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75章

龙柒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十四章收网

    年纪大了觉越少,孙大千睡得早,起的也早,不过他醒来之后喜欢迷糊一会儿,坐在床上发发呆,这一发呆就是半个小时,直到他听到外面有声音,才想起来家里多了个住户,这才磨磨蹭蹭的穿好衣服。

    这推开门,出了卧室,入目的景象却让孙老头子呆住了。

    天!

    地!

    神!

    ……

    什么都不足以表达孙老头此时此刻的心情了好嘛!他活了八十岁,从来都没有这么干净整齐过!

    孙大千旋风一般的小身影卷向了客厅,细细的看着左墙边一整排的书架上摆放的东西,一边看着,一边不禁老泪纵横。

    元溪特意整理出一个柜子,里面满满当当摆设的都是孙大千的获奖作品,以及琳琅满目的各式奖杯。

    他年轻的时候,自恃才学,对于这些东西根本不看重,又因为成名后追捧众多,各式奖项都是轻而易举,所以更加对于这些身外物也越发的不在意,向来是随手一丢……

    可如今,它们被这样悉心擦拭干净,整整齐齐的摆好,他心中的触动却比想象中要大得多。

    一个一个细细的看着,他苍老的手指划过,仿佛碰触到了那曾经辉煌,但却早已逝去的岁月。

    孙大千怔怔的看着,轻轻叹了口气,这些他早年并不在乎的东西,如今却一点一点的拼成了他的记忆,几十年的风华,落成了这满满一柜的荣耀。

    这时候,厨房的门开了,元溪推着餐车出来,恰好看到孙大千在抚摸着奖杯轻叹,他的出现打断了孙大千的回忆。

    元溪看向他,笑着说:“早上好。”

    孙大千笑了笑,也应了声好。

    元溪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不禁由衷的说道:“您真厉害。”虽然他不知道这些奖杯所代表的具体奖项是什么,但真心不是所有人都能获得这么多奖项的……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把一个个华丽精致的奖杯随意扔在地上充当垃圾的……

    孙大千原本正多愁善感,听到这一句夸奖顿时鸡血上身,白花花的小胡子就翘了起来:“那当然……你不知道,想当年,我可是名震北京星的天纵奇才,像陆谨然这小子根本都没法和我比,对了对了……尤其是那个时候,我的风度气质以及不羁的如风一般的性格,都迷倒了无数的少男少女……”

    元溪弯着眼睛笑,含着笑,但却时不时的点头附和。

    等到孙大千阐述了一千字对自己的赞美之词,这才心满意足,眼睛一瞥,看到了餐桌上美食,鼻子动了动,这扑鼻的香气他早就闻到了,要不是为了向元溪表达自己当年的丰功伟绩,也不至于忍到肚子都咕噜噜的叫。

    孙大千眨了眨眼睛,小声问道:“这是……你大清早出去买的?”这么美味的早餐是在哪里买的!他吃遍北京星了,怎么从没发现过!

    元溪笑着说:“早晨起来随手做的,您来尝尝。”

    这一下,孙大千更是睁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置信:“现在还有孩子会做饭?”夸张的语气配合神一样的表情,让元溪都觉得自己好像真干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孙大千赶紧坐进餐桌,摆好碗筷,系好围脖,安安静静一脸期待的等着吃饭。

    元溪昨天晚上睡得晚,不过他现在习惯了一天睡五个小时,到了早上五点就不自觉的醒了过来,想再继续睡都难。

    他想着孙大千一个老人,又是自己住,早饭肯定是糊弄着吃,既然自己来了,又是来拜师学艺的,自然要更加的勤奋一些,好好照顾这个老人。

    年纪大了其实不宜吃口味过重的食物,但是太清淡了又会使人缺乏食欲,吃的少,这个火候不是很好把握。

    而且元溪也不是很清楚孙大千的口味,所以更加的不好拿捏。

    不过幸好他起得早,时间充足,索性就样式多分量小,让孙大千挑着吃,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所以说才满满摆了这一小餐车:麦香味十足的苹果小面包,酥脆焦黄的椒盐烤馍片,还有晶莹剔透的水晶软糕,搭配着浓香四溢的白纹牛奶。

    虽然分量不多,但真心是下过心思的,只是看一看,都让人食指大动。

    而孙大千本质是个绝对不挑食的,吃什么都好吃的人,所以说只是吃了一点点,就彻底醉了,艾玛,不能更美味了!

