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73章

龙柒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十二章黄雀在后

    元溪乍听说陆谨然的名字还没什么大波动,等到他稍微搜索了一下,顿时惊的瞪大了眼。

    这可是个真鬼才啊!

    陆家原本并不居住在北京星,之所以能够移民到北京星,正是因为陆建明,而最后能够在北京星站稳脚跟不容人忽视,一方面与叶欣脱不了干系,但另一方面,陆谨然也出了大力气。

    他和陆建明年龄差了足足二十岁,是陆老的老来子,因此老夫妻对这个小儿子非常宠爱,尤其他出生的时候,陆建明刚刚娶了叶欣,一家子的好日子就要来临,生活上也越来越宽裕,对这个小儿子就更加的捧在手里含在嘴里,宠的不行。

    但是,别以为这样的高度宠爱会让陆谨然长歪了,事实上,苗子正,怎样都能长成苍天大树。

    陆谨然在三岁就展示了惊人的绘画天赋,一副肖像画震惊了当今的大师,然而让大师震惊的并不是这幅画多么有内涵……事实上你不能拿内涵这种东西去要求一个三岁小孩,让人震惊的是他的技巧,太娴熟太精准,把握的太好了!

    这是一幅缺乏底蕴的画,但谁都不能否认他的艺术价值以及内里那无法遮掩的十足灵气。一个三岁小孩,握笔都困难的孩子居然作出这样一幅画,真的是让世人惊讶。

    而后陆谨然的人生可以用一路狂奔来形容,他少年成名但青年不坠,一次又一次的挑战着自己的巅峰,创造一个又一个奇迹。

    这样的稀世奇才,所有人都以为他会一直画下去,留下无数的□之作,可是就在他二十岁,他却放弃了他所擅长的人物画,沉寂了足足三年之久。

    就在所有人都猜测他江郎才尽,就此陨落之时,他又出现了,但却不再是一名画家,而是投资经营了一个服装品牌‘云锦’。

    他亲自持刀,是总裁的同时也是最高设计师,无数让人惊才绝艳的设计,让云锦这个年轻的品牌以短短五年称霸了北京星,进而在整个联邦争夺了一席之地!

    他的成功是如此的显而易见,只不过背后依旧有惋惜的声音,他本该是一个出尘的艺术家,却为了钱财而自甘堕落,将那本能流传千年的旷世奇才用在了这些奢侈轻浮攀比成风的消费品上……他的行为遭到了无数评论家的冷嘲热讽,一篇又一篇征讨的文章出现。

    他却全都视若罔闻,直到‘云锦’的名声响彻整个联邦,一次采访,一个冒昧的主持人问了一句:“请问,您为什么再也不画人物像了呢?”

    陆谨然勾了勾嘴角,答得轻浮:“因为,不喜欢。”

    元溪对于这位大爷的艺术造诣什么的是不感兴趣,让他星星眼的是,陆谨然年仅三十岁,就有了一个如此辉煌的商业帝国,麻麻地,这才是真·高富帅啊!这种人物绝壁是各类总裁文里的标配男猪脚啊!

    真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还能看到一个活着的男猪脚……

    看完这位鬼才的履历,元溪同学深深认为自己狗屁不懂还去拜这么个大师学艺有点糟蹋人家,于是他迟疑了一下对叶恒说:“这个,不太好吧。”

    “怎么?”

    “我根本连基础知识都不懂,就去拜陆谨然为师,也太……太……”元溪皱着眉,想了半天想不出个合适的词来形容。

    叶恒挑眉:“谁说让你去拜他为师了?”

    云溪微微一怔,接着又有点不好意思……晕死,难道是他自作多情了?说起来也是啊,这么大牌的设计师,来教他,怎么可能……下一瞬,元溪强大的脑补就发挥作用了,难不成他是要去拜访一下陆谨然手下的设计师?

    刚想到这儿呢,叶恒漫不经心的声音又悠悠的飘过来:“我是让你去跟着陆谨然的师父学习。”

    元溪……石化了。

    半响他扭头看向叶恒:“你……你说什么?”

    “陆谨然顶多是个半路出家,他师父才是专业的,都专注于服装设计几十年了,比较靠谱。”

    看叶恒这轻描淡写的样子,元溪彻底给跪了……什么叫比较靠谱啊!少爷!你不要这么惊世骇俗好嘛!老子狗屁不懂,连陆谨然都配不上好嘛!还要去劳驾他师父!这是个什么节奏啊!

    半个小时后,元溪终于认清了现实,自己已经□丝大变身,成了官二代的爹……虽然没当官,但有个当官的媳妇儿,真心伤不起。

    权利阶级啊!不鄙视都不行!

