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74章

龙柒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十三章孙大千和陆谨然

    元溪就是个小市民,对于艺术家的认知仅仅停留在电视电影书籍中,都说艺术家放荡不羁,但眼前的景象,是不是也未免太不羁了?

    这得不羁到什么程度,才能把一间屋子搞得连个放脚的地方都没有?

    而且这还是在未来社会……要知道在北京星,家务机器人简直是全民普及的必需品,更何况陆谨然这个身家,他师父怎么可能差的了,哪里至于让家里乱成这个样子?

    相比较元溪的下巴落地,人家陆谨然老神在在,一点意外的表情都没有,甚至连眉毛都没皱一皱,他毫不客气的抬脚,根本不管地上是什么东西,直接踩上去,走的洒脱昂然,若是不看脚下凌乱的地面,这姿态简直像是在走红地毯……

    元溪眼角跳了跳,他清晰无误的看到陆谨然左脚踩在一张素描画稿上,右脚踩在一块金闪闪的布料上……一眨眼又碾碎了一个精致的小模型。

    我去,不带这样糟蹋东西的!

    虽然这些都不是元溪的,但他都替主人肉疼,陆谨然却一派闲适,穿过了这凌乱的大厅,猛地推开一扇门,声音清脆,只是说出的话真不怎么中听:“老头子,我来看你了。”

    元溪在心理暗骂,这没礼貌的兔崽子,对长辈这么不敬。

    紧接着屋里就传出一声怒吼:“你这个不肖徒,还知道来看老子,老子早就入土为安了,你来看个屁!”

    元溪:……求收回前言。

    陆谨然扬了扬眉,没说话,只是一抬脚,就听到咔嚓一声……

    门里就传来中气十足的吼声:“你这个兔崽子,你哪里是来看我的啊,你是来给我拆家的啊!拆了家我就无处可去,你就可以造反了……”

    伴随着这声怒吼,一个旋风般的身影从门中转出来,刚一出屋,他就怔了怔,一眼看到了陆谨然身后的元溪同学。

    几乎是一刹那,原本一脸怒容,步调疯狂的老者瞬间安静下来,额头的青筋消失,吹起的胡子落下,愤怒的双目换上了亲切柔和,声音也变得温柔至极:“这是小溪吧?来了也不提前说一声,我出去接接你,呵呵,呵呵,呵呵呵。”

    这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让元溪更加无法反应了。

    陆谨然充满鄙视的冷哼了一声。

    老者瞪了这不肖徒一眼,转眼就无比柔和的看向元溪:“来来来,好孩子,进来坐……”

    元溪真心是不知道这是个什么节奏,态度要不要变得这么快啊……自己有点受宠若惊啊!

    这时候陆谨然出声了:“老头子,你少打歪主意,他是叶恒的人,是来跟你拜师学艺的,收起你的花花心思,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岁数了,老不羞!”

    这一句话,更让元溪傻眼了。

    老者也怒了,再度吹胡子瞪眼:“老子怎么了?老子哪里老了?老子今年刚刚满八十岁,正是老当益壮的时候,你这个毛都没长齐的,怎么能体会到老子的成熟美!”

    陆谨然抬了抬眼皮,做死鱼眼状:“成熟?你确定自己不是熟透了?”

    “熟透了正好采摘,你懂个毛,一边去!”转眼,他又对着元溪笑,“小溪呀,你看师父是不是正直壮年啊?”

    元溪:……这、这、这就是师父了……给跪了好嘛……这是怎样的神逻辑神节奏神发展神脑回路……

    元溪就这样跟不上节奏的被这师徒俩个给带进了屋。

    因着叶恒早就提前说过,所以孙大千早就知道元溪此行的意图,所以也没含糊,就进了正题。

    “小溪,你想要学做衣服?”

    终于有一个正常的问题,元溪一下子还真反应不过来,不过他立即稳了稳心神,答道:“是的,想要学习一下。”

    孙大千眯着眼睛笑了笑,又问道:“因为喜欢?”

