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70章

龙柒Ctrl+D 收藏本站

    第六十九章最难升级的技能

    薇薇安·阿尔夫看向元溪,一双美目轻柔柔的,嘴角挂着浅浅的笑,她得体的向元溪问了好。

    叶恒又像元溪介绍了薇薇安:“这位是国会直派官员,薇薇安·阿尔夫部长。”

    元溪也笑着问了好,薇薇安很漂亮尤其还很温柔,让人看第一眼就挺喜欢,即便元溪不喜欢女人,但不妨碍他那极为正常的审美。

    若是往常,这时候陆萧必然会十分骚包的来搭讪,但很不好意思,他现在深知自己闯祸了,所以规矩的活像回到了还没发育的时期,绝对的目不斜视。

    简单的寒暄之后,双方就分开了,叶恒将接待的工作转交给了明右,然后和元溪一起回了庆和农场。

    在飞行器上,元溪禁不住打趣他:“少将,你真舍得把那么美丽的姑娘撂那儿?”

    叶恒板着脸:“她很好看?”

    “当然,”元溪回忆了一下,啧啧道,“那长发简直跟金子一样,我真没见过那么漂亮的颜色,那皮肤也真好,脸蛋也漂亮,身材也真不错,只不过……”

    叶少将多云转阴,眼看着就要打雷下雨。

    元溪偷瞄他一眼,心里憋着笑,终于把一句话说完:“只不过……没你好看。”

    雷没打下来,不过也没那么快转晴,叶少将稳重且矜持,冷哼一声:“得了,你刚才一直盯着她看,还笑的那么开心。”

    元溪总算忍不住了,他笑弯了眼睛,悄悄握住了叶恒的手,说道:“我又不喜欢女人。”

    叶少将反手握紧元溪自动送上门的手,不过一张俊脸还是板的很正:“如果她是男人你就喜欢了?”

    元溪一边看着自己被握的死死的手,再看看这位吃着干醋浑身散发着快来哄我的气息的男人,顿时觉得有些哭笑不得。

    末了他心一软,就低声说:“我只喜欢你。”

    叶恒猛地转头看他,他等的就是这一句话,听到之后顿时心满意足,而后他缓缓地笑了,这笑容如同冰原上蓦然绽放的清贵雪莲,美丽不可方物。元溪心中砰的一跳,都说陆萧那张脸很艳丽,但此时,元溪却觉得叶恒这个脸蛋才是真妖孽,陆萧和薇薇安加在一起都比不了他分毫。

    只不过,叶恒这般模样,别人看不到,只有他能看到,是专属于他的。

    元溪微微发怔,叶恒却凑近他,低头吻在了那个浅色温润的唇上,一如既往的让人痴迷的触感,仅仅是一个吻就能让他心跳加快,呼吸急促,不自觉的开始渴望更多。

    元溪开始回应,双手不自觉的环上叶恒,微微仰头,让他吻得更加轻松,更加深入,这种细微的姿态却让叶恒将他拥的更紧,像是要勒入骨肉,融为一体,激烈的,炽热的,让人忘乎所以。

    双唇分开的时候,元溪才吸入了一口凉气,烧上来的热气稍微减了一些,可下一瞬,叶恒却顺着他的下巴轻轻的向下亲吻,下颚,喉结,一路延伸到了锁骨,这轻吻辍吸像是一点点微小的星火,可是所到之处却燃起了熊熊欲|火。

    元溪一边难耐的忍受,一边出声制止:“叶恒……不要,我们在飞行器里……”

    一句话说的断断续续,分明是在制止但音调却像是在呻|吟,他双手紧紧的揪住了座椅的把手,似乎这样才能够压抑住想要迎合的欲|望。

    叶恒头都没有抬,他在元溪话音刚落的时候,蓦地将他上衣撸上去,微红的两点暴露在空气里,因为些许凉意而颤巍巍的惹人怜爱,他眸子倏地变深,俯首含住了,用舌头轻轻逗弄,换来了元溪急促的呼吸声,拒绝的力气越来越小……

    叶恒的亲吻让那抹微红变得艳丽,他满意的注视着,而后袭向了下一个,左手也顺着元溪光滑的小腹向下抚摸,解开腰带,滑了进去,握住了那个已经变硬的东西。

    猛地与炽热的手心接触,元溪禁不住一个颤栗,他浑身像是有电流窜过,大脑也开始不那么听使唤,不过好歹他还知道现在的场所不适宜这种活动,于是再度断断续续的开口:“我们……我们……”

    “别怕,没人看得见。”

