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83

龙柒Ctrl+D 收藏本站

    第八十二章凡事得有探索精神。

    叶恒寥寥几句却成功开解了元溪,他从猎捕缎龙时候,心里就一直有些疙瘩,认为是为了帮自己升级才如此大动干戈,劳师动众,但实际上完全是他钻了牛角尖,这根本就是件双赢事。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经叶恒这么一说,元溪也恍然想通了,从牛角尖拐了出来,总算不再纠结。

    用过了晚餐,奔雷号就接近了蓝星,停靠港口上,元溪一看到熟悉星球,顿时有些心潮澎湃,出去了一个月,如今他总算回来了!

    孙大千和陆谨然跟着元溪、叶恒一起乘坐飞行器降落到蓝星地表,直接去了庆和农场。

    元溪早就提前和元玉成和林素云打过招呼,说过会带着师父一起回来,所以林素云早就把家里收拾好,不仅为孙大千收拾了卧室,准备了一个书房和工作室,至于一些细节就留着元溪和孙大千过来了再一一收拾。

    双方见了面,问了好,一起进了屋。

    元溪刚进屋就看到坐椅子上和小金龙玩不亦乐乎小元哲,顿时笑弯了眼睛。

    小家伙已经能坐稳稳了,挥舞着小胖手,边笑边抓着空中飞来飞去小金龙。

    小金龙一脸累不*,挥着翅膀飞来飞去,速度不不慢,正好让小元哲能抓到它又抓不到它,引弄着小元哲笑见牙不见眼。

    要说小金龙被虐待吧,还真不是,这家伙虽然一脸无奈无语无可奈何,但翅膀长它身上,想飞走早就飞走了,可这会儿却一直围着小元哲转,感情也是乐其中……

    小元哲见到元溪过来,就咿咿呀呀啊啊啊了几声,倒是没有伸着胳膊求抱抱,主要是因为这些天一直有全息影像见面,而每次小元哲求抱抱,元溪都不抱他,真不是不抱而是抱不到。

    次数多了,这小家伙就以为自己求抱抱技能要回炉重练了,所以就不主动施展了,只是啊啊啊几声,也算打了招呼。

    可谁想这会儿元溪一下子就把他抱起来,对着小胖脸就狠狠亲了一口,小家伙还愣神呢。

    元溪这当爸可不是白当,深知儿子喜好,抱着他扔了几个高,一下子就让小家伙开心不行,咯咯咯笑起来,元溪忍不住对着他又亲了亲,小家伙有样学样,嗷呜一声,对着元溪就啃了过去。

    这一啃却让元溪发现了大陆,摆正儿子小嫩脸蛋,掰着小下巴,这一看,果真,居然出牙了!

    两个小米粒一样小牙齿,洁白可*。小元哲被迫张嘴有些不舒服,伸了伸小舌头,一下子就把小牙齿给挡住了。

    林素云也很意外:“前些天还没瞧见,倒是你一回来它就长出来了。”

    叶恒好也好奇看过去,可惜小家伙不配合了,用小舌头挡住了小牙齿,不给人看。

    元溪兴奋了,身为第一个看到儿子牙齿人,他自豪了【傻爸附体,求使劲拍。

    兴奋了一阵,元溪抱着小元哲向孙大千还有陆谨然见好,小东西还不知道什么是认生,有人逗他就赶紧奉送大大笑容,惹人*很。

    孙大千和陆谨然少不了封一个大大红包给这讨人喜欢小家伙。

    大家又坐着说了会儿话,元玉成和林素云有礼和善也待人真诚,没有让孙大千感觉到一丝不适,陆谨然虽然平日里板着脸*耍脾气,但他对于长辈一直是礼数周全,进退得宜。

    元玉成和林素云对他也是赞不绝口,非常满意。虽说孙大千和陆谨然整天吹胡子瞪眼,但眼下陆谨然这么给面子,元玉成又都夸他,加让孙大千心花怒放。

    一番热闹,天色也不早了,孙大千等人早就战舰上吃过了龙肉大餐,这会儿也消食了,孙大千年纪大,熬不了夜,是该休息了。

    元玉成带着孙大千去了房间,陆谨然回了奔雷号,林素云抱着睡着小元哲回了屋。

    一下子,客厅里就剩下了元溪和叶恒。

    元溪有些不自,人多时候不显,就剩下他们两个人了,这气氛就陡然不一样了。

    叶恒握住他手,轻声说:“走吧,该休息了。”

