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72章

龙柒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十一章新的发现

    准确点说,是元溪错愕了,他握住了叶恒手的同时,耳边就传来了系统呆板的提示音:“道具未修复,不得进行技能共享。”

    这……这是个什么意思?!

    他脸上定格的惊讶,叶恒也看在眼中,他问道:“怎么了?”

    元溪呆了半天,才眨眨眼睛,将刚才听到的声音说给叶恒听。

    叶恒听完,黑眸微眯,沉吟了一下,却先说道:“把手套给我。”

    元溪没有犹豫,摘下手套递给了叶恒,叶恒的手比元溪的要修长许多,不过这手套本身就号码比较大,他也戴的上。

    元溪心中好奇,连忙问道:“有什么感觉吗?”

    叶恒摇了摇头:“就是一个非常平常的手套,材质有些硌人,算不上舒适,而且眼下的气候有些闷热。你戴上之后是有什么提示吗?”

    “是的,我戴上之后会出现三个空格,不过现在只记载了一个‘种植白晶石’。”

    叶恒松了口气,将手套摘下来还给元溪:“看来目前是只有你能够使用,别人戴上并没有异样,这就好。只是不知道”他话音转了一转,“修复后会怎样。”

    系统提示的虽然只有一句话,但元溪和叶恒共享过房中之术,所以说对于这一句话心中却隐隐是有数了。

    道具可以共享,指的是被共享人也能够使用手套的能力?还是直接将种植术都共享了?而共享之后呢?

    这些技能可不像房中之术,是需要双方一起才能催动的技能,这种植术完全是单独一个人的,若是共享了,那会不会分摊元溪的能力?又或者会不会导致元溪失去能力?

    这些问题,在手套没有修复之前是找不到答案的,不过经过这个启发,元溪又有了其他的联想。

    他现在手上的道具,手套和厨神之刃都是破损的,未修复的,小锅铲看起来也不是完全状态,而铁箱和鉴定仪都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唯一一个例外就是爱干净的鸡毛掸!

    元溪猛地看向叶恒,心中升起了一个念头,既然手套会提示共享,那鸡毛掸呢?

    他赶紧拿出鸡毛掸,递给叶恒,叶恒明白他的意思,接到手中。

    元溪兴致勃勃地说:“来来,给我扫一下上衣!”这鬼地方风尘仆仆的,他又劳作了两个多小时,米色的上衣早就乌七八黑了。

    叶恒点点头,拿着鸡毛掸对着他上衣扫了扫,扫完之后,两双眼睛同时盯了上去,而后,元溪失望了,没有效果……

    难道只有手套能够共享?等等……他忽然想起来……

    叶恒就接口说道:“我们还没有共享道具。”

    “对!快,快来,握住我的手!”

    之前触发手套的提示,就是因为元溪带着手套握住了叶恒的手,此时他们原样复原,元溪握住了鸡毛掸,然后就示意叶恒握上来。

    叶恒却顿了顿,谨慎的说道:“一会儿假如提示你道具共享,你不要点确定。”

    元溪疑惑:“为什么?”

    “不能确定共享之后你是否有什么损害,所以还是慎重一些。”

    元溪微微一怔,紧接着却笑了:“没关系,只是清洁术,并不妨碍,哪怕技能丢失了也没关系,更何况,既然是共享,应该是双方都有,丢失的可能性不大。不要担心。”

    元溪这么一说,叶恒想了想也就点头了,一来,他是唯一知道这个秘密的,元溪想要找人试验技能共享也只能找他,二来,元溪说的也对,既然是共享,即便不像房中之术那样共赢,相信也不会有什么大的伤害。

    想到这里,他就握住了元溪的手。

    这下子,系统音果然响起:“符合共享条件,是否进行道具共享?共享后,清洁术熟练度扣除一百点,道具耐久度降低五点。”

    这下却是明白了,果然不像房中之术那样双赢,这清洁术共享后的惩罚可不算低,一百点熟练度,可是要费不少功夫的,而道具耐久度?元溪恍然,原来这些道具竟然还有耐久度,难不成耐久度降低的太多就会变成破损状态?

    就像厨神之刃和农夫的手套?

    忽然间有什么东西在元溪心中微微萌动了一下,可就在他专心想去抓取的时候,又一闪而过……

    他皱了皱眉,没再继续想下去,而是点了确定共享,接着是一个进度条,等到进度条走到头之后,提示共享成功。

    不过这次叶恒那里并没有什么异样,他的面板上依旧只有房中之术,没有多出清洁术,看来只是共享了鸡毛掸。

    叶恒再次拿过鸡毛掸,对着元溪脏兮兮的衣服扫了扫,这次……果然成了!

    灰不拉几的衬衣瞬间变成了米白色,干净亮丽,正是鸡毛掸的效果!

    叶恒看着他干净的衣服,微微一笑,轻声说:“还挺有意思。”不过紧接着他又问道,“有什么损失吗?”

    元溪说了扣除熟练度和耐久度。

    叶恒点了点头,这样的损失在可承受范围之内,只不过这道具耐久度?叶恒沉吟了一下,陡然抬头,定定的看向元溪:“小溪……既然道具是有耐久度的,那厨神之刃和农夫的手套现在变成了破损的状态,有没有可能是曾经有人用过?”

    这一句问话,一下子让元溪怔住了,他猛地抓住了刚才一闪而过的念头。

    的确啊!他和叶恒共享了技能,所以说鸡毛掸的熟练度降低了,若是逆向推理的话,那厨神之刃和农夫的手套之所以是破损状态,有没有可能是之前有人用过这两样东西,而后将它们与别人共享,最后导致了厨神之刃和手套的破损?