    说完这句话,他竟然垂首,含住了那被套|弄的硬的不行的物事,元溪的理智彻底飞走,温热的口腔和灵活的舌头,差点让他当场缴械。

    叶恒感觉到了他的脉动,舌尖在顶端扫过,手指也摸向了他身后的小|穴,一根手指轻易滑了进去,在某处用力顶弄,就换来了元溪一声无法抑制的呻|吟。

    温软的小|穴居然还自动的分泌除了润滑的液体,这更加方便了手指的进入,在双方夹击之下,元溪不到短短一分钟就彻底忍不了,发泄而出,抵达了情|欲的顶端。

    他正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中,叶恒就已经将他所有的衣物都退去,座椅调平,分开他的双腿,动作轻缓但却有力的推了进去。

    这巨大的硬物挺进来,刚刚已经温软的小|穴又开始剧烈收缩,虽然已经做过多次,但还是撑的很疼,元溪脸色有些苍白,眼眶微微泛红,眼睛湿润显得比往常要柔弱许多,他发出细碎的呻|吟声,直到叶恒全部进去,才发出一声短促但却高昂的尖叫,像是很疼但却又有说不尽的快|感,媚的让人骨头都酥了。

    这一声呻|吟像是这世间最好的催情剂,让叶恒眼眸幽深,其中欲|火燃燃,越发控制不住,深入浅出,高节凑的撞击伴随着淫|靡的水渍声,还有那忘情的话语,奏成了一曲旖旎暧昧的性|爱交响曲。

    元溪微微眯着眼睛,他知道自己全身赤|裸,可叶恒却依旧穿着深色的衬衣,唯独领口被大幅扯开,露出了性感的锁骨和迷人的胸肌以及那若隐若现的结实小腹,而下|身的修身长裤却根本没有退下,只是那硬的堪比钢铁的炽热家伙却已经埋在他体内,一下一下精准且强有力的挺撞让他失声呻|吟,西裤偏硬的材料摩擦着细嫩的肌肤,更是带来了一阵又一阵的战栗。

    紧致窄小的空间,热腾的气氛和一室的旖旎,而窗外却是蓝天无际,这剧烈的反差,鲜明的对比刺激着感官、精神,带来一阵强过一阵的快感,让身体所有的细胞都敏感到了极致,轻轻一碰都摩擦出磨人的火花。

    在窄小的飞行器中,在蔚蔚蓝天上,他们忘情的相拥、索取,抵死缠绵,直到最后共同到达了那美好的让人心醉的天堂……

    白天高兴了,到了晚上……叶恒却郁闷了。

    一天只能做一次,做多了要倒扣熟练度,这是什么坑爹的设定!

    大晚上的,只能抱着媳妇儿睡觉,有比这个还闹心的事吗?

    叶恒郁闷,元溪却很高兴,他头一次觉得,这系统君太科学了,太人道了,简直不能更善解人意!

    他老神在在的趴在床边翻看着小行星的资料,心里暗爽的不行。

    叶恒坐在一边,一双黑眸盯着他,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总感觉元溪越来越好看了,原本的样貌就很让人舒服,皮肤和身材也很好,可如今,叶恒的视线落在他领口大敞后裸|露的锁骨上,那皮肤细致的像是能将人的手吸住,手感好的不像话。

    而那大眼睛微微眯起的时候,无意中流露出的神态,简直是在勾人……就像此刻……

    叶恒定定的看了一会儿,霍的站起身,手不老实的摸过去。

    元溪一惊,回首望进那双黑眸,看到里面的燃起来的热火,他赶紧说:“喂喂,别乱来,会到扣熟练度的……”

    叶恒亲吻着这迷人的唇瓣,掰开他修长性感的长腿,有力而不容人拒绝的顶了进去,如愿唤来一声难耐的低吟,叶恒垂首,轻轻含住那抹嫣红,低沉沙哑的说:“扣就扣吧,明天补回来。”

    房中之术:让你们小瞧我!老子绝壁是最难升级的技能!

    星云号客用休息室。

    薇薇安·阿尔夫刚刚用餐完毕,回到休息室,正要将接手的资料认真整理一下,她大学主修的经济学,在联邦政府财税部任职,每隔三年,会有一次外派的就职,像她这样的阶位,一般是担任某个将军封地的财税部部长。

    这样关键部门的联邦直派官员,正是国会控制封地的手段之一,每个封地的司令官都必须接受安排,而直派官员虽然听令于司令官,但他们真正的直属上级却依旧在国会中。

    他们往常的工作是辅助司令官治理封地,但却手握着经济和资源的命脉,一方面即时客观的关注封地的发展情况,另一方面也能够确保封地每年上缴的税款没有任何遗漏。

    所以说每个封地的司令官对于这些直派官员都是比较重视的,不说供起来,但肯定是要和颜相对,以礼相待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视孙女如心肝的萨利·阿尔夫才会准许薇薇安外派,本来按照薇薇安的家世和资历,是会被任命到非常繁华且重要的星域任职,但是薇薇安向萨利提了这么个要求。

