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26、新式军装

龙柒Ctrl+D 收藏本站

    元溪这么一问,叶恒自己倒是怔了怔,接着他立即反应过来,那双平静黑眸竟难得有微微闪烁……

    元溪眼睛都不眨盯着他,弯着大眼睛里全是戏谑:“少将,您吃这是哪门子干醋啊?”

    叶恒也有些哭笑不得,这会儿他缓过劲来了,深深觉得自己这个想法略有些神展开……不过见元溪这么得意,他又觉得好笑。

    元溪和叶恒一起是处处被比下去,难得抓到一次叶恒小辫子,恨不得永远纠手里,时时都能拿来揶揄他。

    叶恒让着他,让他得意了好一会儿,见他有继续得意停不下来势头,索性就低头亲上去,让这温润唇瓣和弯弯大眼睛都染上别样色泽,帮着他停下来。

    亲着亲着就越玩越大,火苗苗烧起来可没那么好熄灭,双唇分开时候,元溪衣服都已经被褪下去大半,元溪也被亲心痒痒,抱着叶恒主动索吻。

    叶恒偏不亲他,拖着他臀部让他坐他腿上,埋首那两抹粉红上啃咬戏耍。

    元溪哪里受住,一边抱着叶恒头,一边挺着身体向前送,光洁皮肤冰丝一般衣服上摩擦,带来一阵阵别样触感,是让人酥到心底麻|痒。

    他眼角一瞥,恰好看到了那羞耻穿衣镜,镜中景象放|荡且淫|媚,再想起先前两人镜子前做过事,是让他又觉得羞耻又觉得心痒,一下子就起了反应。

    等到叶恒身手探到他身后小|穴时,已经摸到了一片湿渍,叶恒用手指抠了抠,沾着透明液体,看向元溪:“小溪,这是想了多久了?湿成这样?”

    叶恒这样说,元溪脸是立马开始上演火烧云。他觉得很丢脸,他身体太奇怪了,越来越适应被进|入,只是被叶恒这样稍微一逗弄,就渴望受不了,恨不得叶恒立即进来,用力gan他,这种难耐一度要盖过他羞耻心……

    偏偏叶恒还喜欢说些这样那样话,往日里那么正经那么严肃一个人,床上就乱彻头彻尾。想起某一次,叶恒甚至都没有进来,也没有帮他弄前面,只是一边抚摸着他身体,一边用那低沉性感嗓音说着放|荡到不行话语……他竟然……竟然就she了……

    元溪不敢乱想了,他有些害怕那种感觉,那时候他好像都不是自己了……

    他不敢让叶恒再说话,干脆直接用嘴堵上去,不给他开口机会。可他一直都没有练出神乎其技吻技,不多时,自己又迷糊了。

    幸好叶恒这次没有继续逗他,反而是就着这上位就让他坐了下来,猛地被贯入,元溪又是痛又是爽尖叫出声,猛地抱住叶恒头部,浑身都微微颤抖。

    叶恒等他适应了一下,才提腰向上顶了顶,元溪又是一阵短促j□j,但却没有丝毫要放开叶恒意思。

    叶恒抱住他腰,低声说:“小溪,来,动一动。”

    元溪根本回不过神,竟然一直保持着两人紧密结合姿势,意乱神迷。

    叶恒也是甜蜜忍受着,自己被那紧致温热地方包裹,尤其元溪因为紧张还不停收缩,这感觉实是又醉人又折磨。

    后他实等不到元溪缓过劲,就干脆抱起他,扔床上,用基本姿势开始驰骋冲刺……

    元溪眯着眼睛,放情呻|吟,短短几十下之后,竟然抵不过小|穴激爽,没有动前方一下情况下,彻底she了出来,直直喷向叶恒小腹。

    叶恒微微一愣,不过他动作没停,仍旧用力顶弄着,一边安抚身下人:“乖,宝贝,再来一次。”

    一身清爽自己卧室里醒来元溪表示,房中之术,你个妖孽!早晚要害死小爷!

    房中之术死鱼眼:老子特么比窦娥还冤!

    发泄了一会儿,元溪就穿好衣服出了屋,叶恒将他送回来之后就走人了,似乎有什么急事,元溪想了想,心里也知道,近这情况,叶恒每收到一条讯息,估计都是重要事。

    元溪出了屋,小元哲正和小金龙玩变身游戏,他刚下楼,小家伙就眼尖看到他,伸着胖胳膊就要求抱抱。

    元溪一弯腰,将他和金闪闪小朋友一起抱怀中,两人一人占了他一个胳膊,倒是刚刚好。

    小元哲对于这个姿势满意不得了,不仅能一口亲到爸爸,还能看到金闪闪,真棒!

