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5章

龙柒Ctrl+D 收藏本站

    第六十四章心意相通

    元溪眨了眨眼睛,结合小元哲的形象,再稍微脑补了一下,一下子就笑出声,徐若昕似乎是回忆起来,也跟着笑了起来。

    元溪似乎好长时间没有笑的这样开怀了,发自肺腑的,浑身舒畅的,将沉积多日的郁闷都一扫而空。

    笑过了,徐若昕打量着元溪,轻声问道:“不知道那个一直躲在外面的人,可不可以见见你?”

    元溪微微笑着,他知道徐若昕的意思,从见到徐若昕第一眼,他就猜得到,所以他并没有意外,只是笑着说:“伯母,您去外面喝茶休息会儿,我去找他。”

    徐若昕眼睛一亮,连忙点头说:“好好好!”开心的倒像是个小孩子。

    元溪不由得又是一笑,他和徐若昕出了门,又跟林素云打了声招呼,这才下楼出了门。

    住在农场里就是好,视野开阔,元溪一出门,就看到了停在不远处的飞行器,而旁边正正站着一个人。

    那人似乎是站了很长时间,容貌在月色下有些朦胧,让本来有些过分精致的脸添了一丝柔软。

    元溪主动向他走去。

    蓝星有五颗月亮,所以说它的夜晚要比地球上要明亮许多,再走到距离叶恒两步远的时候,元溪已经能够清晰的看到他。

    叶恒看到元溪走过来,似乎有些惊讶,眼中还隐隐有些期盼,以及极力抑制的欣喜。

    元溪看的分明,心里不禁是一阵触动,当一个人的情绪会因为你的一个举动而备受影响的时候,你在他心中,就一定是占据了极大的地位。更不用说这个是一个情绪很不外露的人。

    元溪走到叶恒身前,定定的站住,微微抬头,望进了那双美丽的眼睛,他用很轻但却很踏实的声音说:“叶恒,之前是我骗你了。”

    他弯了弯眼睛,终于说出了那句话:“我喜欢你。”

    下一瞬,他整个人都被抱住,那双有力的胳膊紧紧环住他,像是要将他整个人禁锢,害怕他再度离开,元溪被这股大力勒的有些疼,不过他没有丝毫不满,反而双手也环上了他,默默的享受着这份炽热。

    半响,叶恒蹭了蹭他的头发,用几乎是叹息的声音说:“小溪,我很开心。”

    元溪眼中有笑意,只是轻声嗯了一下。

    叶恒又轻声说:“我很想你。”

    元溪弯着眼睛继续轻声嗯了一下。

    叶恒终于将他松开,揽着他的腰,与他对视,视线灼热且深情,他定定的盯着元溪,视线缓慢下移,最后落在了他的唇上,声音沙哑且性感:“小溪,我想吻你。”

    元溪展颜微笑,而后对着叶恒主动亲了上去。

    叶恒微微讶异,不过紧接着他就垂首将这个轻轻一碰的吻加深,这短短几天经历却像是一年那么久远,重新将这个人抱在怀中的那一瞬间,才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失而复得。

    终于承认了自己感情,解开心结的元溪,再也没有一丝胆怯,不再一味的被动接受,他也要主动起来,两个人的感情是相互的,是彼此的,不能只靠一个人努力,他会坚强起来。真正的比肩而立,并不是嘴上说说,心里想想,而是用行动来证明一切。

    徐若昕的一番话,彻底让元溪想开了,他现在的确不如叶恒,可是这又如何?仅仅是这样就退却了,他还是个男人吗?

    一直想着要平等,公平,但是他自己从未把自己放在一个正常的位置上,胡乱的对比,盲目的自卑,自己都把自己看低了,他又怎样才能站起来?

    他和叶恒之间仍旧存在了很多问题,但是仅仅是站在门口就逃跑了,他怎能如此胆小?又怎么能甘心?

    无论如何,好歹要并肩走上一段,哪怕最后无法走到底,他也没有丝毫遗憾!