    元溪愣了愣,可下一刻,他就敛神,缓声说道:“不想瞒着您,说实话我对于这一行一窍不通,也并没有真心的喜欢,只是因为一些需要,所以必须要学习一下,不过您放心,我只要认定了的事就一定会认真对待,绝对不会有一丝糊弄的心思……”顿了一下又不好意思的说,“其实本来……并不想麻烦您的。”

    “我知道,是恒小子的意思。”

    元溪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孙大千却说:“他就是看我这个老头子一个人怪可怜,才让你来陪陪我,你别多想,没那么多讲究。”

    元溪这一下却有些怔愣。

    “好了好了,今天先休息一天,我们去吃一顿好吃的,赶明再开始上课。”说完这话,孙大千又眯着眼睛笑了,末了还对着元溪眨巴眨巴眼睛,“我带你去吃好吃的,可好吃了。”

    倒像个老小孩,元溪不禁弯着眼睛笑了,轻声回道:“好。”

    陆谨然在一边瘪瘪嘴,很鄙视的说:“你吃什么都好吃,信你,早就撑死了。”

    孙大千立马又被点着,向着这臭小子就去了:“你个混账东西,吐不出来句好听的,快滚快滚,老子不用你了。”

    陆谨然双手抱着胳膊,扭扭头,切了一声,但却没挪动分毫。

    元溪也看出来了,这师徒两人绝对就是冤家模式,吵来吵去就是生活常态,正所谓打是亲骂是爱,由此可证,这师徒二人绝逼是真爱……咳咳,别误会,是师徒真爱,想歪的去面壁。

    三人去孙大千指定的饭店用了餐,元溪才深切的体会到,陆谨然最后那句话是真说对了,孙大千还真是吃什么都好吃!

    说实话,元溪对眼前的八菜一汤是一点兴趣都没有,色香味样样没有,不说难吃至极,也就勉强算得上能入口。元溪因为自己的喜好原因,对饭菜其实非常挑剔,这样的一桌子菜,他宁愿吃铁箱里存的小笼包……

    不过孙大千却吃得津津有味,而且别看他年纪大了,但胃口却很好,不挑食,吃嘛嘛香,也是个本事。

    别看陆谨然嘴巴坏,爱堵人,但他其实心挺细,虽然一直抱着胳膊不吃不喝,但却留意着孙大千的喜好,不动声色的将他喜欢的都送到他眼前,末了还说话打岔让他别一个劲的就知道吃……

    只不过这说出来的话……含义都颇深呐!

    比如孙大千一个劲吃菜,怕他咸,陆谨然将水杯递过去,然后来一句:“老头子,你年纪太大,连怎么喝水都忘了?”再比如孙大千多吃了几筷子水煮肉片,陆谨然就来一句“这么大年纪了还吃辣,长一脸疙瘩看你怎么找媳妇!”……

    元溪几次都差点笑喷了,倒是孙大千,一边骂着不肖徒一边眼角却笑眯眯的。

    从明天开始,元溪就开始了特训,在孙大千的要求下,他直接住下了,而陆谨然却工作繁忙,所以吃过晚饭就离开了。

    当然在离开的时候,这奇葩的师徒俩也少不了一番斗嘴。

    孙大千年纪大了,晚上过了八点,就开始犯困,元溪自己收拾出房间,就看见这位老者在沙发上打瞌睡。

    元溪微微一怔,走向前轻声喊了一声:“我扶您回屋。”

    孙大千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应道:“好……好。”

    元溪扶着他回了卧室,出乎元溪意料,孙大千的卧室里倒是非常的干净整齐,家具齐全,样式古朴大气,都是上好的东西,只是却有些冷冰冰的味道……

    元溪没再多看,扶着孙大千睡下,末了他又想到一事,见孙大千还眯着眼睛并未熟睡,他就问道:“外面的屋子,我帮您收拾下可好?”

    他不敢贸贸然去收拾,毕竟每个人有自己的习惯,若是不经允许就去摆弄,乱了习惯反而是惹人不快。

    孙大千迷糊着说:“去吧去吧……不要用机器人。”

    元溪微微皱了皱眉,只说道:“好,我不会给您乱丢东西,只是分类摆好。”

    而这时候孙大千已经睡着了。

    元溪出了卧室,深吸了一口气,这屋子,可真心是个大工程!