    到了最后,元溪总算弄明白了叶恒的小心思。

    陆谨然和叶恒同岁,两人生日居然只差了一个月,嗯……是陆谨然大一个月,而因为叶欣的关系,两人加上比他们小的陆萧,都是一起长大的,小时候少不了各种比来比去。

    陆萧战斗力为负五渣,陆谨然和叶恒虽然长大后路子不同,各自有各自的成就,但是在小的时候就不一样了,陆谨然是神童,拿着画笔挥挥手就是一个证据,而叶恒……虽然早慧,但很可惜,他没有这么有特色的证据,所以说在念书之前,陆谨然是一直压了他一头。

    虽然长大之后,叶恒的名声响彻了整个联邦,但小时候的心结却一直都在。

    因此这时候若是让元溪去拜陆谨然为师,而同时元溪又是叶恒的媳妇儿,那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叶恒比陆谨然生生矮了一辈!

    这种要命的事,是坚决绝对肯定不能发生的!

    有这么个重大的因果关系在,叶恒自然是无比坚持,元溪拗不过他,最后也就一边鄙视一边接受了叶恒的安排。

    虽说去学裁缝术是越快越好的事,但是目前却也不能太着急,他准备先将试验田的白晶石都种好,白晶石成熟需要一个月的时间,他正好趁着这个空档去一趟北京星。

    用了两天时间,将白晶石全部种好,叶恒也早就给元溪出行做好了准备,虽然不是第一次自己去北京星,但这会儿元溪心里还真是舍不得。

    舍不得爸妈,舍不得儿子,也舍不得叶恒……

    临行前一夜,两人少不了一番温存,叶恒是想着元溪明天出门,要节制一些,但元溪却意外地非常主动,于是节制君就holg不住了……直做到主动的元溪同学一个劲求饶……

    叶恒安排了辛小罗和伊米亚两人跟着元溪,元溪推拒了一番,他知道最近9871星域忙的不行,再特意让两个人跟着他,未免太小题大做。

    不过叶恒挑了挑眉,很不客气的说:“你把他们两个带走了,才是真的帮了我大忙。”

    元溪嘴角抽了抽。

    辛小罗第一个不让了,嗷嗷嗷的开始反驳。

    叶恒挑眉看向辛小罗:“那你别去了。”

    辛小罗愣了愣,下一瞬就哭天抢地的扑过去抱住叶恒的腿:“老大,说好的啊,说好的让我跟着出去玩……啊不……是去保护元溪哥的……”

    元溪嘴角抽的更厉害了,叶恒长腿一伸,将这小兔崽子给跩了出去。

    再看人家伊米亚,多娴静,只不过小脸蛋红扑扑的,一看就是在按捺着一股子的兴奋劲。

    临走了元溪又抱着小元哲狠狠的亲了一通,叶恒眯着眼睛,对于元溪的厚此薄彼很不满,不过眼下人多,把人抱过来亲一下又怕元溪脸皮薄生气。

    亲够了儿子,元溪才依依不舍得离开。

    星舰升空,庆和农场慢慢缩小,大红色的小楼也变成了一个小点,元溪静静的看着,心里却觉得很踏实,这是他的家,即便他离开,却仍旧有人等着他回去的家。

    在正午的时候,一行人抵达了北京星,因为叶恒早就提前安排了,所以过了港口,通过安检,就有人来接他们。

    元溪在中间,辛小罗和伊米亚在两侧,别看这两个小家伙年纪不大,但身手是真的很厉害,在吃货五人组里是常年的一二名种子选手。

    尤其这两个孩子和元溪比较处得来,因此三个人一起出行,倒是没有拘束,彼此相处融洽。

    上了飞行器,元溪到不急着去拜会陆谨然。

    既然来了北京星,就该去叶宅拜访一下,毕竟他已经见过了叶母。

    抵达了叶宅,叶母听到通报就赶了出来,看到元溪亲自过来,她笑的合不拢嘴,叶臻也在,元溪同叶臻还是第一次见面,元溪看着这个同叶恒有七八分像的男子,不用介绍都知道其身份,于是笑着问了好,道了礼。

    叶臻也笑着应下。

    辛小罗和伊米亚都不是第一次来,同叶父叶母也比较熟,两人笑嘻嘻的打了招呼,就进了屋。

    叶容是万年不着家,叶怀任职期满,也被外派了,所以诺大的叶宅就只有叶臻和徐若昕。

    这一逗留就到了晚上,在叶母的强烈要求下,都留下来用了晚饭。

    叶母亲自下厨,元溪觉得过意不去,也跟进了厨房,叶母摆手说不用他,元溪推让了一下,最后叶母也没继续推,就笑着说:“你什么也别做,就在这里陪我说说话。”