    见老人陶醉的表情,元溪心里也觉得很舒服,坐在他对面,喝了一杯椰汁。

    孙大千年纪虽大,但食欲却真好,不多时,就把这一桌子的菜都扫了个干干净净……倒是让元溪有些咋舌,一个劲的劝他:“您慢点,不着急,别都吃了,会涨胃……”

    可惜孙大千战斗力十足,最后把杯底的一丢丢牛奶都喝了个精光,他满足的打了个饱嗝,然后双目炯炯有神的看向元溪。

    “小溪,别做我的徒弟了。”

    元溪大惊,这又是怎么回事!

    “不如……”孙大千话音一转,羞涩一笑,“娶了我吧!”

    蓝星。

    叶恒来到元溪身边之后,就一直安排人默默的保护着他,他知道自己树敌颇多,看不惯他的人更是数不胜数,他将元溪拉入了他的生活,就必定会保他周全,这是毋庸置疑的。

    而在得知了元溪的能力之后,他更是越发谨慎,本来元溪和他在一起,就已经很惹人耳目了,若是这能力再被有心人知道,只怕是会掀起一番腥风血雨。

    可是即便这样,他也从未想过要将元溪藏起来。尤其因为那次矛盾的激发,叶恒更是反思了许多,他思虑周密,但也仍有疏忽,没有顾忌到元溪的心意,贸然一通训斥,刺伤了元溪的心,差点让两人就此错过,这样的教训他铭记于心。

    所以说,他更加的不会将元溪关入一个名为爱的牢笼。彼此相爱,相互尊重是最基本的,谁都不是谁的附庸,但谁也不能离开谁。

    元溪有这等超凡的能力,就该展翅高飞,毫无顾忌的去发挥自己的力量,让自己的光芒闪耀,活出精彩的人生。

    而他,会守护住,增强自己的力量,万无一失的保护他。

    即便元溪如那落入尘埃的钻石一般闪耀夺目,他也有自信守护住他,不被任何人伤害,更加不会被任何人抢走。

    这是属于他的星辰,即便耀眼夺目,别人也只能仰望。

    从李泰熙第一次暗中调查元溪的资料,他就已经留意到,防患于未然,将危险扼杀在源头是他所秉承的原则。

    只是等到叶恒查看了李泰熙的资料,以及她的性格分析,却不想再任其发展了。

    于是,一个专门为她准备的圈套,就这样展开帷幕。

    李泰熙外派到蓝星,职位是薇薇安的行事助理,这个职位可不算低,尤其薇薇安的身份在那里,因此李泰熙的权利还是很大的。

    李泰熙心狠偏激,她不信任任何人,毕竟这种事若是委托给别人,到最后可能就是她政治生涯的污点,若是她站到了高处,想要摆脱这知情人,也是个麻烦事。

    所以,她决定亲力亲为。

    说起来,破坏区域屏蔽系统并不算难,只要将中枢系统的能源供给毁掉,缺乏能源,屏蔽护罩就无法支撑,到最后就会出现漏洞,而后她将一些不该出现在这个行星上的东西留下来作为证据,就大功告成。

    她想的简单,但却没想过操作起来,何其的困难,不说别的,单单是不动声色的潜入中枢系统,就是个困难之极的事。

    可惜的是,她现在已经是蜘蛛网上的昆虫,一步一步踏入了陷阱,压根不知道眼前艳丽美味的果实,其实是致命的毒药。

    想要让她轻松入套,对于叶恒来说,简直是动动手指就可以的事。

    李泰熙一番精心策划,果真一切都在她的预料之中,就连遇到的那些个小困难也被她迎刃而解,这小小的惊吓非但没有吓退她,反而让她更加的信心膨胀,一种上天都在帮她的感觉油然而生。