    萨利没有逆了孙女的心愿,稍微说了一句,这任职书就降临到9871星域。

    而薇薇安也得偿所愿的见到了叶恒,当然……同时也见到了元溪……

    她美丽的眸子微微黯了黯,轻轻叹了口气。

    这时候却传来了门铃声。

    薇薇安看了眼影像,是李泰熙,想了想就让她进来了。

    李泰熙正是之前跟在她身后的清秀女子,她换了一身衣服,依旧是精致昂贵的一片式裙装,款式是新潮的,只是这颜色……

    薇薇安只扫了一眼就没再多看,皮肤没有很白,挑战粉色的衣服的话,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只是李泰熙却浑然不觉。

    李泰熙的家世在北京星只能算得上普通,不过是有些钱财,而后通过关系入了国会,她很努力的想要向上爬一爬,但是却总遇到千难万阻,折腾了三年,最后的政评分数仅仅是刚刚及格。

    政评分数低,就意味着外派的地方很贫瘠,这样的外派任职简直就是去遭罪的,而且没有任何前途可言,本来她是非常不满的,想着花尽了钱财也要活络一下关系,调到一个富裕的地方。

    她还未来得及张罗,一个大喜讯从天而降,她竟然被外派到了叶恒叶少将所属的星域,而且一同前往的还有阿尔夫家的大小姐薇薇安!

    这简直是天降馅饼,李泰熙兴奋极了,她暗下决心,这次一定要把握好机会。

    她用了心思,知道这次一定要把握住薇薇安的喜好,只要能攀上这位大小姐,以后的前途还不是一片敞亮!

    而后她也做足了功课,薇薇安这样的家世这样的背景,居然会来9871星域任职,那意图,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摆明了是冲着叶恒来的。

    一路上,李泰熙费尽心思的讨好薇薇安,薇薇安本就是个性格好的,李泰熙的一番努力没有白费,两人居然也熟稔起来,这段时间的接触,李泰熙对薇薇安却由最初的利用巴结的心思慢慢转变了。

    薇薇安的确是个好女孩,温柔安静,这样的身份偏偏还不骄不躁,做事稳妥耐心,处处为人着想,对李泰熙更是没有丝毫看不起,两人平等相交,互诉心事,让李泰熙简直有种遇到了人生知己的感觉。

    不知不觉两人倒是成了无话不谈的私密好友。

    薇薇安没有架子,人又温柔,李泰熙却是个要强的,见她性子软就难免为她着急。

    “薇薇,你就是性子太好,不争不抢的,你看看那个元溪,有哪点比得上你?不就是占了个先机,不要脸不要皮的巴上叶少将,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样子。”

    薇薇安知道李泰熙的脾气,就轻声说道:“别这么说,我看着他挺好的,很帅气很干净的男孩。”

    “干净?哪里干净啊!你是没看到,之前叶少将没过去的时候,他正和另一个男人在那里拉拉扯扯的不知道做些什么!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干净的了,你就是太天真了!”

    薇薇安微微皱了皱眉头说道:“泰熙,你别这样,我们并不认识他,也没有接触过,不要在背后妄议别人。”

    见薇薇安这一脸和顺的样子,李泰熙越发的恨铁不成钢:“你不懂!真不懂,同志圈乱的很,你根本就没接触过,那些喜欢被人压的男人,根本就没有干净这两个字可言,是个男人就行,一夜情简直是家常便饭。”

    薇薇安脸色微变,严厉制止:“泰熙!不要再乱说了!”

    李泰熙见她真要生气了,就闭了嘴,她知道薇薇安的性子,赶紧又说了几句好话,将她安抚下来,不过她心里却越发的愤愤不平,薇薇安哪里不好?无论是家世人品还是性情都比那个什么元溪好了千百倍,可是却只能偷偷的暗恋,半点不敢说出自己的心思……

    薇薇安见李泰熙岔开了话题,就松了口气,她认真的将手上的资料看完,回头看见李泰熙,想起自己刚才对她语气太重了,毕竟泰熙也是为了她好,心里就有些愧疚,而后就说道:“泰熙,我这里有个罗莎娣的耳环,正好衬你这身衣服,你要是不嫌弃,就拿去吧。”

    李泰熙眼睛一亮,罗莎娣的耳环!我的天,这家的所有饰品都是独一无二量身定做的,而且那材质都是最顶端的,价值根本不是能够用钱来衡量的,所代表的是真正的权势和地位!

    可是薇薇安竟然就这样随手送给了自己,李泰熙心花怒放的同时也越发坚定了,她一定要帮帮这个软弱的小姑娘!

    作者有话要说:房中之术:老子最近戏份略多啊,都出场这么多次了怎么就没听到掌声!你们也想被倒扣熟练度吗!【怒指

    感谢李松儒扔了一个手榴弹

    王子扔了一个手榴弹

    月仙儿扔了一个地雷

    飞羽扔了一个地雷

    么么哒~爱你们!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