    元溪应道:“好。”

    徐若昕问了一下元玉成和林素云,元溪都细细说了,之后又说起小元哲,提起儿子元溪就弯着眼睛,把小家伙最近的能耐事都说了一遍。

    叶母一边听着一边笑,眼角有细细的纹路,但眼中淡淡的光芒却满是幸福和满足。

    用过了晚饭,一行人就要道别离开,叶父叶母没有再挽留,只是眼底却有些不舍。

    第二天,元溪起了个大早,先去拜访一下陆谨然。

    一路畅通无阻的进了‘云锦’的总部大楼,这看下来,元溪才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什么叫高端大气上档次,奢华贵气有内涵,他这一双眼睛忙的都快筋疲力尽了,看都看不完……

    陆谨然身为云锦的首席,自然站得远住的高,这大厦顶端都已经越过云霄快要冲出大气层了……

    元溪的特殊身份,秘书早就有所准备,看到他们出现就安排他们进了休息室,不多一会儿,休息室的门就开了。

    陆谨然的样貌,元溪是看过的,那个采访里,陆谨然一脸的目中无人,还是非常容易记住的。

    这会儿见到真人,倒是略微有些意外,这是一张看起来很嫩的脸蛋,皮肤白皙,五官精致,无疑是很好看的,但是……却显得有些太过于年轻。

    当时看影像并没有这种感觉,可一看真人居然反差这么大,这……这……这真的是陆谨然?

    陆谨然也看到了元溪,他走过来,微微颔首,伸出手有礼但却疏远的说:“你好,我是陆谨然。”

    元溪微微一怔后回过神,同他握手后,做了自我介绍。

    陆谨然非常的直截了当,并没有多说客套话,只说道:“走吧,我带你去见我师父。”

    元溪有点没反应过来,不过也紧跟着他出了门,这一出门,元溪倒是不怀疑他的身份了,这看起来有些过分年轻的大男孩真的就是那个鬼才陆谨然。

    你说从哪里看出来的?

    从那目中无人的神态还有那犀利无双的毒舌中。

    炮灰一唯唯诺诺:“陆总,您好。”

    陆谨然目不斜视,只嗯了一声,就大步走过。

    炮灰二小鹿乱撞:“陆总,早上好~”

    陆谨然向前走了一步,又猛地顿了一下,倒退步回来,看向她:“莉莉,你今天这妆化的不错。”

    莉莉激动地眨眨眼睛:“陆……陆总……”

    陆谨然勾了勾嘴角:“刚过五十大寿?怎么也不通知一声,我给你备份礼物。”

    今年才二十有三春心萌动的靓丽美少女莉莉同学倒地不起。

    如此这般那样,一路跟着陆谨然走下来,元溪都想抽他大嘴巴了,这个混球……嘴巴坏的没边……整个公司的人,要么是他不拿正眼看的,要么是被他犀利嘲讽的。

    元溪顿时觉得,‘云锦’没倒闭,就是个奇迹!

    不过这一番对比之下,元溪反而略有些欣慰了,自己这估计都是特殊待遇了吧,没被嘲讽也没被冷眼,陆谨然还跟他打了招呼,握了手……

    啧啧,真是有对比才出真章啊,自己不该不知足啊……不该个妹啊!这得多贱才会有这样的脑回路。

    这时候元溪有些庆幸了,幸亏自己不是跟着陆谨然学习……叶恒叶少将,真英明,赶紧默默点个赞。

    不过等到跟着陆谨然穿过了高楼大厦,钢铁林立,来到了这偏远的不能再偏远的地方,见到了这位传说中的大师之后。

    元溪又想要把默默点出去的赞收回来了……

    这……这……这是山顶洞人嘛?!

    远在遥远的蓝星。

    叶恒在星云号上,处理着繁忙的公务,这时候安静的星云忽然出声:“主人,有内线,是否接听?”

    叶恒应允了,接着凭空出现了一个人影。

    “少将,查清楚了,李泰熙之前与元先生并没有任何过节。”

    叶恒沉吟了一下,又问道:“薇薇安·阿尔夫呢?”

    “也并不相识。”

    叶恒微微皱了皱眉,又嘱咐道:“继续跟踪,密切关注李泰熙的动向。”

    作者有话要说:惨然一笑,抚胸做白莲花状:少年们,你们去哪里了……请……请给我点爱的抚慰……【白莲花伸出尔康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