    她驾驶着开启了雷达屏蔽的隐身小型星舰,轻松闯入了第五小行星的大气层。

    而后又顺利摸入了区域屏蔽的中枢系统,虽然途中差点被一个巡逻的士兵撞到,不过好在她迅速躲了起来,掩住了身形,没有被发现。

    这一下子心惊肉跳,让她越发的小心谨慎了一些,亏了她长得瘦小,身体素质不错,一路躲躲藏藏,居然也走到了中枢系统处。

    她深吸了一口气,现在只要关闭了系统就可以了!

    中枢系统有自己的保护系统,是需要管理者密码才能够解开的,李泰熙自然不会知道密码,也不懂得怎么破解,不过她有杀手锏,再智能的系统,只要切断电源,就完全报废。

    而她早在来之前,就已经打听好了这里的电箱室的位置。

    直接用武器射穿电箱室的大门,她难耐激动的关闭了整个中枢系统的电源……

    眼前一片漆黑,瞬间响起了慌乱的脚步声!

    成了!

    李泰熙兴奋地开始往外跑,可就在她回到了中枢系统的大厅,原本失去电源一片黑暗的大厅瞬间亮起了耀眼的光芒。

    李泰熙看着眼前不知何时出现的士兵,顿时……惊住了。

    而后,一身军装的士兵从中分开,一个修长的身影从黑暗中走出来,他身材高挑,容貌精致,一双黑眸却深不可测,他姿态优雅,但步步逼近却带来了压顶的气势。

    他停步站在李泰熙面前,冰冷的吐出两个字:“愚蠢。”

    薇薇安被通讯兵传唤的时候并没有想到会发生这么大的事,等到一整套的全息影像播放出来,她美丽的容颜瞬间变得像纸一样的白。

    她绝没有想到李泰熙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

    说实话,薇薇安最初接近李泰熙,是有些私心的,她知道李泰熙的性格,最看不惯的就是所谓的凭借着身体上位的人,因此薇薇安虽然没有明说,但却一直有这样的暗示。

    她知道李泰熙厌恶元溪,但她只以为这会给元溪造成一些小困难,小挫折,稍微膈应一下他,但绝对没有想到李泰熙居然偏执到了这种地步,做出这样丧心病狂的事。

    薇薇安后悔了,非常后悔。

    可是她毕竟是个聪明的女人,面对这种情形,她只在最开始惊讶之后,就迅速冷静下来,心里已经知道了该如何应对。

    周围很多人都在看着她,等待从她口中说出的话,这是至关重要的,李泰熙是她的人,一个行事助理竟然有这么大的胆量来做这种事,明眼人都会猜疑,会怀疑是不是幕后有人在指使。而有这个能力操作这件事的,很明显,就是薇薇安。

    镇定下来的薇薇安,虽然脸上依旧有些僵硬,但她却开口说话了,微微垂眸,有些紧张,有些害怕,但却强撑着开了口:“对不起,是我不好。”

    这句话一出来,几乎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了过去。

    尤其是李泰熙,更是猛地抬头看向她。

    薇薇安却再也不肯多说一个字了,但是身体却微微颤抖,似乎在忍耐着,强撑着。

    李泰熙立马喊出声:“跟她没关系,她什么都不知道,是我自作主张!是我……是我……”李泰熙一咬牙,大声说道,“是我心里恋慕着叶少将,所以心生嫉妒,看不惯元溪,想让他吃点教训,才做了这样的事!”