    这个猜想让元溪愣住了,他从未想过这个系统居然有可能是被使用过的……

    而后叶恒却又说了:“只是一个假设,毕竟,如果真的曾经有人拥有过这个系统,那么里面的技能不可能全部都未激活。”

    元溪怔了怔,半响才回过神,他点了点头应道:“的确是这样。”

    之后这个话题就断开了,叶恒和元溪乘坐飞行器绕着试验田飞了一圈,这一路看下来才真的惊叹了,一万亩试验田,已经种到尽头。只是这长度很长,但是宽度不算很宽,大约只有一百米多,在高空遥望,就像一条长长的缎带,铺在了干荒的土地上,带来的一丝生命的气息。

    观察完,他们再度降落下来,心里却有了底,看来这自动播种,是有面积限定的,宽度比较小,但长度却很长,眼下也不能确定就只能种植这么大的面积,毕竟使用的这一类种子只有这么多,这一下子却是已经全部用完了。

    幸好元溪足足带来了六种种子,这一种用完了,却还有另一种,只是需要重新记录,一回生二回熟,这次没费多少时间,元溪就记录完毕。

    可是再开始种植的时候,却出问题了。

    竟然没法使用了,手套上的记录好的小框框暗沉下去。

    元溪跟叶恒描述了一下,叶恒想了想说:“两种可能,要么是需要时间等待,要么就是需要能量。”

    他顿了一下又问道:“你之前用别的道具,有发生过这样的问题吗?”

    “没有,厨神之刃是随便用的,并没有冷却时间。”

    “所以说……是能量用没了?”

    这种可能性比较大,毕竟元溪使用厨神之刃的时候,只是切菜,而且数目并不算大——至少和眼前的一万亩地的种植比起来是小太多了。

    排除掉等待时间的问题,那么剩下的就是能量了,可是这玩意的能量……从哪里弄?

    就在元溪愁眉苦脸的时候,他又眼尖的发现,那暗沉的小框框居然有一个小角落亮了起来。

    矮油,难不成自己就能积蓄能量?

    元溪赶紧把发现说给叶恒听,叶恒毕竟是个未来人,接触的东西比较多,他说道:“应该是会自我吸取能量,太阳能,质子原子以及各种物质能……”

    元溪对这些不感兴趣,只要能够自己回复能量就是好东西,要是每次用完之后还要花大价钱去补充,那成本就高了许多。

    只是这恢复能量的时间算不上短,看进度估计得几个小时,眼下已经烈阳高照,已经是正午了,元溪的肚子也咕噜噜叫了起来。

    叶恒微微笑着说道:“走吧,先回去吃饭。”

    元溪连忙点头。

    两人回了蓝星,路上的时候,叶恒问道:“既然是未修复的,那你知道怎么修复吗?”

    元溪把之前自己的猜想说给叶恒听。

    “需要缝纫术?”

    元溪应道:“嗯,只是我还没激活,你知道的,咱家里没人会这个,上次我们去商业星,我特意去一家服装店看过,可惜没学到点东西。”

    “服装?”叶恒忽然想到一个事,又问道,“只要教你怎么做衣服就可以激活?”

    “应该差不多吧,缝纫术不就是跟针线啊布料啊的相关……”

    “那还真有个人能教你。”

    元溪眼睛一亮,赶忙问道:“谁?”

    “陆谨然。”

    元溪眨了眨眼睛,这是谁?不过姓陆?有点耳熟。

    叶恒解释道:“陆萧的小叔,云锦服装的创始人。”

    李泰熙有些烦躁,她心心念念的想要帮帮薇薇安,至于怎么个帮法,她倒是非常的简单粗暴,既然是元溪这个贱货勾搭了叶恒,那么只要让他暴漏本性,让叶恒看清他的真面目,最后自然就会一拍两散。

    可是这贱货行事太小心,而且身边一直都有人护着,各类的资料也无权查看,她费了心思,好不容易知道了元溪要在蓝星周边第五行星上种植白晶石。

    而后她又查阅了一番,发现这颗行星居然有类人生物,这一下她兴奋了,这事可就值得操作了。

    虽然类人生物移民,大多数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联邦的法规是明晃晃的摆在那里的,偷偷摸摸的没人揭发还好说,要是处理不干净,被人捉到了证据,而后揭露出来,嗜杀智慧种族,可是要被发配监狱星的!

    李泰熙兴奋的不能自已,她赶紧顺着这个线继续往下查,之后却得知元溪居然要出大价钱开启区域屏蔽!

    失望的同时她也恨得牙痒痒。

    想想吧!元溪一个土鳖星球的穷鬼,哪里有这么多钱来折腾?

    若不是没脸没皮的爬上了叶恒的床,他能有钱去开发小行星?还能去奢侈的给那帮外星垃圾开启区域屏蔽?

    李泰熙咬着牙,她家境虽然还算不错,但因为生在了北京星,见到了太多高不可攀的贵人,因此内心深处一直有些自卑,而且她非常不齿那种出卖身体去巴结上面的贱人,而元溪,就已经被她脑补成了这种贱人。

    不由得,心中就有股压不住的怨恨。凭什么她那么努力却得不到应有的待遇,凭什么她洁身自好,却比不了那些通过**上位的贱人?

    心中的怒火燃烧,一个疯狂的念头涌上心头。

    她要让这些贱货知道,走捷径只会摔的更惨!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