    说实话,收拾这间屋子,若是个普通人,估计一天一夜累弯了腰都不一定能搞定,但元溪真不是普通人,清洁他有鸡毛掸,整理东西他有铁箱。

    他先将所有的东西都用鸡毛掸挨个清洁一遍,然后再开始从头捡起,先将所有东西都收进铁箱,再在铁箱中进行物品分类,铁箱这点非常好,不用你去自己分辨,它会主动分辨哪类物品属于一类,是否可叠加,哪些物品是不同的,不能叠加,那就要专门占用一个格子。

    即便这样,元溪也用了足足一个半小时,才将所有东西都收进了铁箱中,之后就是在屋里摆放了。

    先将空荡荡屋子用鸡毛掸清扫了一遍,天花板地面砖墙壁都焕然一新,而后他再将一些大的家具摆出来,放到原位。而后是家具上该有的东西,分门别类,一一摆好。

    这一套工程做下来,足足用了两个小时,眼下已经接近十二点了!

    也亏了房中之术的强化身体,元溪倒是没觉得怎么累,反而是看到干净整齐的屋子,心里大大的松了口气。

    收拾完客厅,他转念一想,又去了厨房和餐厅,这里倒是不怎么乱,但是似乎从未有人用过,灰尘一层又一层。

    他用鸡毛掸进行了一番清洁打扫,而后将铁箱中备用的一些餐具都拿了出来,放到了指定的位置上。

    这一通全部做好,却已经接近十二点多了。

    元溪也感觉到丝丝疲意,回到卧室才看见通讯器上有影像请求,是叶恒……刚才忙着收拾,都没听见。

    说起来挺巧,因着跨越了太多的星域,北京星和蓝星的白天黑夜几乎一样,他这里是凌晨了,蓝星估计也得十二点多,都半夜了,他就没有回拨,只是发了条信息。

    没想到叶恒第一时间回复了:“早点睡,晚安。”

    元溪弯着眼睛笑了笑,扑到床上,不多时就睡了过去。

    远在蓝星,叶恒却没有睡觉,他还在星云号,靠在椅子中,冷冷的看着荧幕上的影像,左手微微在扶椅上轻点,似乎是陷入了思考之中。

    李泰熙一直在找机会,她其实并不算聪明,但却有一股子的狠劲和执着,决定的事不会更改,更加不会质疑。

    只会自我催眠的认定这是万无一失的方案,并且越来越跃跃欲试。

    她的想法很疯狂,但若是操作好了,未尝不是一件可行的事。

    元溪征用了那颗小行星来进行白晶石种植,但是他却宁愿花大价钱开启屏蔽而不愿杀死那些类人生物,这让李泰熙很失望。

    可同时也彻底激怒了她,既然你能够开启屏蔽,那她就可以毁坏掉这个屏蔽。

    她想的是,只要趁机将元溪架好的区域屏蔽破坏掉,到时候将类人生物引出来,让类人生物见识到联邦的高科技,这种‘信息外泄’的重罪,甚至比抹杀类人生物还要来的严厉。

    对于这点,联邦是有红头文件严厉制止的,他们可以冷眼漠视商人为了利益而杀死类人生物,但却决不允许将任何联邦的讯息暴漏在类人生物的面前。

    这其中所带来的危险,是不可想象,无法估量的!

    假如真正发生了这样的事,联邦的法律制裁那是没有任何情面可言的。太多血的例子,让联邦政府吃够了苦头,所以说这样的事只要一经发生,面临的将是联邦最高刑罚,永远的别想再离开恐怖的监狱星,除非……死亡。

    李泰熙是有些紧张的,不过过后她却冷静下来了,若是只是捉到‘类人生物移民’的借口,其实根本就没法彻底伤及元溪。

    要知道那种事向来是可大可小,联邦政府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尤其这小贱人背后又有叶恒在,根本就是雷声大雨点小,到最后可能也就轻而易举的遮掩下去。

    可若是向类人生物泄露了联邦的科技信息……李泰熙嘴角勾了勾,即便是大总统,也保不了这个贱人!

    作者有话要说:忽然发现写长文就是一个磨砺,其中滋味就不一一赘述了【突然文艺了是闹哪样啊……好吧,我还是来赘述一下,其实就是勾搭的太多啊,脑洞时不时开一开,硬盘里的坑都要满溢了啊摔,可是我却只能守着这一个……无视身后万千妖媚的小妖精,呜呜呜……好难熬……

    昨天听王子小受说作收要求一求,我也来喊一嗓子啊,妹子们方便电脑的来戳一戳我的名字,然后进入作者专栏,点下收藏作者,我就被你带回家啦~~~可以么么哒还可以啪啪啪哟~【节操都死不瞑目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