时离开的妹子常回来看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