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谢谢你在我身

龙柒Ctrl+D 收藏本站

    第九十三章谢谢你在我身边

    元溪睁大眼睛看着叶恒,脑洞大开,自动开始补充说明,例如叶恒吃了药之后立马晕倒在他怀里(艾玛,老子好攻);再例如这玩意果然是春|药,叶恒吃了后双颊泛红两眼迷蒙(喵喵的,老子要翻身农奴把歌唱了);再再例如……这玩意是伟哥?尼玛!伟哥的话老子就先逃到北京星去!

    元溪正在这里认真脑补呢,当事人叶恒就揉揉他脑袋,说道:“想什么呢?”

    元溪差点顺势说出来,幸好及时回神给打住了,他看向叶恒,眨眨眼睛:“没什么反应?”身娇体弱易推倒神马的……

    叶恒看着他,黑眸陡然炽热,贴近他耳朵,暧昧的说:“有点……”

    这表情,这音线,元溪心中警铃大作,艾玛,不会是最差劲的那个脑补吧!难不成真的是伟哥?我擦,叶恒平日里就已经是个禽兽了,这要是吃了伟哥……跑跑跑,赶紧跑!

    看他脸色变来变去五彩纷呈,叶恒终于心满意足,收起了戏谑的心情,对着他脑门弹了一下:“竟想些乱七八糟的。”

    元溪立马悟了,知道是被耍了……不过也是自己脑洞开太大……

    他刚想再说点什么却陡然发现叶恒的脸色唰的一下子变白了,元溪心里一跳,立马握住他的手,连声问:“怎么了?怎么了?有什么感觉?”

    叶恒的肤色本来就偏白,但绝对没有像现在这样,没有一丁点血色,像是一张白纸一般,叶恒眉头紧锁,像是在忍受着巨大的疼痛,他勉强摆了摆手,而后径直躺下。

    之前服用蜕生丸的时候,他身上就已经插满了管子,为的是即时勘测身体的异样,而现在所有的仪表都开始剧烈的闪烁。

    星云号的医务总领林萧脸色剧变,他快速的下达了一连串的指令,整个医务室迅速行动起来。

    元溪有些茫然,他不懂这些,但是眼看着叶恒的样子,再看看仪表上的数字,他却隐约知道了事态不好,非常不好!

    那些数值直线下降,已经跌倒了谷底,而心跳更是在剧烈起伏之后几乎归于了平静,自始至终元溪都紧紧握着叶恒的手,这原本炙热温暖的手此刻却变得冰凉且毫无生机。

    元溪整个人都懵了,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是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了?

    叶恒……你到底怎么了?

    巨大的恐惧在心中盘绕,元溪像是浑身的血液都被抽走了一般,这瞬间的压力让他以为天塌了,胸口更是一阵强过剧烈的揪疼,眼前都开始发黑。

    他的神态太惊人,林萧心中也慌了,但他毕竟是训练有素的军医,要应对任何突发情况,他大步走过来,沉声对元溪说:“元先生,请您先离开。”

    元溪猛地回神,声音冷的像冰锥:“不要管我,去做你该做的事!”

    林萧一怔,但紧接着就不再停留,迅速的回归原位,指挥着医务人员进行紧急抢救。

    元溪镇定下来,理智上他知道自己该离开,但是感情上他无比清晰地感觉到叶恒需要他,他不能离开,他一定要留在这里。

    紧紧握住叶恒的手,眼睛再也没有离开分毫,他密切的关注着叶恒所有的细微变化,生命检测器上的数值一降再降,已经从健康的绿色跌至了刺目的红色。

    这一样一样,都在显示着叶恒随时可能死亡。

    死亡……这个字眼像是一根毒刺一般狠狠的扎进了元溪的心里,他脸色苍白,嘴唇都几乎透明,但是却依旧稳稳的坐在那里,紧紧的握着叶恒的手,不会,不可能的,叶恒不会死,绝对不会!

    强大的信念和未知的恐惧相对抗,元溪的脑子里根本无法想太多的事情,他只知道绝对不能失去眼前的人,绝对绝对不能!

    一个小时,像是经历了一世的漫长,林萧等人拼尽了全力也无法阻止叶恒生命力的飞速流逝,毫无预兆的细胞老化,消亡……眼睁睁的看着一具年轻的身体变得冰冷,毫无生机。

    他心中一遍冰凉,视线挪到了元溪身上,俊秀的青年静静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像是一座冰雕,面无表情,看不到丝毫的情绪起伏,冷静镇定的都像是没有感情一般……

    就在所有人都要放弃的时候,元溪的声音陡然响起,他声音沉静的像是一汪碧潭:“迅速开始数据记录,身体所有表征内相和反应都要一丝不差的记录下来!”

    林萧微微一愣,但紧接着他却看到了让人狂喜的一幕,那已经降到零点的仪表居然在快速回升,死亡的细胞在重生,消失的生命迹象像雨后春笋一般快速崛起。

    林萧从医数十载,从未见过这样的现象,但是他仍旧谨记着叶恒的命令,快速的指挥着医务人员进行着记录工作。

    又是让人心惊肉跳一个小时,直到最后,所有的仪器都焕发了新生,一片绿色,而叶恒冰冷的身体也恢复了炽热的温度。

    虽然人还没有醒过来,但是却已经没有任何生命危险,不要说生命危险了,这具身体简直可以称之为人类史上的奇迹!