    这时候薇薇安转头看向李泰熙,美丽的双眸中有不可置信,但紧接着她就似是恍然大悟,眼泪哗啦啦流出来,她嘴唇微微颤抖,说的话支离破碎:“泰熙……你……泰熙……”下一瞬她又猛地沉静下来,站在李泰熙的身边,低着头说:“少将,李泰熙是我的助理,她做的事,我愿一力承担。”

    这句话……就说的非常有学问了。

    她不管李泰熙做了什么事,只是强调了她和李泰熙的关系,李泰熙是她的属下,做的事她就有责任来承担,无论她是否知情。

    而重点就在这个是否知情上,这一句话再配上那表情神态,外人一看就会不自由的偏向她,认定她是被牵连的,但却因为情义因为责任而要去承受这一切。

    这是个勇敢的有担当的女人。

    这一切落在李泰熙眼中,更是让她无比震撼,也成就了她满腔的感动和热血,毕竟,薇薇安是真的不知情,但她却愿意为了她来担下这些责任,这一番表演足以让这个脑袋一根筋的女人对她死心塌地。

    这算盘打得可真是划算,叶恒眯着眼睛看着,他心里已经有了定论,无论薇薇安是否参与其中,她的身份摆在那里,叶恒都不会去动她,但是让她吃个教训却是必须的。

    叶恒直接无视了薇薇安的话,强行宣判了李泰熙,将所有的罪名都安在了她头上,非常直白的毫无遮掩的将薇薇安给摘了出来。

    李泰熙松了口气,只是眼中的怨恨越深。

    薇薇安是紧张的慌张的,有好多好多话要说出来,可是却没人给她机会开口,她无助的看向李泰熙,有着急有担心……

    所有的表情都无懈可击,如果排除掉眼底深处那一闪而过的算计。

    李泰熙被宣判送往监狱星,因着人赃并获,自己又供认不讳,根据联邦律法,至少要□二十年。

    薇薇安在屋里几天都没有出门,外人都说她是惊吓过度生了病,在休养。

    但其实她不仅安然无事,还忙碌了几天,费尽心思的安排了一些事,她要救下李泰熙,不为别的,为的却是李泰熙最后眼中的那抹恨意。

    李泰熙是个偏执狂,是个疯子,但却心志坚定,且因为这件事,肯定会无条件的忠于她。只要略微调|教,让她长长脑子,绝对是个可用之人。

    所以说,薇薇安要救下她。

    这一番操作,对于薇薇安来说并不困难,她见到了即将压往监狱星的李泰熙,这个女人眼中的恨意滔天,但在看到薇薇安的时候,却猛地热泪盈眶。

    薇薇安拉住她的手,轻声说:“什么都别说,赶紧跟我走。”

    可还未出门,两个女人就怔住了。

    门边站着的男人,优雅美丽,但此时此刻却像个恶魔。

    叶恒走向前,轻轻地将薇薇安的手从李泰熙身上拿开,然后一反手,掐住了李泰熙的脖子。

    薇薇安睁大了眼,看到了她永远都不会忘记的一幕。

    这个男人用一把锋利的匕首隔断了李泰熙的脖颈,大量的鲜血喷洒而出,鲜艳浓稠,瞬间在白色的衣服上绽放出一朵朵艳丽的血花,这样的艳红有种诡异的美丽,但同时也如同带着毒药一般,让人心里一片恐惧。

    而这个男人却没有丝毫不适,精致的容貌冰冷无情,幽深的黑眸像是会将人送入地狱的魔鬼。

    这个年代,太多杀人于无形的武器,很少很有会有人用这么古老的冷兵器,但是不可否认,用这样的冷兵器杀人,视觉上造成的冲击,真的是无与伦比的。

    薇薇安自小到大接受的教育让她冷静且理智,但她毕竟是个娇养的姑娘,从未见过这样的景象,这恐怖的直观的一幕彻底吓到她了,所有的精明和算计全都烟消云散,她无比惊恐的看向这个男人,这个她曾经一度倾心的男人……

    “大小姐,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作者有话要说:咳咳……看大家如此膈应这个脑残女,所以爆下字数,早早了解了这事。

    薇薇安的确不单纯,那样的教育下怎么可能单纯,不过她也失策了是真,毕竟还是缺乏了经验,盲目的自信和自以为是的看人精准,让她摔了一跤。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