    元溪没出声,心里却忍不住吐槽:真是去休息么……

    等到进了卧室,房门刚刚关上,元溪吐槽就成真了。

    叶恒反手直接将他按门板上,欺身向前,抬起他下巴,就深深亲了下去,直接分开牙关,堪称粗暴席卷上那思念已久小舌,唇舌相接那一瞬间,像是有电流直溜溜向着两人窜过来,漫游了全身又迅速回归到心脏,燃起了一阵阵热意,也彻底激起了那沉沉压心底对彼此思念。

    元溪迎合仰起头,让叶恒加方便加深了这个吻。

    一个吻还没有结束,叶恒一只手揽住元溪腰,另一手却摸进了元溪衣服中,抚摸着这微凉光洁细腻肌肤,炙热手掌划过一个个敏感点,轻轻松松将元溪点燃,让他大脑开始发晕发热,一股股热流直冲下下腹,成功使某个地方挺起来,唤来了一声声细细呻|吟声。

    缠绵许久,叶恒总算放开了他嘴巴,因为过分激烈亲吻而使得原本浅淡唇色染上了艳丽红色,湿润且诱人,从中吐出难耐呻|吟像是催|情情药,让人欲罢不能。

    黑色眼眸幽深,叶恒早不知不觉中褪去了元溪衣服,抚摸着他光滑细腻身体,低哑暧昧问道:“想我吗?”

    元溪已经晕头转向,早就极为熟悉欢|*身体因为叶恒这一番逗弄越发难以忍受,他追随本能贴近叶恒,难耐蹭着他身体,说出话轻像是呻|吟:“想。”

    叶恒手下不停,继续沉声问道:“还有呢?”

    说着轻轻碰了下元溪那昂然挺立小哥们,元溪受不住微微抖动,加忍不了了,他无视了叶恒询问,喘着气说道:“帮我……摸一下……”

    叶恒用手握住了,但是却不动,继续问道:“回答我。”

    元溪因为这个碰触而低吟一声,脑袋晕乎乎,也不知道要回答什么,就随口嗯了一声。

    叶恒手指动了动,引导问:“想要?”

    “嗯……要。”难耐从嗓子里发出声音,只是动一动,根本没法纾解,反而让情|欲压加重。

    “想要这样?”总算上下套、弄了一下,但又速停了下来。

    “嗯嗯……啊……”这样一下一下逗弄实是折磨人,涨不行,偏偏还差一点,硬是到不了那个点,“要……叶恒……嗯……帮我……”

    叶恒抱起元溪,直接将他放旁边书桌上,冰凉桌面带来一阵阵战栗,而接下来叶恒又抬起他双腿,摸向了后面小|穴,因为前面情|动,那里已经自发分泌了液体,一根手指没什么阻碍就滑了进去,进去之后却是一片火热,紧紧裹住了手指,甚至还因为渴望还微微蠕动,这绝妙触感让叶恒心里一颤,恨不得立即挺进去,完全与他相融合。

    但后一点理智控制住了他,即便元溪体质特殊,但究竟是个男人,并不是擅长承受体质,若是不做足前夕,这将近一个月没有欢|*,横冲直撞之下只怕会受伤。

    他按捺下来,动了动手指,让这紧致小|穴缓缓放松,而后又手法巧妙按压,让其分泌出多液体也越发顺滑和温软。

    而元溪早就脸色绯红,双眸迷蒙,后面带来|感刺激着他神经,越来越多欲|望积累着,急需寻找一个突破口,这种隐忍着感,是一种让人浑身颤抖酥|麻。

    叶恒模拟着性|*模式,用手指小|穴里抽|插:“这样舒服吗?”

    元溪虽然晕乎乎,但却还有些理智,这话他说不出口,就想含混过去。

    叶恒哪里肯放过他,手指一片温热中找到了那个熟悉地方,稍微顶了顶,这轻轻一下立即让元溪尖叫出声,巨大|感让他几乎失控,只能用力抱住叶恒才能让身体稳住。

    可叶恒却没打算就此结束,避开了那个地方,轻轻里面摸索,带来一阵阵瘙痒,伴随着越来越淫|靡话语:“小溪,你那里好紧,吸着我手指。”

    这话让元溪红到了脖子,他抱着叶恒,胡乱开口:“才……才没……嗯……”话没说完又被撩了一下,钻心麻痒,让他越来越忍不住了。

    “来,你自己试试。”

    元溪还没反应过来,直到叶恒握住他手,将他引导了他后面,元溪才猛地反应过来,他赶紧摇头:“不……不要。”