    金闪闪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他乖巧趴元溪肩膀上,远没有小元哲这样笑欢。

    逗着他们玩了一会儿,见孙大千从外面回来,元溪才将两个小东西放下来。

    孙大千一直苦练体术,这些天精气神一直很好,腰背都挺直许多。他身后随着他一起进来正是陆瑾然。

    他依旧是老样子,虽然有一副让女人都赞叹好面孔,但却摆着一张臭脸,看谁都不顺眼样子。

    不过元溪对他也算是有所了解,至少这家伙眼中是一片清亮,虽然一般人很难分辨出来那究竟是笑还是怒。不过元溪知道,陆瑾然是心情不错。

    彼此见了好,他看到小元哲身边奶娃娃,瞬间惊讶说:“你们速度也太了吧!一年抱俩。”

    元溪一愣,紧接着反应过来,知道他是把金闪闪当成他和叶恒孩子了,顿时他囧不行。

    倒是孙大千解围了:“你个笨小子,小元哲才一周岁,十月怀胎,他们再也生不出这么闪闪大孩子!”

    陆瑾然不以为然:“生孩子还要十月怀胎?”

    “当然!你个笨蛋!”

    陆瑾然难得有些不好意思,不过他是谁,别扭了一辈子,岂会此刻认输:“我又没生过,我怎么会知道!”

    孙大千当头给他一个爆栗,两人就极其严肃认真争论起来。

    元溪真心是哭笑不得,上前就将吹胡子瞪眼孙大千拉开,好歹让着师徒两个人别打起来。

    要知道,如今孙大千体格嗷嗷好,真打起来,陆瑾然没准要吃亏……虽然这个熊孩子真该挨一顿凑,但元溪还指望他来绣花呢,打残了可肿么弄。

    直到徐若昕出现,陆瑾然才后知后觉想起来自己给大家带了礼物,一一拿出来,并且问了好,这才将生孩子神奇话题给岔了过去。

    陆瑾然过来之前,叶恒早就跟他说过是要做什么,他们也不耽搁时间,当即就要开始研究。

    徐若昕带着两个小宝贝出去晒太阳,他们客厅里就琢磨起来。

    说实话,若是论衣服款式设计,陆瑾然和孙大千是行家中行家,样样都是信手拈来,但是要追究其防护值,可就真难倒他们了。

    元溪也是摸不太清楚,当初做小马甲也并没有特别找材料,只是随手一做,防护值就有8点。

    只是这样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索性就动起手来,多做几套,看看是否有什么不同之处。

    款式由孙大千和陆瑾然两人设计,对于这个方面元溪就只能一旁打个下手,围观学习一下。

    之前做小马甲是为了方便捷,这次却就不能图省事了。因着是给军人穿,索性就比着军装款式来。

    孙大千和陆瑾然都参与过联邦军军服设计,对于这些是了然于胸,勾勒几笔,大体样子就已经呈现出来。

    联邦军装料子本身就是特殊材质,耐磨抗压不易损坏,已经是联邦目前能够大批量普及性价比高料子了。

    元溪考虑着,他们索性就直接用这些布料,若是再去研究高级布料话反而适得其反,毕竟让他做衣服图就是省资源且方便捷,便于大范围普及使用。如果再去费心力寻找高级材料,那就太浪费时间了。

    不得不说,元溪总是能精准把握住叶恒心思,自己也一直有自己见解。

    听元溪这么一说,孙大千和陆瑾然也是十分赞同,而后两人就款式进行了探讨研究,修改了一些小细节,使得衣服加合身得体。

    后三人敲定了五种方案,而后就开始制作这些衣服。

    相对于前期激烈探讨,等到开始制作时候,倒是安静许多。

    因着元溪必须亲自制作才有用,所以陆瑾然和孙大千都是依样做了双份模板,先前头做好,而元溪就紧跟后头制作,这样一对一紧随教学,孙大千和陆瑾然还分别有个换手休息机会,元溪确实从头跟到尾,十几个小时,愣是没有休息一分一毫。

    陆瑾然不禁也对他颇为欣赏,耐性这东西,对于一个人来说真是不可多得优秀品质,元溪年龄不大,但这份心性才是真正难得。有毅力能坚持,重要是还做事细致完整,陆瑾然心里想着,叶恒倒是找了个好媳妇儿。

    五套衣服全部做完,元溪大大松了口气,他甩了甩疲惫胳膊,也没歇着,直接挨个拍了鉴定,得出结果倒是让他十分惊喜。

    这些衣服护甲值全部为2点,耐久度也是2点,唯独特殊属性是不同。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