    一个缠绵悱恻的热吻,让两人都有些心潮澎湃,叶恒放开了元溪,元溪喘着气,平静了一下心情,才说:“我们一起走走。”

    叶恒点点头,眼中依旧炙热,他握住了元溪的手,低声应道:“好。”

    庆和农场面积很大,因着都是刚种下的庄家,所以说视野很空旷,在五个月亮和漫天星辰之下,更是安静的只能听到风的声音。

    元溪在脑中想了一想,他已经决定了,他要用非常认真且平和的态度,不逃避不躲闪的同叶恒说一说。

    叶恒也额外认真的听着。

    “今天多亏了伯母,她的一番话让我彻底清醒过来,之前是我偏激了,只觉得我们在一起之后有很多地方不相配不适合,随之而来的就会有很多麻烦,我自认为聪明的放手,但其实只是在逃避,不过现在,我想通了。”

    他微微抬头看向叶恒,眼中闪烁着坚定的光泽:“我们共同努力吧,向未知的生活,不可测的将来,还有可能会迎面而来的困难,一起冒险。”

    叶恒微微笑着,黑眸中冷静且睿智,可如今,已不仅是包容更多的还有认同和欣赏:“好!小溪,我不会让你失望。”

    元溪弯着眼睛笑,之后他将手上的指环退了下来,交到了叶恒手中。

    “这个给你,我不能再收着它了,我想做自己的事情,等到我真正有能力能够掌管它的时候,我会帮你,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叶恒只略微顿了一下就接过了指环。

    元溪又说道:“至于蓝星的开发问题,我想我也就不参与其中了,不过蓝星的秘密终究是我发现的,不要点报酬,我就太亏了。”

    听到这里,叶恒微微皱了皱眉,刚想说话,元溪却又继续说:“可别再想拿那一亿信用点打发我,我现在心大的很,钱已经唬不住我了。”

    叶恒一怔,接着却洒脱一笑,眯着眼睛问道:“那元先生想要什么报酬?”

    “土地!”

    叶恒笑了笑说:“没问题,蓝海的海域,可以单独给你划分出……”

    “等等。”元溪打断了他的话,“我可不要蓝海的土地。”

    这下子叶恒却有些意外了。

    “我要蓝星周边行星的土地。”元溪笑的狡黠,“只要沙质型土地。”

    说到这里,叶恒再不懂,那他就别当这个星域的司令官了,他微微勾了勾嘴角:“你这算盘打得好。”

    “有机会不把握,那不是清高,而是傻子。”他扬了扬眉,“更何况我也只是占个先机。”

    叶恒沉吟了一下说:“行,星云号上有9871星域的行星分布图,明天你有时间,可以过去自己选择。”他顿了一下又一本正经的补充道,“虽然你将指环还给了我,但是小溪,你一定要时刻紧记,我还是很穷的……”

    对于叶恒的假正经,元溪狠狠的鄙视了他一下!

    不过他拿着指环的这些天,其实也心里隐隐有数,叶恒真不算富裕,那点钱,对于任何一个个人来说都是非常巨额了,但是放到一个星域上,简直是不值得一提的小钱。

    试想一下,一个公司的流动资产,动不动就花的空空的,这得是多危险的财政状况?

    不过危险也危险不到哪去,有蓝星这个摇钱树,奔小康只是时间问题。

    元溪心中打的小算盘的确是噼啪响,他不想开发蓝星,因为蓝星目前整个的规划还没有确定下来,估计叶恒肯定是自己独吞不了了,就冲着他们这次采买设备,花尽了资产也不过才买够百分之一的土地使用的设备。

    而这仅仅是设备,相应的维护人员还都没到位,真要运行起来,需要的前期投资还是非常可怕的。

    所以说在真正运营起来之后,叶恒必然会进行招商引资,将蓝星这块大蛋糕给切割开来,分摊给联邦的大农场主,一方面,能将这些商人引到9871星域,另一方面也能够大大减少政府压力。在这强有力的税收支援下,9871星域的发展一定会有长足的进步。

    元溪的想法很简单,他不想和这帮人来抢蓝星这块蛋糕,虽然他有叶恒的便利在,但是目前的形势,他开发蓝海并不占优势。

    那些大农场主,对于这方面是早就熟悉的不得了,他一个新人来竞争,根本是以卵击石,与其这样,他不如善用资源。

    蓝海想要真正激活,最缺的是什么?

    白晶石!