    元溪依旧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林萧过来低声对他说:“元先生,少将已经脱离危险,充足睡眠后就会醒过来,请您也去休息下。”

    靠得这么近了,林萧才发现元溪身上的白色衣衫居然已经完全湿透了,像是刚刚从水里拎出来一般……他心中一惊,这才感觉到这青年平静表象下所隐藏的巨大的恐慌和绝望……

    半响,元溪才轻声说道:“没事,我在这里等他。”

    林萧犹豫了一下,视线落在两人紧紧相握的手上,终究……没再劝说。

    元溪一动不动的坐着,他眼睛都不眨的盯着叶恒,叶恒的脸上已经恢复了血色,那精致的五官像是上帝赐予的杰作,美丽的挑不出一丝瑕疵,光洁的皮肤,修长的身体,温暖的体温,炽热的掌心,还有……均匀的呼吸。

    这所有的一切都让元溪无比的安心,但同时也非常后怕,不经历过就绝对想象不出,若是叶恒真的就这样离开他了,他一定会恨死自己,他甚至……会不知道要怎么活下去……

    幸好……幸好……

    六个小时后,叶恒终于醒了,他睁开眼的刹那,正好看见了元溪,两人对视的瞬间,仿佛时间都静止了。

    叶恒静静地看着他,柔声唤道:“小溪。”

    这沙哑的熟悉的声音让元溪心中猛地一颤,他看着叶恒,下一刻,所有伪装、强撑起来的平静和镇定瞬间土崩瓦解,他眼眶迅速泛红,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流。

    叶恒一下子怔住了,他有些措手不及,而紧接着却又是一阵阵的心疼。

    元溪放声大哭,他的一生似乎都没有这样哭过,毫无顾忌,放纵的,任凭心情的,像是要把这八个小时里所压抑在心底的所有情绪都释放出来,他哭的没有一点儿压制,难看的,毫无保留的,像个刚出生的孩子。

    叶恒看着他,心揪成一团,他将他整个人都抱进怀里,安抚着的拍着他的后背,一叠声的唤着他的名字,任由他发泄。

    林萧用极短的时间检查了叶恒的身体状况,然后默默地退出了医务室。

    元溪一直守在这里,顶着巨大的压力和足以将人压垮的自责和愧疚,而这时候所有的一切都伴随着眼泪发泄出来。

    元溪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最后总算收住了眼泪,他眼睛肿的像桃子,面颊也泛红,浅色的唇此时也是艳丽的水红色。

    但是他眼中却是满满的笑意,此时怔怔的看着叶恒,不等叶恒说话,他就凑上前,狠狠的吻住了他。

    从来没有这么主动过,元溪的吻技说不上熟练和高超,但是此刻的热情却太过迷人,他啃咬着叶恒的唇,主动勾引着他的舌头,有些笨拙但却难得的主动。

    叶恒被诱惑了,只是一个吻就让他整个人都烧了起来。

    元溪却猛地松开他,唇上水润的像是清晨露水划过的水嫩花瓣,美丽的触人心弦,他一双眼睛,亮晶晶的,声音因为之前的大哭还有些低哑:“你身体怎么样?”

    叶恒微微一怔,说道:“很好,前所未有的好。”

    听到这话,元溪弯了弯眼睛:“叶恒,我想要你。”

    说完这句话,他直接坐在叶恒的腿上,缩小了两人的身高差,再度吻上了叶恒。

    热吻之后,像是在急切的证明着什么,元溪将叶恒和自己的衣服褪去,他一边亲吻着叶恒,一边自己帮自己开拓,这画面淫|荡且旖旎,让叶恒差点忍不住将他推倒。

    但没等到叶恒行动,元溪就主动握住了叶恒的巨大,微微皱眉抱怨道:“怎么这么大?”

    叶恒颇有些哭笑不得,一边抬腰顶了顶,一边含住了送到嘴边的粉红。

    敏感点被照顾,元溪发出短促的呻|吟,而后就将手指从自己体内划出,扶着叶恒的物事想要坐下去。

    叶恒赶紧抱住他的腰,哑着声音说道:“慢点,会伤到你。”

    元溪低头对着他嘴巴咬了一口,然后缓慢的摩擦着他的顶端,滑润的液体在两人的相交处发出泽泽的水渍声,淫|靡的让人脸红心跳:“可是,我想要你。”

    元溪又试着往下一点,但没有扩张充分的小|穴的确很难容纳这么巨大的物事,元溪尝试了几次,不仅没有进去,反而因为不停的摩擦让两人都越发的难耐。

    他看向叶恒,委屈的说:“叶恒,我要,你进来……”

    这一句话彻底让叶恒忍无可忍,翻身将他放倒,两根手指划了进去,快速的抽|插,让这紧致温热的小|穴变得更加润滑更加柔软,而后在元溪的渴求声中,用力一挺腰,深深的埋了进去。

    猛地被填满,元溪发出了几乎称得上甜腻的呻|吟,一些往常从来不会出现的神态,现在却表露无遗。

    放纵的情话,不停的索要,像是怎样都要不够,直到两人一起抵达了高|潮,元溪才疲惫的睡了过去。

    八个小时的坚守,长时间的哭泣,最后彻底迷失在这放纵的带着浓浓占有欲的情|欲中。

    叶恒紧紧抱着睡着的元溪,在他额头落下了一个吻,轻声呢喃:“谢谢你。”谢谢你守在我身边。

    他比谁都能了解元溪的感受,若是两人交换,那他一定会疯掉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