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50

龙柒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五十章生死搏斗

    元溪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或许时间很长,又或许只有短短几分钟。紧接着,他似乎有了意识,大脑开始运转,但是却无法睁开眼睛,这感觉怪怪的,就像是神智飘离了身体,在外面游荡一般。

    这感觉就像是使用心术时的状态,可是为什么他会这样?

    为什么会睁不开眼呢?

    而下一刻,他猛地反应过来,想起了昏迷之前的事情,在小楼遇袭,反击,那赤色眼睛的瓦亚人对他进行的精神压制,而后被虏。

    下一瞬,元溪陡然睁开眼睛。

    入目的强光让他眯了眯眼睛,半响才逐渐适应。

    这是一个非常空旷的房间,没错,只能用空旷来形容,白茫茫的墙壁和地板,简直像雪原一样耀眼刺目。房间里空无一物,只有元溪自己独坐在地上。

    他站了起来,身体并无不适,没有疲惫也没有疼痛,和往常一般无二。

    元溪尝试着打开系统面板,发现好友系统那里依旧是蒙着一层纱,无法与外界沟通。

    他叹了口气,关闭掉系统界面。

    而这时候,他又忽然感受到一股j□j裸的视线落在他身上,一点点一寸寸的观察,像是要将他由内而外的看透。

    元溪不动声色,在陌生的环境里,只能以不变应万变。

    如此僵持了许久,一个阴骘低哑的声音从上方响起:“人类,你拿走了我的东西。”

    元溪并没有四处乱看,事实上这种状态下,他的肉眼根本不可能看到什么,他试探着使用心术,可在碰触到玉白色的墙壁后就被一下子弹了回来。

    那声音瞬间冰冷许多:“乖一点,你那点技巧,在我眼前就像个雏儿一样可笑。”

    元溪静了一会儿,然后缓慢开口:“我想和你面对面谈一谈。”

    他这话一出,那声音似乎顿了顿,过了一会儿,一团黑雾在上空笼罩,而后一个人影从中走了出来:“可以。”

    元溪猛地转过头,眯着眼睛看清了来人,黑发黑眸,熟悉的眉眼,修长的体型,元溪心中猛地一揪,而后尽量用平静的声音,不暴漏一丝情绪的说道:“不要这样糊弄我,我希望是你,而不是一些假体。”

    ‘叶恒’笑了笑,而后柔声说:“怎么,这不是你最爱的人吗?不喜欢看到?”

    元溪冷笑:“不要玷污了他。”

    ‘叶恒’古怪的笑了笑,走近他,轻轻握住了他的手,状似亲昵的摩擦着,低声说道:“小溪,我是为了你好,我们种族不同,彼此的审美也不太一样,我怕我的本体会吓到你。”

    元溪强压下从心底直冲上来的怒意,继续平静的说:“既然你不怕我,那我也不会怕你。”说完,他抬头,坚定的看向了那双赤色的瞳孔,一字一顿的说:“想要合作,至少也要拿出来一点诚意。”

    赤奎眼中闪过一丝意外,他勾勾嘴角,始终优雅闲适,只是握紧元溪的手又用力了几分,他毫不掩饰眸中的赞赏,温声道:“你是个聪明的人类,我喜欢有智慧的生命,就像你这样,美丽的磁场……”他凑近元溪,在他耳边呢喃,“如此的动人心魄。”

    元溪一动不动,他心里想的透亮,既然现在他还活着,既然这该死的瓦亚人还有心情和自己唧唧歪歪,那么就证明,这人是有所求的,或者该说是拿自己没办法。

    他肯定是没法将系统与元溪分离,也不能让元溪死亡,所以才会出面来沟通沟通……

    元溪垂了垂眼帘,悄无声息的感知了一下,他要见到他的本体,这样才有一战的可能。

    于是他没有动弹分毫,哪怕这姿势让他恶心的想吐,他也依旧用镇定的声音说道:“如果你连最基本的尊重都不想给我的话,那我绝对不会让你如愿以偿。”

    赤奎微微一怔,元溪看着他,忽然又挑眉说道:“还是说你在怕我?怕到不敢见我。”

    赤奎又笑了,顶着叶恒那精致的面容,露出温柔和煦的微笑,但却只能让人感觉到刺骨的冰冷和浓浓的违和感。

    “小溪,这是你们人类所谓的激将法吗?说实话,对我用处不是很大,我知道你的想法,想我出来,然后袭击我?你有这个能力,但很可惜,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

    自己的心思被这样直白的揭露出来,元溪依旧没有太大的反应,既然语言刺激不行,那就换个法子。

    元溪无所谓的说道:“不想出来就算了,那么我们就这样来谈谈吧。”

    赤奎饶有兴趣的说:“好。”

    元溪主动说道:“我可以把它给你,只要你将我安然送回去。”