    虽然白晶石在整个联邦都大范围种植,即便在贫瘠9871星域种植的也不算少,但是跟蓝星这巨大需求比起来,再多都不算多。

    元溪的目的是专门开辟一个白晶石农场,全部种植白晶石,因为未来的发展前景,白晶石在9871星域,不仅会销量非常好,而且这价格必然也会大幅度增长。

    第一桶金,元溪想从这里捞起。

    越想越觉得斗志昂扬,他恨不得明天就撸着袖子大干一场。

    叶恒笑眯眯的看着,眼前这充满活力干劲十足的元溪,对他充满了吸引力,让他有种怎样都看不够的感觉。

    不过,他立即想到了一件事,而后就问了出来:“小溪,我一直没机会问,那天你是怎么带来那么多能源盒的。”

    元溪微微一怔,他看向叶恒,稍微犹豫了一下,转念却又非常坚定的说:“我们换个地方,我详细跟你说一下。”

    叶恒点点头说:“好。”他又想了一下说:“就回小楼吧。”虽然从未告诉过元溪,但是他早就在暗地里给庆和农场配备上了最全套的安全设施,在目前的科技看来,也是固若金汤的存在。

    在那里无论说什么做什么都非常安全。

    元溪也同意,于是两个人就又走了回去。

    进了屋,徐若昕和林素云已经聊的非常投机,见元溪和叶恒进来,两人都是眼睛一亮,在看到他们双手紧握之后,又双双松了口气。

    叶恒神色不变,非常淡定。

    元溪倒是有些不好意思。

    两人上前,同两位母亲说了一会儿话,这才一起上楼。

    进了元溪的卧室,叶恒就先去看儿子,这么些天,他早就想儿子想的不得了,以前从未见过的时候,还没觉得有这么挂念,可是见了之后再让他不见,这心里的落差,真的是非常折磨人。

    小元哲睡得四仰八合,对于爸爸们之间的事丝毫不知。

    叶恒悄悄的在他额头亲了一下,这睡得正熟的小家伙居然勾了勾嘴角,扯出一个浅浅的笑。

    元溪在一旁看着,忽然间很感慨,父子连心,有时候真的非常奇妙。

    看着眼前的情景,再想想两人之前的争吵,忽然觉得有些可笑,他自己是个孤儿,最了解没有父母的痛苦,可他居然还想要让小元哲也试一试单亲的滋味……

    元溪不禁摇了摇头。

    见叶恒满足了对小元哲的思念之情,元溪这才开始正式向他摊牌。

    “我说的这些,可能有些超现实,不过的确是发生在我身上的。”

    叶恒点了点头:“你说吧。”

    元溪组织了一下语言,将生活系统大体描述了一番,有哪些技能,如何积累熟练度,以及熟练度满额之后还会升级,升级了有什么奖励,都一一说了出来。

    叶恒一直都很认真的听着,直到元溪全部说完,他才询问道:“不知道能不能让我看看那些奖励?”

    元溪点点头,从铁箱中拿出了最具代表性的一样——*干净的鸡毛掸。

    他瞅了瞅四周,最后对着桌子扫了扫,灰尘立马去无踪,这可能还不算太夸张,元溪又拿出了被小元哲‘玷污’的还没来得及清洗的小衣服,鸡毛掸一挥,立马干净如新。

    叶恒笑了笑说:“这倒是个好东西。”

    元溪也嘿嘿笑着,接着他又变戏法一般的将整张桌子都收进了铁箱,之后又拿了出来。剩下的不太方便展示,元溪就没一一使用,只是大体给叶恒介绍了一下。

    叶恒看完之后,就陷入了沉思。

    元溪有些忐忑的看向叶恒。

    叶恒定定的看向元溪,刚要开口说话。

    ‘啪嚓’一声,同时在两人耳边响起,两人都是一愣,一起向着声源处看出。

    原来是之前元溪倒腾铁箱的时候,将那颗养殖术升级后奖励的大白蛋给拿了出来,而此时正是那蛋破壳的声音……

    作者有话要说:接下来……猜猜蛋里是个啥【嘿嘿嘿

    感谢星辰扔了一个地雷

    月仙儿扔了一个手榴弹

    攻德君扔了一个地雷

    星辰扔了一个手榴弹

    *你们!!!!!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