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6章

龙柒Ctrl+D 收藏本站

    第六十五章房中之术……升级了

    元溪眨巴眨巴眼睛,他养殖术升级的时候正是心情最糟糕的时候,虽然知道得了个奖励,但却一直没拿出来看看,甚至连鉴定术都没拍,而刚才给叶恒展示的时候,无意中到把这个大白蛋给拿了出来。

    而这时候,这颗蛋蛋居然要破壳了。

    他走过去,细细打量了一番这颗蛋蛋,白色的壳,看起来个头比鹅蛋还大许多,两只手才能捧起来,而现在,白白的蛋壳上方,有一条小裂缝,刚才的声音就是这个裂缝造成的。

    叶恒也过来了,和他一起看着,他问道:“这是枚什么蛋?”

    元溪摇了摇头:“不知道……还没研究,是养殖术升级后奖励的。”

    两人就一起守着,等着蛋壳破裂,看里面到底是个小家伙。

    撞开这个裂缝,小家伙似乎累坏了,足足五六分钟都没动静,元溪都忍不住想给它砸开了,倒是叶恒非常有耐性的看着。

    见叶恒这样,元溪只得收起了砸蛋壳的心思,也默默的盯着。

    好在这小家伙感受到了来自主人的恶意,于是再度奋起,狠狠的从里面撞了一下,总算蛋壳上又裂开了一条缝。

    只不过这次更累了,动了这一下是彻底累趴下了,休息了更长时间。

    元溪忍不住抱怨:“这个小笨蛋。”

    叶恒笑:“我看是个小懒蛋。”

    元溪无比认同,又等了十多分钟,这颗笨懒蛋终于再度动了,这次似乎是攒足了劲,真心是豁出去了,比之前两次都要大劲的多,白色的蛋壳终于承受不住这猛烈的撞击,从顶端开始破裂,而后哗啦一下子,竟然全部散了。

    乳白色的液体淌出来,一个小家伙正屁股朝上,脑袋在下的趴在那里,没了蛋壳的支撑,他吧唧一下,圆润的滚在地上……

    元溪赶忙上前,伸出将它接住,这是个只有巴掌大小的小东西,浑身都金灿灿的,是真的金,像金子一样发着光的那种,小脑袋,瘦长身体,一双金色的翅膀,小小的爪子和长长的尾巴……

    叶恒也在看着,他皱了皱眉,迟疑的问:“龙?”

    元溪嘴巴抽了抽……将这小家伙捧在手中,细细的打量起来,虽然只有巴掌大,看起来很柔弱,但这形状造型……还真挺像只小龙崽崽。

    似乎知道有人打量它,小崽崽睁开眼,一双金色的竖瞳,本该是霸气侧漏的造型,现在却奶声奶气的,它张了张嘴,没有声音,又张了张嘴,竟然打了个小喷嚏,还喷出点小火星星。

    它甩了甩小脑袋,似乎舒服些了,看向元溪:“咕啾……”

    元溪整个人都石化了……艾玛,别随便卖萌啊亲,这是犯法的!

    叶恒也看过来,他伸手戳了戳小龙崽,小龙崽就扭过头看向他,又是一声:“咕啾。”

    叶恒脸上板着,但眼中却盈满了笑意。

    元溪觉得好玩,也伸手戳了戳它,小龙崽这下不让了,一下子含住了元溪的手指,把元溪吓了一跳,可紧接着,小龙崽就皱着小脸,满脸嫌弃的将他的手指吐了出来。

    这一下子,把叶恒给逗笑了,元溪却火大,对着小龙崽的屁股来了一下,小龙崽就瘪瘪嘴:“咕啾……”

    戳弄了一会儿,这小龙崽除了一脸委屈的‘咕啾’之外也没啥别的本事,不过倒是见到什么就要含一含,尝到味道不对,就一脸嫌弃。

    元溪是养过孩子的人,他顿时心有感悟:“难道是饿了?”

    “应该是。”

    “可是给他吃什么?”