    可是下一瞬,叶恒却握紧了他手,两个人两根手指同时顶了进去,这别样感觉让元溪浑身都是一颤,心理上放不开和身体上无|感结合到了一起,一阵阵像是洪水般不停冲击着他。

    叶恒手指很灵活,而他手指却很笨拙,但是叶恒却带着他,引着他,来开拓探索他自己……只要略微想一想,都是一阵头皮发麻|感,这太奇怪了……太……太……

    已经无法找到恰当形容词,元溪脑袋彻底眩晕,他从未这样过,从未自己碰触过那里,可现,他却叶恒面前,他炽热眼神下,忘情自|慰……

    “小溪,你太美了。”伴随着一声叹息,叶恒垂首将元溪那已经开始滴落液体物事含入了嘴中,这剧烈刺激,让元溪彻底无法掌控自己。

    他手指被叶恒带领着抽|插,一下下撞击那让人浑身颤抖地方,而前面又被温热口腔所包裹,这双重夹击之下,强烈|感冲击彻底让元溪一片空白,一阵忘我呻|吟之后,彻底攀到了高峰,倾泻而出,爽到了极致。

    这并不是结束,只不过是漫漫长夜起始。

    叶恒终于褪下了自己衣服,那已经涨发红东西弹跳出来,他分开元溪腿,对着那红润紧致入口缓缓推了进去。

    即便是被充分扩撑,并且完全润滑,但想要承受叶恒巨大,元溪仍旧是非常吃力。

    他沉浸高|潮余韵中,虽然麻痹了神经,让痛感降低许多,但依旧难耐低吟出声:“疼,叶恒……我疼……”

    叶恒眼中闪过一丝不舍,但这种情况下他不可能再拔|出|来,只能抚慰这元溪身体,柔声安抚:“乖,放松一些,你咬我太紧了。”

    “嗯……嗯……你轻……轻一些……”

    “好。”虽然应下来了,但真正想要轻一些却很难做到,叶恒微微皱眉,眼下才放进去三分之一,他就已经渴望不行了。

    似乎是因为疼痛,小|穴不停收缩,这样情景简直就是邀请,原本还想要控制速度叶恒彻底放弃了,他一用力,完全埋了进去。

    “啊!”元溪一声尖叫,剧烈撕扯感让他疼皱起了眉头。

    叶恒手上速度不停,身下也缓慢动了起来,他深知元溪敏感点,对着那里深深顶了顶,又伸手握住了元溪小东西,接着就看见元溪眉头放松,再次尝到了情|欲滋味,眼中渐渐迷蒙,换上了一阵情|动低吟。

    至此,再也无需忍耐,九浅一深,速抽|插和忘情呻|吟,交织成了一曲绝妙乐章,久违性|*让两颗相溶心碰到了一起,情|欲火光中燃起了名为*奏鸣曲。

    放纵一夜,结果是昏睡了一整天,元溪醒来时候,心里无比懊恼,本来他们将近一个月没有做,房中之术就止步不前了,昨晚上又做了……一二三……我去,不知道多少次,这特么得倒扣多少熟练度!

    得不偿失啊!

    心里愤愤,看到神清气爽叶恒,他就越发不爽。

    叶恒垂首对着他唇就吻了一下,然后微笑着说:“早上好。”

    元溪瘪瘪嘴。

    “我们昨晚做了六次。”

    元溪嘴巴一抽,还好意思说,这一下子,又倒扣了五点熟练度!

    “涨了二十五点熟练度。”

    元溪一愣:“什么?”他狐疑看向叶恒,然后速打开了系统面板,看向房中之术那里,艾玛,真涨了二十五点!这怎么可能?不是说做多了会倒扣吗?这家伙转性了?

    不过紧接着,元溪就知道怎么回事了……接下来他脸就红透了。

    “探索地点:桌子上欢*,奖励二十点熟练度;探索姿势:第一次自|慰奖励十点熟练度。”

    为什么奖励了三十点熟练度但却扣掉了五点……那是因为……另外五次超出每日份额,又扣了五点熟练度……

    尼玛啊,这神经病一样房中之术!

    叶恒眼中不怀好意已经是明目张胆了:“小溪,这教会了我们,凡事得有探索精神。”

    作者有话要说:惯例……小声点……嘘……嘿嘿嘿。

    感谢冬冬扔了一个地雷

    李松儒扔了一个手榴弹

    王子扔了一个手榴弹

    影无崖扔了一个地雷

    芷軒扔了一个地雷

    嘿嘿嘿,谢谢大家啦,柒龙珠虽然是个抖s,但仍旧被炸浑身舒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