    没想到元溪会这么直接,赤奎倒是有些反应不过来了,他上下打量着元溪,实在好奇这弱小的人类究竟在想什么。

    见赤奎在疑惑,元溪又补充道:“它对我来说作用并不大,我也不是非它不可,我只是想要活着而已。”说着他又笑了笑,“你应该也研究过,人类都是自私的,尤其怕死。”

    赤奎的确是做过很多研究,否则他也不可能如此惟妙惟肖的把握住人类的各种情绪,将叶恒模仿的如此像。他细细的考虑着元溪说出的话,心中还是十分认可的。

    人类对生存的**非常强大,与他们暗族不相上下,若是没有他们的存在,他甚至相信,下一个跨越宇宙的种族极可能就是人类。

    不过,赤奎心中冷笑,有他们在,人类注定会消失。

    将思绪拉回,赤奎温和的笑着,用和善的语气抛出了一枚重弹。

    “将命源转移给我的唯一方法就是,和我做|爱。”

    元溪陡然睁大眼睛,一直以来维持的镇定和冷静在这一刻几乎土崩瓦解,他设想了很多,但是却怎样都没想到竟然会有这样的条件!

    这一份不由自主泄露出来的破绽让赤奎心中十分满意,他还真的以为元溪是没有惧怕的事呢。

    元溪一声不吭的静了很长时间,赤奎一直默默的盯着他,等待着他的答复,元溪越是纠结,越是痛苦,他就越发的兴奋。

    他慢慢的补充道:“你必须是实心实意的,真诚的,将自己献给我。”

    元溪敛下了眼中的厌恶,终于抬起头,眼中已经换上了七分脆弱和三分决然,他的手不自觉的微微发抖,声音也频临破碎:“事后……你、你真的会放我离开吗?”

    赤奎用温和的声音带着怜悯的意味说道:“会的,只要你想,我会让你离开。”

    听到他的话,元溪闭了闭眼睛,最终猛地睁开眼,决然道:“好,我答应你。”

    赤奎微微一笑,比想象中还要轻松一些,人类的某些思维,同上个宇宙的他们还真有很多相似之处,都是强大到无敌,又怯弱到底点……幸好,他们经过粹华,已经抛弃了这些劣性,只剩下唯一的强大!

    只要能够夺回原核,暗族势必会再度称霸,君临宇宙!

    见元溪紧张的手抖,赤奎摸了摸他,安抚道:“不要怕,我会好好对你的,只要你不要有什么小心思。”

    元溪嘴唇泛白,僵硬的点点头。

    赤奎捧起他的脸,在他额间吻了一下,这冰凉的触感,让元溪心中的厌恶几乎突破顶点,不过他仍旧强硬的压了下来,现在还不是时候……

    冰冷的没有丝毫温度的吻一路直下,元溪紧紧的闭着眼,集中所有的精神去感知。

    他有些后悔,为什么不多多练习心术,那此时此刻就不必如此被动,不过后悔是没用的,更何况,他也不认为自己修炼几个月时间的心术能比得过眼前的瓦亚人。

    他沉着气,让精神不那么紧绷,他不敢将心术全部释放出来,但是在两人如此接近的程度下却可以轻松操控而不被发现。

    两个人想要做那种事,彼此的身体接触是不可避免的,而且他最终目的是要转移系统,那就不可能用假体来做。

    元溪努力将将注意力全部挪到心术上,只有这样他才能控制住不停涌上来的恶心感。

    他细细的观察着,眼前的假体是空洞的,只有一缕细细的游魂,而随着赤奎的亲吻,那缕游魂开始缓慢增大,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越来越强大的威压从这具假体里扩散出来。

    元溪静静的等待,眼看着游魂变大,逐渐变成了一个黑暗的光团,集中在假体的腹部。元溪默默的数了数,大约持续了十秒钟,这光团没有任何继续变大的趋势。

    是时候了!

    元溪将心术全部开启,迅速向外疯狂扩散,原本暧昧的气氛陡然消失,赤奎的眼眸发红,他立即反击,开始追捕。

    元溪知道,这是最佳时机了!

    心术扩散不过是障眼法,他真正的目的是……

    从钻石箱摸出足足上百瓶强效腐蚀剂,一股脑全部扔到了假体的腹部,准确无误的击向了那团黑色光团。

    浓重的白烟乍起,假体几乎第一时间消失,元溪迅速后退,看着眼前的黑色光影疯狂的挣扎。

    他手心后背已经全是汗水,他不知道这一击是否奏效,若是不成,他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强效腐蚀剂是系统的产物,内含了强大的异空间能量,这么大的份额,直击赤奎的主体,所造成的伤害是十分巨大的。

    但他终究不是普通的暗族,他的本体正在遭受着侵蚀,但是只要这个时刻夺取了原核,他就可以轻轻松松的自我恢复。

    原本还想着用契合度最高的方式来获取原核,既然元溪如此的不配合,那他只能强取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