    这话刚问完,叶恒和元溪就异口同声:“奶。”

    元溪将小龙崽给叶恒捧着,他起身找了一个小元哲已经不用的小奶瓶,清理了一下,而后冲兑了一勺奶粉,这动作他做过了千百次,因此是无比流利,冲好后他拿过来递到小龙崽身边。

    小龙崽整个身体也就比奶瓶大了没多少,它含了含奶嘴,吸允了一下,金色的眼睛立马更加亮澄,小爪子干脆利落的捧着奶瓶,就开始咕叽咕叽喝个不停。

    还真是饿了。

    不到五六分钟,小龙崽就喝完了一瓶奶,那眼睛亮晶晶的,一个劲的围着元溪“咕啾,咕啾咕啾”像个小苍蝇似的飞来飞去。

    元溪无语:“看来还没吃饱。”

    叶恒主动请缨,起身去冲奶粉,虽然他没干过这事,不过学习能力真的没话说,只看了一次,就驾轻就熟,分分钟就搞定。

    小龙崽又开始捧着奶瓶喝,这小家伙别看个头不大,胃口真心不小,咕叽咕叽的足足喝了五瓶奶,才躺在床上,挺着鼓起的大肚子,打了个响亮的饱嗝……

    只是这造型,元溪皱了皱眉,原本该是个带着翅膀的瘦长中国龙的样子,这一挺大肚子硬是成了西方小恶龙……

    小龙崽吃饱喝足非常享受的躺在床上,一脸的迷醉,而这时候,在一旁睡得香甜的小元哲却醒了过来,他一睁眼,就看到了身边金光闪闪的东西。

    顿时眼睛一亮,小胖手一抓,准确无误的抓住了小龙崽的尾巴。

    龙崽崽还不明所以的,尾巴被捉住,本能的就挥着翅膀要跑路,可实在个头小力气不大,愣是使出了吃奶得劲都飞不出小元哲的爪子……

    龙崽崽欲哭无泪,小元哲笑的咯咯咯。

    小元哲现在正是见到什么啃什么的时候,手里抓了这么个金闪闪的宝贝,毫不犹豫的就往嘴里送,龙崽崽正在挥着翅膀跑的,小脑袋扬的高高的,这一转弯,正好对上了小元哲。

    两人打眼瞪小眼,相较于龙崽崽的一脸迷茫,小元哲弯着眼睛就笑了,然后吧唧一下,两人一丝不歪的亲上了……

    时间定格了,元溪和叶恒这才反应过来,赶紧将一人一龙给分开,小元哲对此很不满,还没玩够呢……怎么跑了……

    再看龙崽崽……元溪顿时满脸黑线,龙大爷,你脸红个毛啊!

    于是这天晚上,叶恒和元溪提前体会了一把养双胞胎的美好滋味。

    直到两个小家伙都睡着,他们才松了口气,这一番折腾,却已经是凌晨了。

    徐若昕已经留宿在客房,叶恒对着元溪眨眨眼睛又微微一笑,元溪心跳一加速,愣是说道:“留下吧。”

    说完,他自己脸蹭的就红了,妈蛋,不要误会,只是单纯睡觉,不是在约炮!

    叶恒目的达成,原本那扮柔弱的微微一笑就变了味,小红帽瞬间化身大灰狼。

    他长手一伸,将元溪整个人抱在怀中,对着他的耳朵蹭了蹭,热气扑进脖子里:“小溪。”

    元溪脸有点红,身上有些不自在,他闷声闷气的应道:“嗯。”

    “我*你。”

    这缠绵悱恻的话配上那低沉性感的声音让元溪心跳陡然加速,浑身都是一阵发热,他不敢露脸,只勉强开口说:“睡……睡觉。”

    叶恒没有再说话,元溪略微松了口气,他心里稍微有那么点庆幸,貌似上次他也和叶恒睡过一次,什么都没发生,还是很君子的。

    只不过下一刻,‘君子’就开始不老实了。

    叶恒从背后抱着元溪,原本安分的放在他腰间的手开始挪动,他隔着衣服在元溪的腰上摩擦了一阵,而后就伸手探了进去,炽热的手掌碰触到微凉的肌肤,让元溪整个人都微微颤抖了一下。

    叶恒的手指像是带着某种魔力,在他身上游走,掀起一阵又一阵的战栗,他试探的摸索,在某些点上额外加重了力道,这恰到好处的抚摸,暧昧的气氛,让元溪的身体被撩|拨的难受,他忍不住按住这修长的手:“叶……叶恒。”

    叶恒轻声反问:“嗯?”

    说着他翻了□,将元溪置于身下,自己俯在元溪上方,由上而下的看着他,因为背光,他脸上的阴影分明,使精致的五官显得越发立体,而那双黑眸,此时更是幽深的触人心魄。

    他定定的盯着元溪,眼中的炙热和渴望毫不掩饰,俯□,俯□贴近了元溪,在他耳边低吟更像是要将声音嵌入他心底:“我不会放手了,元溪,你真的没有机会了。”

    元溪看着他,眼中有朦胧的水雾,可是下一刻他却展颜一笑,用清脆的声音说:“叶恒,你真好看。”

    叶恒微微一怔,接着他笑了,一个异常魅惑的笑容,让元溪整个人都傻住了。

    在他傻住的时候,叶恒却垂首,吻上了那温润的唇,双唇相接的触动似乎同时抵达了两人的心底,原本想要温柔一些的叶恒却忽然间觉得无法控制,推开牙关,狂热的入侵,探索到那软软的小舌,纠缠着,索取着,像是饥饿了一个冬季的野兽,终于捉到了猎物,再也不肯放手,也绝对没有人可以抢走。

    让人大脑空白几乎窒息的热吻,元溪试图回应,却只会迎来更加强烈的索取,让他根本无从招架。

    总算叶恒松开他的时候,元溪简直以为自己会溺水,不过还没有结束。

    不再是之前温柔的*抚,叶恒将他的衣服掀上去,大片的肌肤□在空气中,因为丝丝凉意,胸前的两点羞|耻的挺立起来。而叶恒的视线就再也没有挪开过,像是犹如实质的,扫过之处带来阵阵热意。

    他低头,用嘴唇*抚,用双手逗弄,元溪再也说不出多余的话,一阵阵的麻|痒,让他想要蜷缩起身体,可偏偏双手被控制住,逃无可逃。

    胸前两点被特殊照顾,灵活的舌和手指,让一阵难以言喻的情|欲直逼脑际,元溪感觉到小腹的燥热,以及那已经涨的发疼的硬挺。

    可是叶恒却像浑然不觉一般,只顾着亲吻上身,性感的锁骨,粉红的挺立,还有柔韧度极好的腰身,以及平坦却结实的小腹,这是非常美丽的身体,充满了活力和健康还有满满的诱惑力,他不疾不徐的*抚,耐性十足的做齐了前戏。

    但是元溪却忍不了了,叶恒迟迟不肯顾及他那要命的地方,他已经忍不住要自己动手,可是不等他有所动作,双手就被锁住,被强行按压在头顶,根本挣脱不开。

    元溪忍不了了:“叶恒……”

    “嗯?”从鼻音发出的声音,带着撩人的热气,“想怎样?说给我听。”

    元溪怎么说得出口,可是手被锁住,敏感点不停的被逗弄,下面已经涨的他无法忍受,他太久没有性生活了,这番挑逗和*抚,真的让他抵达了临界点,一秒钟都无法忍受。

    终于放下了羞耻心,元溪几乎是哀求道:“帮帮我。”

    一直盯着元溪的神情,关注着他所有细微的变化,知道他已经濒临临界点,叶恒松开了他的手,将他的长裤退下,握住了那已经无比坚硬的物事。

    猛地被照料,这直逼脑门的快|感,让元溪一声低吟出声,而紧接着,叶恒垂首与他唇舌相交,火辣的热吻以及身下快速的套|弄,都让元溪彻底承受不住,太久没有发泄过,积累的情|欲像是绝提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根本无法忍耐,在一声闷在嗓子的呻|吟之后,元溪彻底抵达了顶峰,高|潮像是绚丽的焰火,在暗夜的天空绽放出无与伦比的美丽。

    元溪久久不能回神,往日里圆亮的大眼睛,此刻微微眯起,眼角不经意的流露出一丝不可言说的妩媚。

    叶恒看在眼里,心中微微一动,像是有无数的蚂蚁在心头游走,这滋味真的是痒的不得了,而他其实也早就忍到了边缘,看着元溪这被情|欲染红的身体,黑眸幽深,里面燃烧的浴火像是要将人焚烧一般炽热。

    他挥挥手,开了一个遮音立场,而后就着润滑的液体,探入了那隐蔽的洞穴,高|潮过后的身体柔软且毫无防备,轻轻按压,就滑入了一个紧致而温热的地方,这奇妙的触感让他回忆起那场久远但却非常迷人的性|*。

    叶恒熟悉元溪的身体,比他想象中还要熟悉,异物的入侵让元溪不适,可紧接着的热吻和敏感点的刺激,让他忘却了排斥,再手指添加到三根的时候,叶恒猛地抽出了手指,那软嫩的洞穴竟然还微微蠕动了一下,简直是在舍不得。

    黑眸幽深,若说之前还有一丝因为不想伤到眼前人而坚守的理智,那么现在就已经烟消云散,强势的进入,过大的尺寸让本来做足了前戏的身体仍旧忍不住剧烈颤抖,飞上云端的元溪被这一阵巨疼给硬生生拖了下来,他脸色惨白,声音有些哽咽:“疼,很疼。”

    叶恒俯□,琐碎的吻落在他身上,试图等待他适应下来,但是那紧致的地方实在太过于迷人,剧烈的收缩着,火热湿滑,如同身处天堂一般醉人心魄。

    叶恒缓缓的动了,极力压抑着速度,在这种几乎称之为痛苦的忍耐之下,终于看到了元溪紧皱的眉头微微放松,苍白的脸上再度染上了红晕,速度彻底无法控制,深深的进入,而后离开,紧接着是更加猛烈地攻击。

    而在这不断挺进中,忽然擦过了一个点,元溪顿时低低呻|吟出声,叶恒紧紧锁住他的眼睛,对着那个地方猛地一挺,这强有力的一下,让元溪整个人几乎弹跳起来,无法控制的声音脱口而出:“不!不!叶恒!不要!”

    若不是提前撑起了遮音立场,这声音几乎能让周围的人都给震醒,叶恒抚摸着他光洁的后背,声音低哑:“小溪,你那里……在吸我。”

    伴随着这无比情|色的一句话,又是非常精准的一下挺进,元溪的身体和精神遭受了双重刺激,几乎无力承受,这太超乎想象了,完全无法描述的快|感,他从未体会过,这简直能够让人疯狂!

    原本疲软的下|体再度昂扬挺立,没有任何触摸,那顶端却已经流出了液体。

    受不了了,真的受不了了,元溪彻底放纵了,他甚至想象不到自己喊出了什么,似乎在哭求,但却不是在求着让叶恒停下,反而是在不停的索要,像是离开水的鱼,急需大量的水,才能够拯救自己。

    无比疯狂的性|*,甚至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结束的。

    元溪整个人都昏睡过去,他模糊的感觉到有人在帮自己清理身体,可是手指划入那里,不小心又碰到了那地方,却再度激起了一阵热意,在水中,他被再度贯穿,又是一轮让彼此疯狂的强烈索取。

    直到再度发泄,元溪意识到自己躺在了床上,一双强有力的手从他腰间穿过,将他整个人抱在怀中,很温暖很舒适,让疲惫的身体得到了缓释。

    他依稀听到耳边有那熟悉低沉的声音,因为欲|望的发泄而带着丝丝性感:“小溪,那是你与生俱来的天赋,不要顾忌,不用担心,想做什么就去做,我会在你的背后。”

    这一声简单的承诺,让元溪不自觉的勾起了嘴角,好像心中的一个重担蓦地放下,身体都轻松了许多。

    在最后即将陷入沉睡的时候,他好像听到了系统的提示音,但究竟提示了什么,却怎样都听不清了……

    作者有话要说:o(* ̄▽ ̄*)ゞ是条龙,我果然脱不了俗,对龙总是有种特殊的情感啊摔……

    嘛,房中之术他一下子就升级了。顺便嘘一声,千万别去揭发我,呜呜呜。

    感谢猪猪侠扔了一个地雷

    蝶清之翼扔了一个地雷

    么么哒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